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8日星期日

【227】最美就在田野青草间

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协会(儿协)每年年底都会在彭亨佛教会举办“儿童文学与语文教育”教师研习营。自2007年至今,已经办了12届①。

自三年前开始,研习营每个晚上都会让几名参与的教师分享他们在各自的岗位带动儿童阅读的经验。为加强表达的效果,主办方仿效TED演讲,要求发表人预先彩排,精选演讲内容,以便在短短20分钟时间把自己的独特经验有效地传递给听众。

今年有九人上台分享②。第一晚的四人,大家听后将他们誉为逐渐走向神台高度的播种者。他们之中三人是资深教师,一人是学生家长,分享的话题包括阅读坊的设立、故事妈妈走进校园、带学生阅读一至三年的经验等。不约而同的是,他们都凭着强韧的毅力坚持带动儿童阅读,尤其难能可贵的是他们在逆境中并不埋怨,也不和理念不同的人搞对立,反之,他们都以宽大的心胸包容异见,最终赢得他人的信任。

第二晚的分享人则是初生之犊,他们在学院期间就很努力推广阅读,每年都参与研习营,也常协办各地儿童阅读营。他们分享的话题包括童诗创作、通过阅读巩固师生情谊、协办儿童阅读营经验、课堂内外的美学教育,以及绘本与日记的教学等。踏实的实践,令人感动。

十多年前我们开始推动阅读,希望以此作为切入口,提升教育素质,改进学生素养。虽然不是一项颠覆性的改变,但毕竟和传统的教育有差异,引起反弹是预料中事。反对的声音包括:阅读不过是学习的小部分,阅读不能换来会考成绩,阅读只是属于高材生,基础教育就是要注重识字写字,教师没有那么多的时间……

对于这些声音,我们始终坚持最好的回应就是建树,不必对抗,无需争辩,一切让学生的表现来说话。一晃十年过去,我们喜见田野间的青草茂密,沁人心脾。儿童的成长和转变,是最有说服力的数据。

感谢儿协成员的锲而不舍。相同的理念凝聚了一群人,为共筑的理想而奋斗,我们会坚持奋斗,给孩子们打造更好的教育生态。

① 历届教师研习营报道可参看以下链接:
http://faqing.org/forum/viewforum.php?f=93
② 九人依上台演说顺序分别是:邱丽霞“童阅坊成长历程”,陈美每“妈妈团走进校园讲故事”,陈秋蓓“如何通过书与孩子们建立关系”,胡億晶“班级读书会点滴”,郑善生“班级童诗创作”,巫忆萍“师生情谊”,黄于芸“绘本与日记的教学分享”,谭琪颖“我和儿童阅读营的故事”,黄健壹“孩子都需要美术课”。

《星洲日报·东海岸》08-12-2019

【佛47】个人与群体

“渐修顿悟”系列之47
06-12-2019

2019年12月1日星期日

【226】一个也不能少

师范学院明年施行新制度,讲师和学校行政人员一样,一年假期35天,不再像过去那样和学校一起放假。

放假前,讲师相互提醒“享受最后一次长假”。可是一放假我便到吉兰丹中华小学主持儿童阅读营的培训①,然后再去淡马鲁启智华小办同样的活动②。

一周过去,换来的是学校老师和学生给予我的喜悦和感动。这样的假期,比去一趟日本游玩还要有满足感。

半年前,我到这两所学校介绍阅读营后,即席调查谁愿意腾空四天办营的?结果人数都不达标。儿协办阅读营是为了推广阅读,而不是纯粹办活动;我们坚持校方一定要参与,以便在儿童阅读的热情被点燃后,得以保温持续。如果人数不足,只好挪后举办。

可是,这两所学校的校长意愿很强,还承诺将下水全程参与,加上部分老师的跃跃欲试,于是我决定破格接办,条件是:不可强迫老师参与。不参与自有他们的理由,我们该体谅;更何况老师们常被迫参与各种活动,身心都疲惫了,他们合该享有假期的休息时刻。工委人数若不够,就找邻校的老师和家长来帮忙。

