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25日星期六

【佛141】闲话法情

 “渐修顿悟”系列之141

24/09/2021



2021年9月24日星期五

【320】线上考试怎样考?

        学校关闭期间,除了要考量如何确保学生“停课不停学”以外,还要注意如何进行学习评估,尤其是总结式评估。

大专方面,国家学术鉴定局(MQA)去年四月便发出指导文件,提醒校方该注意事项,以确保学术质量。中小学则靠校方本身拿捏。有些会要学生开着镜头答题,有些要学生用手书写后扫描提交。不在考场内集中监视,“作弊”是最受困扰的。

大专生对科技掌握程度好,要防线上考试作弊,难度更大。在监控方面,我觉得是防不胜防的,你有张良计,他有过墙梯。所以,最好是在题目上下工夫。

文学题,如果再问“杜甫的诗歌有哪些艺术特征”,学生真可以把人家的博士论文转贴给你批改。但是,若你懂得应对技巧,题目要求弄得更有针对性,就可以考核考生解题和论述的能力。例如直接提示杜甫在文学史上的地位,其诗作被誉为“诗史”,然后要考生以老杜的某个诗篇为例,辨析这首诗歌是否符合“诗史”之誉。

考生如果还是从网上搜得资料,交上来的是:“杜甫在中国古典诗歌中的影响非常深远,被后人称为‘诗圣’,他的诗被称为‘诗史’。后世称其杜拾遗、杜工部,也称他杜少陵、杜草堂……”然后洋洋洒洒千余文论述杜甫的诗歌何以被称为“诗史”,忘记了以那篇诗歌为例展开论述,批改老师可就乐了,直接盖个“作弊”章就行;要不,慈祥一点,打个三五分也行。

又如提供学生一段《项羽本纪》的节选,问考生这段文字出了多少个今日通用的成语。考生如果上网查找,可以列出至少三十个成语。批改标准也很简单,答对一个给一分,不在节选而出自《项羽本纪》的,倒扣一分。这样一来,那些只会用谷歌搜索的,肯定要得到负的分数。节选若没有鸿门宴,哪来“项庄舞剑”这成语?

考试本来就不是要学生背答案、“秀”知识;具备审题和论述的能力,才是真才实学。

 《星洲日报·东海岸》19/09/2021

2021年9月18日星期六

【佛140】大专佛青生活营

大专佛青运动早在六十年代便开始,一直到1980年代初期,大专佛学会在推动弘法活动时仍是以英语为主要媒介语。后来愈来愈多华校生进入大专求学,以华文为媒介语学佛的大专青年也越来越多。华文组的活动也相对的增加。以华语主办大专青年生活营的需求明显的存在。当年就读于马大的黄先炳居士向繼程法師反映这种现象,并征得师父同意合作,共同承办以华语为媒介的大专佛青生活营。
为期七天的第一届全国大专佛青生活营就在1985年于太平佛教会举行,主题是“佛法与人生”。当时共有60位大专生参与;第二届的参与人数剧增一倍。从第五届开始,筹备工作由各大专佛学会轮流负责和Taiping Buddhist Society 太平佛教会携手联办。

 “渐修顿悟”系列之140

17/09/2021



【319】教写字也要得法

         KSSR推行后,常听到投诉说学生不会写字。理由是课纲说识字和写字要分开进行,就连数量,识字量也比写字量多,例如一年级要认560个字,却只写275个字。少写是造成学生不会写的主因。

“认写分流”是中国教改后提出的识字理念。推行前,他们做过研究,发现旧课程 “识字写字要结合进行”的观点是不正确的,主要原因是识字写字结合会降低识字率,影响学生的阅读能力。

少写会不会造成不会写?主持教改的要员之一,北师大的郑国民教授曾就此著文提出他的观点。他再三强调少写并不是不写,课堂上的“多认少写”也不是不要教写字,恰恰相反的是,应运时代的需要,写字教学必须要加强。换句话说,就是要精教。精教是要教方法,教规律,让学生在习字中掌握方法和规律,产生主动和积极的写字心态,而不是像过去般的被动和机械性写字。

过去有一段很长的时间,我们的小学生常常因习字而半夜不睡觉,最后是父母亲动手帮孩子写字,双造才能安眠。如今突然改变这种习惯,难免有些家长或教师会不适应,甚至怪罪少写字造成学生不会写字。其实,写字的多寡并不能决定孩子的识字率。只有培养孩子有意识地写,自觉地写,不要只是为了写而写,写了之后才可牢记。

在一次考试中,我问考生郑国民教授说“写字的数量不代表学生真正会写的字的数量”该怎么理解?要培养写字的哪些基本功,才做到“会写的字可以远远超过要求写的字”?

