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5月20日星期五

【354】孩子,世界很大!

        某年教师节,学生发文祝贺我,并写下他随我学习时的点滴。其中他提到当年我请朱自强老师来马讲课,为他们的儿童文学知识垫立了基础,并成就他们的终生事业,更是感念。他说我不讳自己的不足,请专家助阵,让他们学得更多、更好。

的确,我常会让学生接触不同的学者,我不要他们只是听我的。韩愈《师说》提过“圣人无常师”,圣人尚且处处向人学习,何况我们?只有广泛地接触,才能打开视野,找到自己学习的方向,乃至解除自己的疑惑。

再者也是因我的信仰,我是佛弟子,服膺“缘起”的道理。我相信人和人之间的接触要讲究缘份。把最好的两个人放在一起,不一定就是1+1的效果,会有正面的效应;同样的,再好的老师,也会有他教不好的学生。让学生接触不同的老师,就是制造更多的因缘让他们学习。

我让学生接触不同的老师,除了拓宽他们的知识面,也想摆正他们的学习态度。多年前我到台湾师范大学学习,期间去拜访了他们的佛学会。当时学会室内只有一人,我询问他佛学会的日常活动,他很热心给我介绍。可是,我发现他们去的都是固定的道场,请的老师也是同一集团的。我问他附近的某某寺有某大法师,怎么没有去参学?他愕然看着我:有这样的人?然后我又跟他聊起台湾还有更多了不起的法师,都在做着弘法利生的工作。

他更惊讶了!他说我是马来的,知道他们本土的事情竟然比他更多。我说不出奇,因为我在马大学习时,马大佛学会每个星期五办讲座,都找来不同的人演讲。老少中英、园顿显密、大小南北的法师居士,请得到的我们都请。我们坚信:学习先从广泛的接触开始,才求一门深入,这是正确的学习态度。

把这样的思想迁移到我的教育工作,就不奇怪何以我会给学生介绍老师。在这过程中,不但学生受惠,我也得益良多,因为我会和学生一同学习。也因为接触不同的人,我的视野会更加宽阔,不会局限在一个自我设定的小框架里。

即使是推荐书本,我们也推荐各家的著作,让学生了解不同的观点。闭目塞听只会造就狭隘的学习观,唯有博闻见广才能打开思路,兼容并蓄地采纳诸家之长。实事求是,知己知彼才是学习的王道。

我总会告诫学生:孩子,世界很大,要多去接触,才能有所感悟!不要封闭自己,建立山头,把自己局限在一师一道之中,画地而自牢。

注:

例如儿童文学,我们推荐中国北方靠自学起家的朱自强老师的著作,也推荐由蒋风老师带上来的南方学者吴其南、方卫平、王泉根、汤锐等老师的著作,乃至谭旭东、李学斌等的著作,我们也推荐。教育学的更不必说了,传统现代,保守先进的,我们都看。

《星洲日报·东海岸》15/05/2022







照片取自搜狐


2022年5月18日星期三

【佛160】我的净土不是你的净土

 “渐修顿悟”系列之160

18/05/2022






图片取自:《佛弟子文库》

【353】深度阅读的深在哪里

“深度阅读”是基于教育的深度学习而提出。“深度学习”(Deep Learning)是加拿大教育家麦克富兰巧妙地把人工智能的新概念带入教育后的一个新名词

望文生义,深度阅读应指有深度的阅读,不仅仅停留在文字表面的解读而已。但这会衍生其他问题,要深到什么程度才算?是谁的深呢?阅读不是该以读者为本位吗?如果读者程度不够,要如何达到深度阅读?

我的学生在引导小学生深度阅读绘本《朱家故事》时,要他们说出作者的写作意图。这是阅读最核心的问题。阅读就是要能通过组合后的文字所释放出的意思,逆向理解作者的写作志趣,这在两千年多前,孟子便已提出的“以意逆志”概念。可是,在引导的当儿,我的学生给了个提示——朱家三父子和猪的共同特点是什么?于是小学生联想到猪的懒惰,要帮忙妈妈做家务便成了主题。

这算深度阅读吗?