少数人也该被尊重,这是我一向坚持的。我主持的活动通常准时开始,就是出于对早到者的尊重。迟到必有原因,无需谴责;但让早到的人苦苦等候,就等同惩罚无辜者了。同样的道理,既然有人那么想做,就把活动做起来,不要浇灭了他们的热情,也剥夺学生参与的机会。

正是出于这样的自愿心态,大家齐心打造了良好的阅读环境,极力给孩子们推介好书,陪伴他们阅读。结果是每个学生在两天内都经历了120-150分钟的持续默读,也在嘉年华中反被动为主动,给大人推介他们看过的书。

这样的场面,让老师们都深受感动:原来孩子真有无限的潜能!方法用对了,他们就会发挥所长。阅读并不是优秀生的专利,而是每个儿童都做得到的。通过阅读,更能帮助儿童的成长,完成教育的使命。

我们会坚持“一个也不能少”的原则,坚持让儿童的成长岁月有书相伴。

注:
① 哥打巴鲁中华小学儿童阅读营报道:
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9971
② 淡马鲁启智华小儿童阅读营报道:
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9974

《星洲日报·东海岸》01/12/2019

2019年11月30日星期六

【佛46】我们需要怎么样的佛教教育?

“渐修顿悟”系列之46
29-11-2019

2019年11月26日星期二

【225】有阅读,有成绩

我一向冷看待成绩放榜日,就算是我家的小孩儿,我也不会追问他们的成绩。可是今年的UPSR放榜,几位老师发来的成绩,却引起我的关注:

乡区学校的老师说:“参加读书会的学生27人,华文书写25个A,2个B;理解19个A,6个B,2个C。”城市学校的老师说:“37人参加读书会,书写24A,10B,3C;理解9A,24B,4C。”大都市的老师说:“我的48位阅读班的学生,41个书写得A,26个理解A。”

我感受到老师们的喜悦,更理解他们发成绩过来的原因。多年来,他们坚持带儿童阅读,只因坚信阅读才可培养正确的学习观,不但可拓宽一个人的知识面,还可促进读者思考,往更深邃的人生探索。养成阅读习惯的孩子,将具备终身学习的能力,能自己去体会生活。

可是,这个理想若没有成绩支持,说出来总要少几分底气,要被冠于“理想派”、双脚不着地之“雅号”。因此,他们的推广阅读旅程充满荆棘,夹杂着重重的阻力:来自校方,来自家长,也来自社会。

毕竟阅读的效果不是短期可见的,现代人崇尚速成:补习、题海战术、作答技巧指导等,起着立竿见影之效。于是校方和社会趋之若鹜,联合打造了功利的教育生态,学校成了竞技场,学生成了各造比赛的棋子。

我常感叹:没有人否定健康很重要,但总得用正确的管道换取吧?比如坚持运动,摄取均衡营养,有正面思考的习惯,生活态度积极等;如果不信这一套,选择食用健康速成品,短期内或许见效,长期恐怕后患无穷。最近朋友圈发现一种酵素功效神奇,引用者都赞不绝口,纷纷求购;有人拿去化验,结果发现类固醇含量过高,服用后会压抑免疫系统,使身体对病菌的抵抗力降低。

教育何尝不也如此?不求学习能力,却只重视成绩,只要什么方法有效便采用,速成便捷样样行,我们如何打造优质的教育环境,如何培养优秀的公民?

新加坡教育部长王乙康说:“能做什么比学业成绩还重要”①,这是新加坡推动“终身学习”的主要概念。我们以培养孩子阅读的兴趣和能力为教改主旋律,何尝不是异曲同工?我们不是追求分数,但学习能力强调孩子,分数肯定还是可以得到高分的。

注:
① 详细报道可看《天下杂志》的这篇报道:
https://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92809

《星洲日报·东海岸》24-11-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