考生的答案趋向保守,尤其是对基本功的理解依然停留在握笔、坐姿上。郑教授说写字的过程不能简单地等同于掌握写字技能的过程,即说多写并不等于会写。大人不该认定多操练就熟练,只会要求学生反复写同一个字。孩子若是被动的、机械性的写字,对字是不产生印象的。一些儿童更为了解闷,还故意拆散笔画书写(参看下图)。大人也不该理所当然地认定坐姿正确,执笔正确,就可以把字写好,尤其是写了以后就记得那个字。

写字教学要精教:教会笔顺规则、间架结构、造字规律。

书法家最懂这道理。郑元德老师教我习字时,先教我看字帖分析笔画次序。二玄社的字帖几可乱真,墨迹的深浅都看得到,如此一来可看出哪笔为先,哪笔殿后。写字时仿佛与书法家同一鼻孔出气,妙不可言,写上一整天也不腻。

何振森老师指导写字,可以在短时间颁发进步奖,也是因先引导学生分析字形。依据字的间架结构,来决定字的布局。哪个偏旁笔画复杂,要占据多少空间,先有了这些概念,书写时便成为有意识、胸有成竹了。

造字规律则让书写者自觉地写字。比如晴天的晴,以太阳为部首,字义跟日有关;青不过是声旁,表示读音。日加青就是晴,左窄右宽,起笔靠近竖中线,右偏旁占据较大空间……

汉字虽多,却有规律,熟悉这些规律便能举一反三。

注:

北京语言大学江新教授2007年在《世界汉语教学》发表的《“认写分流、多认少写”——汉字教学方法的实验研究》一文中曾提及几位专家的对“认写分流”的研究,如崔永华(1999)石定果(1999)佟乐泉(1999)杨夷平、易洪川(1999)翟汛(1999)周小兵(1999)潘先军(2000)宋连谊(2000)柯传仁、沈禾玲(2003)江新(2005)。论文

郑国民教授《小学识字与写字教学改革的基本理念》(2002年《学科教育》第11期)《识字与写字教学的改革》(2003年《小学语文教学》第9期)

③可以参考官方网站

《星洲日报·东海岸》12/09/2021

2021年9月11日星期六

【佛139】入世佛教该做的是什么?

 “渐修顿悟”系列之139

10/09/2021



2021年9月7日星期二

【318】水涨船便高


生活的品质,不外是一个选择。若选择轻松写意,就难免步向平庸;若不甘于庸俗,您就会不断思考探索,寻求生命更高的真谛。

庆幸的是,当初有人引我走进浩瀚的书海。要不然,我想我会满足于考试带来的荣耀,吃喝玩乐更是生活的全部,熙熙攘攘只图个利益。

因为看书,感受到借用他人头脑思考的乐趣,便和志同道合者组织起来,成立研修会。可是,80年代我们没有这样的土壤,我这主席窝囊得很,根本无法引路。

进入大学后希望学点屠龙之术。但正课无法满足我的欲求,只好寄情名人的学思历程。季羡林教授在德国的学习经验予我印象最深。上个世纪30-40年代,人家已经是教育大开放,学术不是少数人的专利。在德国,人人可以读大学,但要获取学位就要当正式的学生,接受测评。

硕士毕业后,我尝试“开放”我们的教育。没有权力,只有意念和愿力。我发起清凉社会大学,我邀大学老师到来讲课,我让人人都有机会听学者授课,以助好学者减少走冤枉路。看十部平庸的著作,不如精读一部经典;屡听自己也会讲的课,不如让学者给我们指路。

后来因为经费拮据,计划告吹。

在南京留学期间,我接触到的是一级的学术环境,莫说研究的态度严谨,就连书报也不平凡。某次上课,莫老师发现桌上的日报,便问是谁放的,然后提醒那位学生以后不要这样做。连看新闻都是一种奢侈,怎能不叫我为过去每天要花一二小时翻报的习惯汗颜?

水涨船高是我坚守的信念。我相信要能改变我们的环境,就得从社会草根做起,努力拔高我们的水平,至少也改变一些学习的坏习惯。所以,当我具备基础功后,我以开放报名的方式在星期天给学生上课。2020年因疫情转为线上课后,发现网课拥有更大的自由。听众可以足不出户、轻松听课,师资也可以不受时空的限制,要请哪里的老师也可以。

当年的“社会大学”转为了线上的“法情学堂”,我们每个月选择一个主题给大家上学术普及的课。上个月我们改变过去由我讲课的做法,请了南京大学的师妹彭洁明博士谈金庸武侠小说。往后,我们还会邀请更多国内外大学的老师讲课,让更多有志于学习的同好有机会接触更多学有所长的学者。

水涨船便高啊!我是那样坚持着。

注:

① 1986年2月10日,我和一班朋友在太平佛教会商讨成立般若佛法研修组的概念,过后落实。这个组织的目的是用学术探讨的方法来修学佛法。我带领了几届,1991年放手。

② 清凉社会大学是彭亨佛教会的教育活动,请过林水博士讲中国诗词欣赏,林心光博士谈西方哲学概论,林纬毅博士谈先秦儒家思想,何国忠博士谈胡适与五四运动等,一个课程10个小时,开放报名。

《星洲日报·东海岸》06/09/2021

2021年9月4日星期六

【佛138】死后去哪里?

