Google+ Followers

2016年2月21日星期日

【32】拒绝清单式教学

要如何评价一堂课?

常见的是:给评课者一份清单,清单上列明多项要求。评课者听课时,仔细观摩老师是否有做到清单上的要求。有的,就打个钩。过后,再统计有多少个钩,钩出现的次数越多,就表示教学越达标。

长期下来,我们的教学便成了清单式教学。

所谓清单式教学,就是尽量做到当局厘定的指标。例如一堂阅读课,要做到解释词语的含义,讲清疑难句子,理清意义段,概要讲述全文,还要顺势灌输价值观。在技术层面,还要看有没有进行分组活动,有没有照顾后进生,有没有和学生形成互动等等。

课堂教学评价,成了定量式的。只要你做到清单的要求,就算达标。

我是非常反对清单式教学的。因为那只能充其量,不能填其质。教学本该注重的是学生的学习,而不是教师的教导。学生在一堂课是不是学到东西,不是看老师有做过什么,而是要看老师如何设置和引导。老师做了,并不表示学生学了。

清单式教学,是让外行人看的热闹。内行人要看的是门道,看你的教学构思是否有明确的目标,教学过程是否突出重点,突破难点。教学目标是否符合客观的需求,即切合教材的内涵,以及学生的程度等等。

可惜,我们的习惯思维,把我们愈发推向清单式做法。上头规定,课室得按照21世纪布置法,我们便如此排列桌椅,而不管其作用是什么;上面说信息时代,教学得用多媒体,于是我们便设计精美的幻灯片辅助教学。总之,瓶子是换了新的,酒却依然故我。

再高明一点的,还是掉入依样画葫芦的绝活儿。人家推动活泼教学,我们也便活泼起来;人家翻转教育,我们也跟着翻转;人家打造学习共同体,我们也共同学习。形式主义操纵着我们的思维。

培训教师,我们注重培养实实在在的设计和调控能力;评价教学,我们重视学生从老师身上学习到什么。我们拒绝清单,也不要形式主义。

《星洲日报·东海岸》21、02、2016

2016年2月12日星期五

【31】把关要严谨

《三国演义》是部经典。经典之价值是在于它揭示许多亘古弥新的道理,例如“把关”的重要性便是。

第四十五回,诸葛亮引用江南童谣说:“伏路把关饶子敬,临江水战有周郎。”暗示陆地上的战役,只要鲁肃把关就很稳当,周瑜却只会打水战。 第九十五回,诸葛亮因为错用马谡,一子错,全盘皆落索。街亭把关人选不当,结果北伐无功折返。小说写得很细腻,把副手王平屡劝马谡的过程给写下,足见掌权者若固执己见,是何其坏事啊!

在南京大学留学期间,听到鲜活的把关事件,地点不在古战场。有次我们和导师见面,系主任前来见导师。主任直接言明他对某个同学提交的论文很有意见,认为不达标,建议不予参与答辩。导师表示同意。过后导师告诉我们:“论文一旦答辩,多所顾忌,难以推翻。因此,把关者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如果论文不达标,评审应该在这时候就切断不予答辩。我们学校的信誉就是这样建立起来的。”

在多元民族的国家里,各个民族为了捍卫母语,维护学习母语的权利,也得靠恰当的把关人员。不同于古代的把关守将,要听命于军师,现代把关人更多时候靠的是自觉意识和对民族的责任感。马华公会前署理会长李孝友在晚年说:“我向国民型中学的校董会、校友道歉。我被误导,来误导华人,这个责任我要承担。”醒觉虽然较晚,但不失为一个汉子,敢于担当。

“逝者已矣,来者可追”,过去的再懊悔也于事无补,未来却要善于把握。把关者要面对的不一定是敌人,不必抱持敌视的态度面对。“积极争取,以理服人”是现代把关者应有的态度。最怕是在位者在有机会论辩的时候不争取,一言不发,退下后却信誓旦旦,搞民族沙文,把事情弄得更加复杂。不辩,不足于担当把关角色;不辩而又搞煽动,则是拙劣的把关人员。

《星洲日报·东海岸》6/2/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