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8年11月18日星期日

【172】教育是慢的艺术

词典大多指“百年树人”的出处是《管子·权修》:“一年之计,莫如树谷;十年之计,莫如树木;终身之计,莫如树人。一树一获者,谷也;一树十获者,木也;一树百获者,人也。”

我是怀疑这个说法的正确性的。这段文字强调人才的重要,治国首要培养人才,人才造就则无往不利,是为终身之计。“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则不然,它要说明育人是长远的任务,耗十年才可养好一棵树,百年才可培育人成才。当然,这里的十和百都只是概数,人生七十古来稀,百年才育人岂不叫人怅惘?

“百年树人”点出教育是一门慢的艺术,戒急勿躁。中华文化深谙于此,所以才有大器晚成、潜移默化之说。可是,现今人却大多害怕输在起跑点,急功近利,处处急着看成果,总怕吃亏,反而使教育脱离了正轨。

“废考”政策就反映出这个问题。好些老师和家长的反应是:没有了考试,就不知道孩子的学习进度了。考试真能测量孩子的学习能力吗?分数会不会是一种假象,欺骗了我们?没有多少人认真审视。我们只要看制度下打造出来的具体成果,忽略孩子背后学习的习惯和能力的培养。

这就好比大家都注重健康,忽略了长期锻炼,平衡营养的重要,却急功近利,靠服用以镇定剂、类固醇等包装的药物或“营养”食品,短期内或许效果彰显,长期却要得不偿失。不幸的教育也有这样的趋势,考试和成绩排在第一位,不断钻研的是应付考试的技巧和方法,学习的真义倒搁置一旁了。不信的话,去测试优秀生是不是爱学习、爱阅读、爱求知。

教学如果急于看到成效,可以采用最直接的方法——惩罚。藤鞭可以解决眼前的问题,效果是即成的,但这样的教育会更加远离孩子的内心,使孩子失去学习的兴趣,乃至厌学。只有启发孩子内心的自觉,把被动转为主动学习,这才是正确的教育做法。要做好这点,教师要有长远的规划,耐心给予孩子训练,引导他们探索、提问、讨论、自学,以培养终身的学习能力。若不如此,纵有漂亮的成绩还是徒然。

我们不要预先拉好终点线,让孩子冲刺。我们不怕输在起跑线,我们不要笑到最后,我们只希望最后我们能笑。好好体会这门慢的艺术吧!

《星洲日报·东海岸》18/11/2018

2018年11月14日星期三

【171】家校合璧,学生受益

上个月杪,重庆公交车坠江造成15人死亡。事后,官方从车内的监控视频发现,造成祸端的原因是一名错过站的女子与司机争执,进而动手打人,司机还手以致车子失控坠江。视频显示,司机还手当儿有个不寻常的动作,即大幅度左摆驾驶盘。据称这是不成文的习惯,一旦乘客闹事,司机都会如此,以便事后追究责任。万没料到的是这次的习惯性动作,却导致如此巨大的祸事。

中国网民对这次事故的总结是——情绪失控导致悲剧。妇女认定公交车司机失责,耽误了她的事情;司机则认为既然已经开口提醒,过了站就不能再停车下客。两人有各自的道理,都认定自己是对的,理直气壮下引发争执,进而情绪失控造就了祸事。

在这人心浮躁的社会,类似的情绪失控个案常有发生,若没有酝酿大祸便少人关注,习以为常了。学校便常面对类似的情绪失控问题,或是老师失控伤害了学生,或是家长失控与校方纠结;进而用社交媒体渲染,你说我恐龙,我骂你怪兽,以各自的理由相互批斗。乍看之下,似乎只是个案,所以也没有引起关注,各造没有进行深刻的反思。

教育,本是老师、家长和学生合伙起来做的头等大事,彼此间该相互提携、信任和谅解。任何一方若有过激的行为,伤害的肯定不是个体,也不限于一时一刻。以坠江事件为例,据称公交车司机因常面对乘客的叫嚣,想出急摆驾驶盘的做法让乘客事后被定罪,孰不知这次却因惯性动作酿成大祸,1秒疏忽赔上了15条生命,令各造蒙受不可计算的损失。家长的过激反应,往往也要让教师以消极手段回应,不再过问学生问题,放任学生自由自主;一些家长则因害怕教师报复,一再妥协,由得教师任性妄为。这些都不利教育的发展,肯定障碍学生的成长。