 “渐修顿悟”系列之138

03/09/2021








照片取自:弘善佛教

2021年8月29日星期日

【317】掩耳不盗铃

        和学生一起钻研课文《掩耳盗铃》后,我再次强调:这个成语的主角肯定不是傻瓜,课文把他写得大笨贼似的,至死也不醒悟,实在是误导。成语的意思是自己欺骗自己,明明掩盖不住的事情偏要想法子掩盖;要做到这点,没有小聪明还真办不来。

学生若有所悟地说他常不掩耳,只盗铃。因为掩耳盗铃是自欺欺人,但他不自欺,却想着可以成功欺人。教学时,他常发现构思出了问题,却想不到该怎么解决,索性就先盗铃,看可不可成功。失败了也没关系,反正同侪发现后会提供意见。

这个说法让我想到学院的审题制度。但凡考试题目,都会让学科专家(subject-matter expert,SME)和内部审查(internal examiner, IE)看过,才能编制。确实有些同道因此出题马虎,想着反正有人审,就让他们来把关,自己苟且就行,还真是盗铃不掩耳。

我据此联想到更多时候我们是掩耳不盗铃,也就是说虽无意欺人,但却常常自欺。动机和出发点都是好的,但效果却不彰显。

最明显的就是当课程无法按照课纲定下的时间完成,我们就会加快速度,只图教完,不理学生的学习情况了。就算还考量,也是往抵抗力最低的路径走,学生能复述所学,考试可以应付就好了。

我常提醒学生:一堂好课并不只是学生能够“反吐”所学,复述内容就算,因为那很可能是学生在调动他们的短期记忆学习,回答老师后就开始淡忘。真正学习的产生是终身受用的,过程一定是发现矛盾,成功激疑,带着问题去思考的。

以前,实习生喜欢上语文基础知识课,例如“一”的变调。课后考查这个字有多少个读音,学生都能说出,再在一个框框里做练习,学生也能够答题。他们其实是自觉这样的教学,课堂上并没有产生真学习的,这不过是“掩耳”的做法。但客观的环境却促使他们这样做,因为看到“效果”(outcome),只好掩耳不盗铃了。

现在实习生会抛一些尖锐的题目,学生往往回答不来,乍看之下好像没有完成学习的任务。但若再细想,思维受到冲击,打破惯性的思考,依稀发现自己的不足,产生学习的动力,这岂不是更好的教学?如果问题可以问在点子上,我是支持这样做的。

您的教学是掩耳不盗铃,还是不掩耳只盗铃?

《星洲日报·东海岸》29/08/2021



【佛137】见到老佛友,我这样介绍自己

 “渐修顿悟”系列之137

27/08/2021



2021年8月24日星期二

【316】掩耳盗铃

        实习生上三年级课文《掩耳盗铃》时告诉学生这是一个历史故事。我听了不禁愕然。原来他是根据课文判断。课文开头说:“春秋战国时代,晋国的智伯灭掉范氏……”的确像历史的记录。

可是,下来课文说的是一个小贼潜入范氏家里偷钟的故事。这样的“小事”怎么会写入史册?如果是历史故事,教学就得重视理清事件的前因后果,并从中总结出历史教训来。“掩耳盗钟”这件事,要如何做得好这点?

实习生于是把重点转化为“故事”,注意理清事情的始末,并分析小偷的性格特征,最后习惯性地站在道德的角度批判偷窃的行为

这是很传统的阅读教学,习惯性把阅读教材等同看待,课文不过是个例子,用以教语文、教道德。不管课文如何,都用同样的一个套路教学。现代阅读教学却不是这样,不但要读懂,还要更深一层去感知、鉴赏、推断解释。我们更注重和文本对话,获取信息的同时还提出更高的要求,如整体感知、推断解释、评价鉴赏等。

“掩耳盗铃”这成语产生于明代,源头可以追溯到先秦的《吕氏春秋》,本作“掩耳盗钟”。原文很短:“范氏之亡也,百姓有得钟者,欲负而走,则钟大不可负。以椎毁之,钟况然有声。恐人闻之而夺己也,遽掩其耳。”

这显然是一则寓言。庄子说寓言是借用故事来说道理,明白了寓意,原文可以忘掉,即得意而忘言。揠苗助长、守株待兔、刻舟求剑等故事都言简意赅地传达深刻的生活教训,但故事是虚构的,为传达寓意而服务。

掩耳盗铃不也是如此?因为心有企图,自我感觉良好,明明掩盖不住的事情,还是想方设法去掩盖,忽略了客观的环境不因主观的判断而改变的事实。

寓言不是不可以改写,改写可能更适合当教材,但却要符合文体的本意。要不然,学生会产生更多疑惑,追问之下便要远离寓言的解读了。例如课文的写法,给人感觉就是一个笨贼偷窃的故事。但掩耳盗铃的人恐怕一点也不笨,是机关算尽太聪明的典范。

 我会建议让学生看多两个故事版本,从比较之中感受哪个文本更加能够表现出“掩耳盗铃”的意思。寓言的特点是直陈寓意,不多生旁支,免得分散了教训的意义。

注:

①  课文的脚注建议的理解题包括:小贼看见范氏家的大钟,就想去偷。他的想法对吗?为什么?

       这是惯性的价值观灌输。详见法情“鸡蛋里挑骨头”

 《星洲日报·东海岸》22/08/2021



2021年8月21日星期六

【佛136】般若佛法研修组

 “渐修顿悟”系列之136

20/08/2021






2021年8月17日星期二

【315】莫忘初心

受邀线上给冼都志文、中文、侨南和甲洞二校的老师讲课。讲题是“都说莫忘初心,初心是什么?”

