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11日星期日

【297】师范生的学习心态

        中国老师知道我们的学校只上半天课,羡慕不已。但当他们知道我们的课时和他们差不多,只是比较密集时,他们便不再羡慕,反说我们虐待儿童。

尤芳达校长说过一句话,叫我深思。他说很怕轮回,一想到要重新应付学校一层层的考试便颤抖了。我更怕每天枯坐在学校,一节又一节的课,走马灯式的,还真难受。

到学校只为了应付各方的要求,在象牙塔中却无法好好学习,天天向上,那可太虚度童年了。因此,我常提醒我的学生,要同情学生,让他们在学校有所学,快乐成长。如果无法满足他们的求知欲,激发他们学习的热情,养成学习的主动性,那么学校生涯真如如同坐牢了。

将心比心,我也这样告诉我自己。我也很怕高中毕业生来到师范学院后不能有效学习,成为独当一面的教师。

师范课程长达四年,加上预科班是五年。培养一名医生也同样是五年,可见师培的重要性。但是以我在学院30年的经验,并非所有学生都会认真看待这五年。最初可能因为新鲜,日子过得还好,但时间一长,就让惯性变成惰性了。曾经有一届的学生就是怕“堕落”,竟然在学期间便创办补习中心,希望学以致用。

升格为大专的师范学院,其性质和大学一样,应是丰富多彩的。大学,是一个人踏入社会工作之前的预备期。这时候的学习态度,就是日后投身职场的影子。如果这时候便养成混日子的态度,当一日和尚敲一日钟,那以后的岁月也很容易被蒙过去了!

论年龄、论成熟度,大专岁月都是学习的黄金时期,岂能虚度?中学生涯还是比较被动的,汲取知识的过程还欠缺独立思考和决断的能力;大专则不同,其课程更趋向职场的需求,个人的专业素养就是在这个时候培养。

过去,师范学院以武装学生为首要目的,因此特别重视教学技能的培养。主修华文的,就得不断操练语音、按正确的笔画笔顺写字,就连批改作业该用什么符号也会被指导。升格为大专后,这些技能不能再出现在正课之中,就算有,也是蜻蜓点水似的带过。因此,师范生得擅于利用课余时间办活动,通过活动以充实自己。

这些活动的目的是要提升自己的专业素养。或是主办、或是参与,就是要激起平静湖面上的涟漪,让自己的学习呈现多样化,也让自己的工作热情与日俱增。目标清楚,手段则应该更具创意,作更多样化的尝试,不拘于一格。过去我们带动过儿童文学研习营、教师研习营、公开课、阅读营、读书会等,目的就在此。

《星洲日报·东海岸》11/04/2021



2021年4月9日星期五

【佛117】闭关

 “渐修顿悟”系列之117

09/04/2021



2021年4月4日星期日

【296】说明文教什么

        文章可分两大类:实用体和文学体。前者包括记叙文、说明文、议论文、应用文;后者有故事、散文、诗歌、小说、戏曲等。

辨析文体,依据文体特色教学,是阅读教学的重点之一。文学体需要品味感悟,所以要精读,一字之差也可能谬之千里;实用体则为了获取信息,要快速地读。文学可以提高一个人的审美意识,丰富生活内涵;实用体文章可以增长知识,为生活增添色彩。生活中,我们更常接触的是实用体文章,新闻、通告、信函、报告、说明书……所以,实用体文章是中小学阅读教学必须涉猎的。

说明文该怎么教?今日有幸看到儿协主办的线上公开课,两位老师以四年级课文《人工智能汽车》教学,给我们提供了两个课例。

他们都把教材判为“非典型”说明文,因为内容繁杂而不集中,不能带出智能汽车的特色,即使是表现手法,也因跳跃性太大而失去科学说理的说明文特性。

第一位老师除了应用原教材,也开发新的教材,用一篇相对集中介绍智能汽车的文章给学生看。教师企图以后者引导学生发现说明文简洁明了的特点,进而对课文进行增删。概念是可取的,但执行上会面对问题,要在短时间内修订文本难度很大。

第二位老师则考虑到四年级学生经验匮乏,难进行高层次的批判性阅读,因此选择通过教材让学生初步掌握说明文的“阅读策略”,训练学生提取信息的能力,且更自觉地监控自己的阅读过程,有意识地关注文本的立场。

教师以激疑方式引导学生对智能汽车产生兴趣,再从课文提取信息,审核自己读懂了多少。过后教师引导学生二读,思考文本无法解惑的部分。这个阶段难度很大,学生的知识结构未必做得到这一点,提出的问题可能流于稀松平常,或只在词语上纠缠。不过作为一种阅读策略的培训,构想还是可行的。三读时则尝试揣摩作者写文章的意图,希望借助文章表达什么,可否满足读者求知的需求,从而作出更好的概括。

这两堂课都摆脱过于重视“教语文”的模式,引领孩子更有策略地阅读实用体文章。这是一个很好的改变,毕竟类似的文章网上汗牛充栋,怎样读远比读懂一篇课文来得重要。

《星洲日报·东海岸》04/04/2021



2021年4月2日星期五

2021年3月28日星期日

【295】我们输不起

         北京大学钱理群教授说:“我们的语文教育既然是一种母语教育,就应该有不同于外语教育的自己的特点,而这一点恰恰是被有意无意地忽略了的。”又说:“(母语教育)应该改变目前语文教育要求不切实际、过于繁琐、学生负担过重的现状。”

北京师范大学何克抗教授说:“我们现在语文教学,一二年级还是强调识字为主。……先识字、后阅读、再写话或者写短文,这样的教学方式,实际上我认为不是母语教学,是第二语言英语教学。”老先生还亲自到甘肃成县去带领教师从事教改。

其实,中国有好些教师都倡议语文教学改革,不但说,也在做。即使是官方,也不断在调整语文教学的目标和方法,以期更好地传承汉语文化。但,彼邦教育不管怎么变,中文始终是他们的普通语言,依然为数亿人所必学。

我们这里不一样。我们输不起。如果华文不再成为族人的首选语言,民族教育将彻底溃败,难有回头路可走。

不要把先贤辛苦建立起来的母语教育体系当成是理所当然。如果我们的教育持续开放,多一些可竞争的学府,也许华小、独中都要面对生源的短缺。如果作为华教堡垒的华小不再是使用母语学习的场所,只是一个学习华文的地方,我们的华教前景也堪虞。

除了劝导华社,我们还得从根本处着手,即提高母语教育的素质,让它真正利惠学子,有效培养才俊。我相信和我同样想法的人不少,不过固步自封、墨守成规执着于旧理论的人可能更多。这还不包括那些认为语文教育就该读“弟弟来,来拍球”,写作文就是“书包的自述”的“冻龄”人士。

公说公有理之外还是要有公理的,最好的测量指标还是学生的反应和表现。如果学生只是在威迫利诱中选择了修读华文,那是不够的。更重要的是激发他们爱华文,认同华文是绝对值得学习的。因此,我们该努力培养小学生学习母语的兴趣,让他们感受母语对成长是不可或缺的媒介。也是日后面对社会必有的竞争条件。

        这是教改不变之道,也是我们在努力着的方向。

《星洲日报·东海岸》28/03/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