要处理好家校的关系,我觉得除了要求各造提高理智,妥善驾驭情绪外,校方也该建立良好的机制,让家长有管道反映看法。学校不该认定家长提意见就是来找茬的,家长也不要处处不信任老师,认定老师一定先犯错。唯有家校加强沟通,共为学生的未来合作,才能良好地经营教育这头等大事。

《星洲日报·东海岸》11/11/2018


2018年11月4日星期日

【170】要有前瞻的培训

师训有一门必修课叫“课程研读”(Kajian Kurikulum),许多同道在编订时都以当前实施的小学课程纲要为蓝本,详细分析其内容与目的。我是反对这样的做法的。我认为师资培训必须有前瞻性,有更高的视野。过去有KBSR,现在有KSSR,往后还会有KxSR,KySR出现的,一位接受过训练的老师怎能只会解读当前的课程?若课程再调整,师范毕业生如何应对?

当前的课程只能作为师训课程采用的一个蓝本,让师范生学习如何正确解读和落实官方提供的指南。在接受培训的当儿,师范生该具有审视和批判的眼光,反思课程不足之处,并提出修订的建议。为此,我主张每一门科目都应该先探讨学科的本体论(ontology),知道这门学科的本质,进一步知道该教什么和怎么教。例如语文科,若不知道何谓本体,很容易就要堕入泛语文、伪语文、反语文的误区。

若有跨学科的对谈,我在会议上的呼吁,往往得到支持,让“课程研读”这门课的内容提到学科教学的探索之中,而不是局限在当前实施的课程内容。可是类似的会议不是常有,所以好些科目的课程编订,还停留在以现实为导航。

最近教育部宣布要取消低年级的考试,华校给予的反应值得关注。有人问我,某某校长为什么对媒体说没有了考试,学生就会失去学习动力?某某老师又说没有了考试,他们该教什么?我觉得在某个程度上,这正是师资培训内容的外延展现。师资培训若无法打开学生的视野,对教育欠缺宏观的认识,教育工作者就会以现实为考量,以习惯为常规,以操作为指导。

课程(curriculum)、教学(pedagogy)和测评(Assessment),本来就是教育工作的三大重点。在测评方面,过去的师资培训把测评聚焦在考题的编制与实施上,所以很多教育工作者只知道书写的考试(written test),不知道教育测评还有更大的内容、目的和方法。师范学院升格为大专后,学科的测评方法成为一门专修课,内容的涵盖面就放大了。学生学习的不单是教育测评的意义与方法,还要学习如何辨析“对学习的评估”,“促进学习的评估”和“作为学习的评估”的差异,并妥善应用测评以检测教学成果。因此,如果教育部调整考试的性质和方法,接受大专本科培训的老师便可以适应和调整。

只有具前瞻性的培训,才能确保教育工作者对教育有较完整的认识,一旦面对改变,他们才有能力应运需求调整。

《星洲日报·东海岸》04/11/2018

2018年10月28日星期日

【169】我所理解的全民教育

教育部长发布教育部未来的五大工作方针中,其中有一项是要加强“全民教育”(Education for All)的执行。

我们对“全民”的理解,可能与官方不一样。记得前朝政府曾委任玛丽叶当教育部副部长,有人问起副部长华教的课题,她说:“我是全民部长,不是华裔部长,我不会专司华教事务。”她理解的“全民”是一视同仁对待各族,不会扶持弱势族群,也不会特别照顾少数族群。我们纳闷的是,她明明是因为姓叶才被委任,并非真的名叫玛丽,官方的委任就是要她协调华教课题啊!

全民教育于1990年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所倡导,目的在于实现全球的儿童、青年和成年人的教育需求。在实行上,弱势族群、女性、公平、自由、高质量教育是其中的关键词。因此,全民教育要落实到是人人都有公平接受高质量教育的机会。

儿童需要接受怎么样的教育?如果对比PISA,我们看出一些端倪。1997年OECD推动PISA时,明确列数理和阅读为测试范围,以考察一个国家未来的竞争力。何以不列“语文”而列“阅读”,不是说“英语”才是知识用语吗?PISA规定的阅读,是语文最实用的一个部分,它必须摆脱过去注重识字、词汇、句子、朗读等技巧,进入深层的解读篇章。理解不只是捕捉课文的内容大意而已,还要能够推测解释一些潜台词,整体感知作者写作的意图,评价鉴赏文章的优劣,以及联系生活,贯彻使用。