备课时翻查资料:

和尚说:“初心是最崇高的愿望。这个愿望是面向大众的,不是个人的欲望。释迦牟尼佛的愿望是让众生都成佛,这个愿望号召着众多人的跟随,形成一股力量。初心不失,才可以度众生。”初心是最初的悲心弘愿。

神学院的牧师说:“初心是一种信仰。我坚信上帝爱世人,我相信圣经,所以也在传播着福音,并以此为我众生的志业。”初心是笃信,勇往直前。

动力火车唱:“你好久没说梦想,说到眼睛发亮,不可一世的笑容,连我都被感动。我们说改变世界,却被世界改变;记得你要我提醒,别改变太多。莫忘初衷,别忘那一年那一天出发时心中的梦。”原来初心会受环境冲击而迷失,所以要互相陪伴扶持,you'll never alone。

李行亮唱:“也许这世界残酷,我只在乎牵手的旅途,在末日也会欢呼。”初心是贯彻始终的爱,初心如初见,至死不渝。当初的动心,如果贯彻始终,就不会因为岁月而改变。

心理学讲师说:“初心是可以、愿意并且值得为之奋斗终身的,不是无聊的幻想。爱埋怨不是莫忘初心,只懂批判也不是初心。初心会推动我们去执行,具可持续性的,且保障个人的价值和幸福。”以为不向世界妥协就是不忘初心,其实那有可能是年少的无知。

大学教授说:“如果不知道自己的目标,冒然去做,便要随着各种条件和现象迷惑。”初心是起点,即心中最早设定的那个目标。难怪教授一直追问要砍大树还是小树,还不断给予提示,把学生弄得一再改变主意。没有目标,立场就这样反反复复,转变不已。

综合以上的不同说法,您知道教师的“初心”是什么了吗?

是的!是那颗坚持要当老师的心,是对童心的呵护,热爱儿童的心,是要改变社会的意愿,也是坚信教育是未来的希望的信念。

坚守这样的理想,不为现实迷惑,不被挫折击败,不因打击而转向,时时警惕自己莫忘初心!

莫忘初心,方得始终。

《星洲日报·东海岸》15/08/2021



2021年8月14日星期六

【佛135】悼念励章居士

 “渐修顿悟”系列之135

13/08/2021



【314】幸和不幸

        我何其有幸,生在这么一个年代;生逢此时,我却又何其不幸!

80年代升中四,由于原校没有理科班,我们约百人被安排转校。新学校过去考试成绩欠佳,中六更是零及格率,所以我们到校后,第一件事就是申请转校。

校长即刻接见我们,他说:“是我要县教育厅安排你们到来的。过去我们成绩是不好,我要你们来改变。我相信你们的到来,将冲击其他的学生,带来正面的影响。申请转校是你们的权利,你们可以这样做;但你们一个也走不了,因为我不会支持。算是我求你们留下了,好不?你们有什么要求,只管提出,我尽量满足你们。”

我们很聪明,用要考华文为理由,希望让他知难而退。岂知这善于交际,第一天就软硬兼施给我们下马威的校长,竟安排数学老师教华文,让我们失去离开的理由。

我们这群理科生并非那么爱华文,初中时我们还分为两派,讲华语的和讲英语的。现在统一阵线,只不过是想转校。真可以上华文课后,很多人却退却了。我却因这样的因缘,激发逆境中学习华文的意愿,上了中六还坚持报考。

中四中五,我们和老师达成协议,在课间进行其他语文学习活动,其中印象最深的是班级辩论。中六没有老师教,我们成立读书会自学。很多人提醒我们报考华文将削减我们上大学的机会,因为成绩不被计算。我们却抱着“虽万人,吾往矣”的豪情勇往直前。季羡林校长的“学得好,就有用;学不好,就没用”始终是我们坚守的信念。

最终,我考上马大中文系!此生最大的骄傲。

昨天在脸书看到一则帖子,槟城某名校禁止理科生报考华文,不禁无限慨叹。此一时彼一时。当年我们在不利的条件下,得到马来校长的支持,继续学习华文;现在却在利好环境下,有人被国民型中学校长禁止学习华文。

我们面对困境,这是不幸;潜能在逆境被激发,却是幸!

逆境成就个人的事业,这是幸;顺境却让民族教育沉沦,放弃母语,这是不幸!

我就是生活在这样的一个年代。

《星洲日报·东海岸》08/08/2021


 

 

2021年8月9日星期一

【佛134】当个扫地僧

 “渐修顿悟”系列之134

06/08/2021



2021年8月7日星期六

【313】生活可以不必那么累

柳宗元有篇寓言《蝜蝂传》正文不过72个字,却活灵活现写了一种因好背东西而最终摔死的小虫。蝜蝂不管遇到什么都往身上挑,又因背部干涩东西不易滑落,造成它得负重而行疲累不堪。人们怜悯它,帮它卸下重物,但它一恢复力气,又故态复萌,继续背物。偏偏又爱爬高,终因力竭而摔死。

柳宗元自己说明他写作的意图,是在讽刺那些贪得无厌的人,身体虽贵为人思想却如同蝜蝂,一辈子只想敛财,不知财富已成负担,拖累自己。哪怕被贬到边远地区,吃尽苦头,一旦复职,又变本加厉敛财。最终下场总和蝜蝂一样,自取灭亡。