暂且把思考转回人工智能。深度学习是机器学习的子题,此前的机器学习是比较单向、浅层的一种操作方式。人类输入的是什么,机器就会据此去辨识其他同类信息。这使人类受限于机器,因为输入的信息一旦和机器接收到的信息不吻合,便无法辨识操作。为了应对视觉、听觉等信号的处理,科学家推动了分层神经网络(Multiple layer Neural Network)的深度学习模型和算法。这是取材于人类神经系统原有的分层的特点而开发。

因此,深度学习的深,不是深浅的深,而是多层次的信息处理后,层层递进的深。马来文将之译为有意义的学习(Pembelajaran bermakna),更贴近其意思。

引导学生深入阅读,不是把学生导向教师预设的“深”答案。除了辨析故事中的细节,包括色彩、意境等,还可以提供更多的数据(data)参考,让读者在处理大数据中得出结论。

《朱家故事》书名就很有趣,因为作者是西方人,怎会用华人的姓氏?故事中的朱家父子又化为猪,岂不巧合?这些线索,连同作者所处的背景,“男性沙猪主义”的被提出,放在一起思考,是不是更能感受作者的写作意图?

注:

① Michael Fullan, O.C.1940~), is the Global Leadership Director, New Pedagogies for Deep Learning (NPDL) and a worldwide authority on educational reform with a mandate of helping to achieve the moral purpose of all children learning. NPDL website  

② 这是名作家安东尼布朗的创作,中文版可以在这里下载,英文版可以参阅这个,不过朗读很不理想,页面也不美,最后一页妈妈修车的竟然还不见。

③《孟子·万章上》:“故说诗者,不以文害辞,不以辞害志,以意逆志,是为得之。”


《星洲日报·东海岸》08/05/2022



 

2022年5月9日星期一

【352】给我点个赞

        我在立卑是独立生活,起居都得靠自己打点。朋友和学生知道我是上班前煮好三餐,下午和傍晚得吃“冷饭”,会寄予同情。最近流行一种智能的多功能料理器,可以现煮现吃,炖焖烤炒都行,蒸热保温当然也不在话下。这家公司最近办活动,鼓励大众趁教师节送一个料理器给老师,公司报效。于是便有人推荐了我。

他们的好意,我不忍拂逆,于是便争取点击率。后来公司联系我,恭贺我入围了,得安排时间接受采访,然后将视频挂上网,点赞率最高的胜出。虽然礼物价值不菲,但我还是拒绝了。我不想参与这个商业游戏,成为公司的宣传棋子。

不得不赞赏这个公司的点子,这是多赢的一项活动。成本不过数千令吉,便可名利双收。既可成就“尊师重道”的美名,又可将产品更加广泛地推出去,让更多人知道。

“点赞”是现今商家普遍运用的高级手段。

在一些特定的场合,“点赞”本是一个很好的测量方式,可以收到很好的反馈信息。例如在一项比赛中,让现场观众参与投票,可以使评价更加全面,不仅限于专业的评判打分。

可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些投票方式却被有心人利用,变成了一个虚假的流量测试,严重的还成了诈骗集团的欺骗手段。就像当年盛行的直销活动,只要成为荣誉会员,就可以得到优惠,以特别价钱购买产品,条件是要成功招徕多少人成为下线。民众为了便利,往往呼朋唤友,亲戚一个都不放过。表面上看是双赢,其实是商家胜利了。最无辜的还是消费人,要支付更高昂的费用。上钩者上演了披上羊绒服还自我感觉良好的羊的把戏。

我很少回应那些请我点赞的要求。不是我不买账,而是我觉得这样的作业方式已经偏离了原本的动机,也让参与者失去本心,成为“受害者”。是时候“适可而止”,不要如此买卖人情了。

在我还可以主导的活动,我是不会让点赞成为衡量的标准,除非是没有预先安排的现场测试。

 《星洲日报·东海岸》01/05/2022



2022年5月5日星期四

【佛159】信仰佛教后还要保留民族传统吗?

 ”渐修顿悟“系列之159

30/04/2022






图片取自:xtra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