1999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2月21日为国际母语日,因为他们通过研究发现儿童要能公平获取教育,最好就是使用母语学习。曼德拉的名句常被引述——如果你对一个说他听得懂的语言,那番话语只进入他的脑中;如果你使用他的语言,那些话语将进入他的心坎。高素质教育的起点必然是母语教育,然后同步学习多语,以开发个人的智力。微软公司自此开发多语软件,不再局限于英语。拜此所赐,我们不必再购买中文系统来输入或阅读网上中文信息。

这些组织都很有远见,他们预测到未来的世界,人工智能将解决人类语言的隔阂,一机在手,使用不同语言的人可以亲切沟通。因此,我们在强调全民教育时,该注重的不是儿童学什么语言,而是他们可以透过语言学习什么,如何在使用语言中学会思考、辨析、表述内心。

如果要跟上国际步伐,我国就不该纠结在语文的学习上,让语文成为学生学习的一道屏障。让他们直接使用自己的语言学习,透过语言培养各种能力才是王道。

《星洲日报·东海岸》28/10/2018

2018年10月21日星期日

【168】不只是一个颁奖礼

朋友嘲讽我接受沈慕羽教师奖,我有点愕然,问他原因。他说:“你这一获奖,可把这个奖的门槛提高了,这可为难了往后的申请人。”这可过誉了,叫我诚惶诚恐。

可是转个念头想想,如果我真有这份能耐,何尝不也是一件好事?教育是百年树人之大计,从事教育工作者肩挑的本就是神圣的使命。可是随着社会的进化,教师的地位和形象日渐低落,这不但影响教师的士气,也冲击着教育的整体素质。官方或民间表扬教师,如果落得只是一个“同情”,叫教师情何以堪?有个奋斗目标,有具体成果展示给外界看,让大家了解教师的付出,那岂不是一桩美事?

教育部长最近宣布教育部拟定的2019年12项工作方针,第4项提到要恢复“英雄教师”的文化,以提高教师的专业形象。“英雄教师”没有明确定义,百业待兴,教总或许还可以配合一二。

从网上看到近期的英雄教师有:河南的李芳老师,她为了救学生而被失控的三轮车撞死;印第安纳州高中枪击案中勇救学生的教师杰森·希曼;更早的还有汶川地震勇救学生的谭千秋、袁文婷、向倩、苟晓超等。悲剧英雄的事迹感人至深,容易唤起共鸣;仍在默默耕耘的英雄,虽然没有“荡气回肠”的生命之歌,但他们的努力和付出,一样应该受到表扬,借此激励同道中人,提高教师的社会形象,为“教师”这个名称赢来更多的尊重。

日前参与沈慕羽教师奖颁奖礼后,我问学生参加后的感想。还在学的说他们被会场的气氛感动了,深感没有做错选择,当老师真好;已经毕业的却说他们是来祝贺我,随喜领奖的那一份荣耀。对于前者,感谢教总的努力;对于后者,我则大有受不起之感。

于是我想,这个盛会还可以做得更有意义吧?既然名为表扬大会,当天的主角应该就是得奖人。教总虽然制作了短片说明得奖缘由,但我觉得这是不够的,因为这个短片是在短时间内制作,而且是制作人向得奖人索取资料后剪辑而成。教总不妨考虑早几个月就选定年度得奖人,然后由一支团队在遴选委员的专业引领下,把得奖人的缘由作更全面、更深入、更多角度的探讨,然后通过15分钟短片传播。短片的内容,必须跳脱浮夸和歌功颂德的惯例,把得奖人的教育贡献如实表现出来,成为年度的焦点,感动参与盛会的人,引发大家对教育工作做更深刻的思考。

得奖人不必发表谢天谢地的得奖感言,但应该在现场针对他们的努力做更直面和深入的阐述。这或是仿效TED的18分钟演讲,或是小型座谈会,务必把年度的颁奖缘由传达开来,作为一面镜子让参与者反思观照,延续工作热情。你今天可以做到的,我一样可以做到,而且做得更好!这种激励将不断提升老师的工作质量,提高教师的奉献!

若能如此,“教总”的金字招牌也可以越擦越亮,名副其实引领我国华教迈进。

《星洲日报·东海岸》21/10/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