以这个寓言的寓意看向我们的政坛,恐怕蝜蝂比比皆是。蝜蝂是不会醒觉的,一有机会还是乐于攀高负重,下场却不一定像柳宗元笔下一样。不要迷信民主制度可以教训这些人,因为制度还有很多因素影响着选票,我们只能期望他们早日面对自己种下的因果。

寓言是柳宗元用来阐述“道”的一种利器。如果不拘于政治的讽喻,蝜蝂这个寓言对我们常人也大有助益。

例如宗教师常提醒我们,现代社会物质文明发达,变化太快,造成我们想要的太多,模糊了自己真正需要的。不知真正需要的,什么都想要,结果必然因不胜荷负,累死自己。如果明白自己需要的其实并不那么多,生活就可以腾出更多的时间和空间去充实心灵。

读书人治学写文章,何尝不也如此?我有位擅治史的朋友,在史料的发掘颇有贡献。后来因人家说他一介书生不懂权术,便下很大工夫去阐述韩非子的权与术,以证明自己。荒废自己的专长数年后他才醒觉,实在是得不偿失。

一位评论时事颇有见地的朋友,因为讨厌中国,便常著文批判。从早期的香港愤青事件,到最近的疫苗,都下了很大的力气。可是时局变化无常,今天说的“理由”,也许明天就要被事实推翻。发现观点有疏漏,便要下更大力气弥补,自圆其说,岂不更累?

身为读书人,我常自叹百无一用是书生,所以只想专注搞自己擅长的,对社会有一丝贡献,于愿已足。《蝜蝂传》要提醒我们的不只是豪取,还要学会放下。挑起合理的,放下不需要的,生活可以不那么累。

注:

原文:蝂者,善负小虫也。行遇物,辄持取,卬其首负之。背愈重,虽困剧不止也。其背甚涩,物积因不散,卒踬仆不能起。人或怜之,为去其负。苟能行,又持取如故。又好上高,极其力不已,至坠地死。

今世之嗜取者,遇货不避,以厚其室,不知为己累也,唯恐其不积。及其怠而踬也,黜弃之,迁徙之,亦以病矣。苟能起,又不艾。日思高其位,大其禄,而贪取滋甚,以近于危坠,观前之死亡,不知戒。虽其形魁然大者也,其名人也,而智则小虫也。亦足哀夫!

《星洲日报·东海岸》01/08/2021


 

 

2021年8月4日星期三

【佛133】疫情下如何安住身心?

 “渐修顿悟”系列之133

29/07/2021



【312】跳脱惯性思维

        我和学生讨论小学五年级课文“童年的发现”。

学生说:这篇文章通过作者童年的发现,展现了孩子求知若渴、大胆求知、想象力惊人的特点。文章采用了倒叙手法,先交代自己9岁便通过独立思考发现胚胎发育的规律。接着详写发现这个规律的过程:从发现自己会在梦中飞行,到请教老师而引出“人究竟是怎么来的”的困惑,最终在不断观察和思考下,发现了人类进化的规律。数年后,生物老师讲解胚胎的演化过程,正和自己当年的“发现”不谋而合,禁不住笑出了声,结果被老师轰出了教室。作者因此安慰自己说:“世界上重大的发明与发现,有时还面临着受到驱逐和迫害的风险。”

“先钻研教材,把握文章的重点,才来思考如何教学。”这是我们一向遵守的原则。基于上述的解读,我的学生建议先帮小学生梳理课文内容,以把握作者发现胚胎的演变过程。如果按照教科书的提示,下来可能就会探讨“我”是怎样的一个人了。还好他们没有这样想,而是把重点聚焦在“笑”上面,因为作者开头就假设性地说“笑”,后面又以实际发生的一次“笑”来呼应,是个值得思考的点。

我同意他们对课文重点的看法,但我不太赞同花太大的力气去梳理课文。这是因为即便是梳理,对作者想说的“发现进化论”还是无法参透的,这本来就不是作者写作此文的重点。他只是交待一些背景而已。如果为了了解进化论而去搜索更多资料,这就不是在指导“阅读”,也脱离了“语文教学”的重点。

我问他们这个背景的交待,很难理解吗?他们说不是,但就是内容写得不详尽,所以之前大家研课时,参与者大多表示对这个过程感到模糊,所以建议先梳理。

我对此提出异议。我认为这是惯性思维使然。就像我们常说不先教生字新词,就无法读懂课文一样,结果常常“无限上纲”,把词语解释得太全面。学生做到四会,却没有进入文章的阅读。这篇文章的结构其实并不复杂,没有必要多加梳理。用关键词语引领学生讲述课文大意后,把焦点放在深层的解读应该更有意思。从阅读力的训练看,这不只是提取信息,更是推断解释和整体感知的层面。

至于说文章展现孩子“求知若渴、大胆求知、想象力惊人的特点”,我也不认同。这是作者的回忆录,他没有必要吹嘘自己小时了了。他是要借助一个小发现,说明另一个大发现。小发现是胚胎发育的规律,大发现却是在小发现之后引起的风波。前者因而略写,如果教师因此多找资料补充,就把语文课上成了科学课;后者用了文学的手法,把“笑”写得耐人寻味,且趣味盎然。尤其是后面一段说“自我安慰”的理由,更是有趣

学生有所领悟,把教学重点转移到多次的“笑”来揣测作者著文的目的,整体感知文章传递的信息。我很期待教学的火花。

注:

① 课文眉批的重点依序是:我是个喜欢思考的孩子,渴望弄明白事实的孩子,有强烈的求知欲和探索精神,对弄清真相的痴迷,被老师的说法证实,不但发现科学道理同时也领悟人生道理。最后发问:“我是个怎样的孩子?”

② 识字教学要求做到四会:会认、会读、会写、会用。

③ 前面写上课时,本可以交待教师的讲解就是,作者却有意强调教师的身份——年轻的女教师,原文还特地直陈她的名字,这是颇为有趣的写法。作者说的“重大的发明和发现”会带来“驱逐和迫害的风险”是不是实写?自我安慰还是自我调侃?

《星洲日报·东海岸》25/07/2021





 

 

 

2021年7月25日星期日

【佛132】读诗经和读佛经

 “渐修顿悟”系列之132

23/07/2021



2021年7月22日星期四

【311】怎样读诗经

        《诗经》收录了三百多首西周至春秋中叶约五百年间的诗作。

一般认为《诗经》是汉武帝设置五经博士时,才把它放到“经”的地位。但这是有待斟酌的。汉文帝时设置一经博士,通“诗”的人就可以这部典籍授徒,称“师法”。再往前推,古籍中的孔子也常提到“诗”,他的得意门生子夏更是“诗”的传人。可见先秦时期《诗经》虽然没有以经命名,但地位却等同“经”的。

秦皇、项羽先后焚书,汉朝建立后,汉文帝才重新搜集和编订古籍。若是背诵出来的,抄写者是以隶书誊写,称“今文”;若搜集到民间私藏的书籍,誊写的文字是先秦的篆体,称“古文”。从汉朝开始,治学就有今文学和古文学之分。前者以经世致用为目的,以个人的诠释为手段,注重治国治民之术;后者注重文本,企图还原古籍的思想,以训诂考证为手段。

一般上会把这两种治学的方法笼统称为“汉学”和“宋学”。不过近代经学家周予同先生有独到的看法:他认为古代治学有三家,汉的今文学和古文学,以及宋学。汉今文学家以孔子为“政治家”,以六经为孔子致治之说,所以偏重微言大义。它的特色是重“功力”(即功用效力),流弊则是“狂妄”。汉古文学家以孔子为“史学家”,以六经为孔子整理古史资料,所以偏重名物训诂。它的特色是重“考证”,流弊则是“繁琐”。宋学家则以孔子为“哲学家”,以六经为孔子载道的工具,所以偏重心性理气。其特色是重“玄想”,流弊则是“空疏”。

汉代的古籍整理,多种书籍的复原都有记载,唯独《诗经》没有失传,一直在民间传颂着。这是韵文的特色。“诗”不但是中国文学最早的文体,往后文学的发展也是以“诗”为主。因此我们说要接触中国文学,不能绕过《诗经》,因为那是重要的源头。古籍中甚至记载“不学诗,无以言”,可见正规的说话场合也得引用诗经,才显得典雅。

西周流传的“诗”或许更多,一般相信自从孔子选录为教材,用以传授弟子后,才有三百篇之说。孔子如何解诗?文献没有详细记载。但是汉武帝以后,通行的是毛亨、毛伥的注解,相传这是源自子夏的“师法”,属古文学派。

毛注有大序、小序、训诂之分。唐代编订《十三经》,《诗经》依然以毛诗为底本,可见毛诗流传到唐代已有整千年历史。到了宋代,疑古风渐盛,朱熹花了很大力气编写的《诗集传》,才一改前人的注释,提出《诗经》录有许多“情诗”。这以后,大多数人就用近似今文学派的诠释法,去解读那流传了两千多年的《诗经》作品,一首首的国风大多都被诠释为民间情歌。

我们今天该怎样读《诗经》?我觉得只看今人的赏析篇章是不够的,那流传了千年的解诗方法,也该受到重视。我们不一定要赞同“经学”家独特的解诗法,但却不能不知古人如何读“诗”,因为这是珍贵的文化遗产。

注:

①  被朱熹《诗集传》判为“淫诗”(情诗)的有16首,其中12首是《郑风》。

《星洲日报·东海岸》18/07/2021


 

 

2021年7月21日星期三

【佛131】一个也太多

 “渐修顿悟”系列之131

16/07/2021



2021年7月19日星期一

【310】批评就是不好的吗?

         一个行为、一句话语,并不能就此断定它的对错。我们还得从具体的事情探究其背景,并了解当事人的动机,才好评断其是非。

比如说“你真棒!”若是对着一个信心不足却敢鼓起勇气做事的人说,是嘉奖和鼓励;但是对一个做错了事,却因溺爱而说了,便是纵容。

“批评”本来就没对错之分,但看具体情况而定。

不过,就我的经验,大多数人是难以接受的,甚至一锤敲定那是不好的,能免就免。毕竟“请大家多多批评指教”只是客套话,一旦别人提出尖锐的批评,那可就要翻脸了;尤其是自我防护意识很强的人,更要把场面弄尴尬。因为这少数人的过度反应,大家反而倾向保守,不鼓励批评,只要求赞美。“厚道”一词逐渐成了贬义。

我第一次深刻体会这一点是在一次书展的座谈会。会上我批评了语文课本收录的文章,台下有国内外学者,国内杏坛的前辈,还有出版社的同道,包括课本的编写者。会后,杏坛前辈极力赞扬我,才让我体会原来并非我的观察力强,发现人家没有发现的,而是我敢说出许多人不想说的话。课本编写者倒是很有涵养,包容了我的不厚道。

第二次则是推动公开课的时候。由于我们希望教师学会理性探讨教学的得失,所以课后都会进行说课与辩课这一环节,让大家学习就事论事,针对教学做出批评和反思。大多数人还是愿意在实践之中磨练自己,寻求成长;只有少部分的人难接受,会上或会后仍心绪难平。这么多年来,我还是坚持这是一个自行磨练的机会,跨得过去的便是一大进步。

正当我为我们打造的环境骄傲时,某次跨越出华小,走向多元时,却发现同样的做法会迎来恶评,说我们制造了事端,让参与者吵架。不同的环境,不同的人群,同样的事儿,还真带来不一样的效果。

接受批评真是不容易!我也是熬过来的:以前人家当面批评一两句,我眼眶便泛红,眼泪会禁不住滑下;但是我坚持强迫自己虚心求教,听清楚人家的看法,以自我审视。渐渐培养出闻过则喜,不符事实的则一笑置之的习惯。

至于批评别人,我还是强调动机很重要。如果是要凸显自己比别人懂得多,爱做老大,我想这样的批评可参考的价值也会降低的。批评能够使人勇于面对自己,看向未来,而不是让人感到挫折,一直停留在过去中而不能自拔。

 《星洲日报·东海岸》12/07/2021




2021年7月11日星期日

【佛130】慈善工作与心灵教化

佛教的外申(out reach) 不能只停留在慈善工作, 还必须有心灵教化的终极目标。缺乏此使命感( missionary spirit) ,是不圆满的。——拿督洪祖丰居士

 “渐修顿悟”系列之130

09/07/2021



2021年7月6日星期二

【309】协助小学老师深造

        去年一所大学举行毕业典礼,因硕博生很多,网民因此发出嘲讽,说我国何时进步神速?其实这是国家有计划性的栽培成果。2005年国内博士的人数只有6千,2010年提高到14千,高教部要在2023年前培养国内博士6万人。为此,政府提供不少奖贷学金让大学毕业生深造,教育部是直接受惠的部门,在职教师增加了许多深造的机会。

最近一些得到奖学金的教师向我反映:他们在大学往往 “升学无门”,难以找到适合他们兴趣和能力的研究方向。例如儿童文学或教学法,并非国内中文系的研究强项,甚至会被一些大学否决这方面的研究。

此外,也因他们在大学期间修读的“教育研究”较狭窄,读研便要面对困难。“行动研究”是为教师而量身定制的方法,尝试科学性的试探行动,至今国内大学大多还不接受它作为硕博的研究。

师范课程近年已改善,研究方法经扩大到实验性研究,准实验性、文本、个案、人种学等也都涵盖了。学士是教育学科,属社会科学研究,质化量化研究是常态。有好些华小教师却不愿意自己只受这个局限,希望可以走向传统的图书馆研究,进修中文专业,以提高自己的中文素养。这成了衔接上的困难。

回想当年,我是第一个领奖学金到中文系进修的。申请假期时受到阻栏,官员说我是教师该选修教育系,不是中文系。后来我找该部门首长说明缘由,才幸运过关。其后几位同道相继到中文系进修,使我们在教育学之外,还有中文本科的硕博。

我念本科时没有受过写论文的训练,所幸硕导耐心指导,我才顺利以古代小说研究毕业。若非坚持,我真被叫去做教育研究,也就失去进修中文的机会了。至今,我依然深深感谢硕导的栽培。其后有机会出国读博,才渐渐比较掌握何谓“研究”,不再只是主观的阐释和整理资料而已。

中文研究在国内并非主流学科,教师在极不容易的情况下申请到奖学金进修;有些得不到奖学金的,宁可半工读,也希望可以堂堂正正成为中文硕士。这番苦心应该给予表扬,并尽可能栽培他们走向学术的道路。

感谢大学中文系老师愿意承担重大的责任,给予小学教师进修。

注:

①  Seramai 7,200 graduan terdiri daripada 500 penerima Ijazah Doktor Falsafah (Ph.D);  1,788 Ijazah Sarjana (Master); 4,451 (Bacelor) dan 461 (Diploma) akan menerima ijazah dan diploma masing-masing pada Majlis Konvokesyen Universiti Putra Malaysia (UPM) Ke-40 pada 22 hingga 25 Oktober ini.  博特拉大学官方网站报道。

        ② Higher Education Ministry maintains aim of producing 60,000 PhD holders by 2023, NST, Nov 2016.

          ③ Action research is very popular in the field of education because there is always room for improvement when it comes to teaching and educating others. Further reading   

          ④ 当年我申请奖学金时,招生广告写的研究领域包括Pengajian Cina,一别过去的Pengajian Bahasa Cina,一字之差大有差别。

《星洲日报·东海岸》05/07/2021



2021年7月5日星期一

【佛129】赈灾

 “渐修顿悟”系列之129

02/07/2021



2021年7月1日星期四

【308】尊重差异走向多元

教育部在90年代引进了美国教育心理学家加德纳(Howard Gardner)的“多元智能理论”(Multiple Intelligences Theory)。这个理论阐明人的智能不是单一的,除了学校惯性注重的语言、逻辑智能外,还有视觉空间、音乐、运动、人际交往、自我反省、自然观察等智力①。

不知是传达上的失误,还是教师的惯性思维,这个概念被引入后,被诠释为“教师在安排教学活动时要同时兼顾八种领域的智能”。于是,在设计教学时,教师尽量穿插相关智能的活动,例如语文课也要穿插唱一首歌、手作等。审核时,就用清单来看教学的设计是否涵盖多元。

可是这个理论强调的是不要忽视其他智能的潜在力量,不要让学生受到压抑,使他们的智能优势难以展现。教育工作者要坚信“每一个学生都是独一无二的,都能以其独特的方式对人类文化做出有价值的贡献”,要“重视发展每一个学生的智能优势,挖掘每一个学生的智能潜力,满足每一个学生的学习需求,促进每一个学生的发展”。

加德纳的理论,我觉得其关键词是在“差异”,这是他开创这理论的基础。人脑可以开发的智能是多样的,要留意个体差异,引导他们运用各自的强项学习。若因这理论而把原本单纯的教学多元化,反而会压抑学生个性的发展;过于注重多元的平衡发展,反而打造了平庸。

要走向多元,得先尊重差异,万不能抱着这个最好最正确的心态。鸿雁高飞固然美妙,燕雀低旋未尝不可。不懂得尊重差异,多元便要成为空洞的口号。生活在多元民族、多元宗教、多元语言的国家的人民,更该有这样的认识不可。

多元智能理论打开教育者的视野,不再以大人本位划定终点让学生冲线,而是让学生开展他们各自的潜能。不是每个学生都富有音乐细胞,也不是每个学生都具有逻辑思维;理性固然可贵,感性也有他开展的空间。只有看到差异,才能施展多元!

注:

① This theory suggests that traditional psychometric views of intelligence are too limited. Gardner first outlined his theory in his 1983 book Frames of Mind: The Theory of Multiple Intelligences, where he suggested that all people have different kinds of "intelligences." Gardner proposed that there are eight intelligencesVisual-Spatial, linguistic-verbal, logical-mathematical, bodily-kinesthetic, musical, interpersonal, intrapersonal, and Naturalistic.  link

《星洲日报·东海岸》27/06/2021



2021年6月26日星期六

【佛128】您关心这个数据吗?

 “渐修顿悟”系列之128

25/06/2021



2021年6月20日星期日

【307】师范学院的产品

        师范学院(IPG)有两大文书工作,一是依据学术资格鉴定机构(MQA)的规定,二是国际标准化组织(ISO)的质量管理体系(QMS)。

有些人以为文书只会加重负担,意义不大。其实若排除消极地照章行事的工作态度,这些文件是深具指导价值的,可以成为工作的指南。

过去,师范学院依据的是2015年推出的ISO 9001,今年则开始推介EOMS。这是2018年推出的ISO 21001教育组织行政系统,是专为各类型教育机构量身制定的。之前我们经常批判教育管理不该和工厂管理一样,太过于注重标准化作业程序,以及生产模式化的产品;EOMS的推介则是一种改进,专为教育而服务。

EOMS对“产品”(products)的新定义,叫我颇感赞叹。过去我们把学生视为产品,相关利益者(stakeholders)则是教育部、学校、家长、社会等。但EOMS提出的“产品”则是用于教育服务,有效支持教学的有形或无形的东西,包括实体和数字化的产品。它可以由任何单位或个人所生产,包括学习者(learners)。“学生”则是通过教育活动,发展个人能力的学习者。

把师范生视为产品,的确有物量化人力之嫌。当局只需要依据市场的需求,提供足够的产品便可以交差。这样的观念是不符合现今社会的需求的。国家既然大笔注资建设师资培训机构,投入大量的人力和物力,且学生得用五年时间获得专业资格,那么其产品必然是要符合市场的需求,足于担当教育任务的有能力者。所以我说EOMS的主张很先进,很有参照价值,可以成为工作的参考文件。

改进后的文件指出师范毕业生不是产品,他们的能力(competence)才是。师范生被定位为学习者,同时也是受益人(beneficiary)。他们在学期间,必须注重如何提高自己的教育能力,以确保他们是接受了专业的训练。毕业后投身职场,他们的教学能力更受到关注,因为那是师范学院传递给他们的“产品”。

即连讲师也必须调整观念,更加重视能力的培养,而不是为学校提供人力支援而已。是哪个科目的讲师,就必须具备哪个科系的专业能力。学院生毕业后,利益相关者要看的不是有多少教师投入职场,而是他们具备哪些能力。

注:

  EOMSEducational organizations Management systems的简称,详细文件可以看链接 

《星洲日报·东海岸》20/06/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