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17日星期日

【224】教育要主动作为

有时我会想:我们何以受政治人物影响那么深?他们一个喷嚏,全城便要大伤风了!白鞋换黑鞋,讲了几个月还方兴未艾;统考认证,成了华社的主要争取议程;考不考试,化为教育主轴……这是正常的吗?

正规教育其实不过是教育的一环,真正的教育决定在生活,取决于家庭。经验告诉我们,一个人的成败,并不是学校教育(尤其分数和成绩)所决定的。成功的企业家,多少位曾是学校的尖子?成名的艺术家,又有哪几位考过前三名?成绩考得好的,就只能回到学校当老师。

我们早该反思教育的作为,尤其是对学生的评估。不会答题的学生,真的是智力比别人差吗?语文的障碍,真是学习成败的关键?考试真考在重点上了?

深圳有老师让一年级学生创作故事。我们的老师听了,一定哗然!一年级?豆大的字都不认识,笔画笔顺还没有掌握,哪可能创作?于是,我们的教学始终重视执笔写字,三两年下来,学生的创意早被磨灭,炼成了考试精英。另一边厢,深圳学生却通过手机,用语音创作了一个又一个的故事。

如果真考量孩子们的未来,我们就该以学生的成长为专注点;如果真关心孩子们的教育,我们就该化被动为主动,为他们打造更好的学习条件。非正规教育得以和正规教育并行发展,教育才取得平衡稳健。

直凉一批教师和家长明白这个道理,主动组织起来,拟设立图书馆。他们希望通过书香环境,普及亲子共读的理念,让阅读走进孩子们的童年。他们憧憬有了图书馆后,通过故事会、知识讲座、荐读活动,让大人及小孩不断学习,共同成长。

为了落实理想,他们今日办了一个“加油站小市集”,让大人和小孩发挥创意,展现各种活动,以筹募资金。募资是其次,出席人数和投入程度,无疑给发起人打了强心针。活动还得到扶轮社赞助的共享书箱。这是该社自林明华小创设书箱以来的第12个书箱,为乡区带来更多的好书。直凉区州议员梁耀雯也受邀出席,在致辞时侃侃而谈地方阅读计划,可见当官的也深知民间的教育活动。

祝愿直凉的社区阅读计划早日落实,主动出击取得成果。

《星洲日报·东海岸》17/11/2019

2019年11月16日星期六

【佛44】发言岂能不谨慎?

一位教内朋友在中大事件发生后,即发帖谴责香港警方,并给学生加油打气。我不同意这样的做法,于是联系他私聊。

他给我两大理由:一是神圣学府不容被侵犯,二是脸书不过是记录个人感想的地方,不会造成什么影响。

针对前者,我的看法是:香港民众的诉求已经复杂化,本来师出有名的社会运动已经转化为频仍的暴力和破坏,我们这些“局外人”还要鼓动他们继续,引发更加严重的后果?资讯的发达让我们眼花缭乱,身为佛弟子,学习应用智慧去辨真伪,不是比急着表态要好?

大陆朋友干国祥老师今天发了一篇文章,发人深省。他问:“我支持谁?仿佛这件事的错对取决于网民的投票,但这不是在用投票决定真理”,又说“一触犯自己的‘自由意志’,就觉得对方一定是邪恶与谬误,反抗就一定是真理。”打人是错,用暴力是错,侵犯学府也是错,这些是妇孺皆知的。肯定这些“错”就理直气壮,不问缘由便判执法者“死刑”,这是佛教倡导的智慧吗?

对于群众力量,干老师说:“这种力量掌握在善良手里,它便是世界上最善良的力量;这种力量掌握在邪恶手里,它便是世界上最邪恶的力量。”可不是吗?人脑的操作,很容易受情绪影响。一般人是如此,学佛后还要这样?情绪牵动时,不是该先默念佛法僧,让情绪稍作沉淀,以发掘隐藏在背后的理智来处事?

“你可以说香港大学生没问题,也可以说香港大学生问题太大了。”干老师因此说:“站在不同的立场上,这个问题的答案绝然相反。”所以他主张这是“立场的真理,不是科学的真理”。“偶然投身于这些运动之间,也别太高估自己的理性与正义性,除非你洞察了自己,洞察了人性,否则很可能就是被卷入了浪漫,还自以为曾经为了独立、自由、正义而奋不顾身。”我们尤其担心的是,“奋不顾身”的“伪正义”,往往又会牵动他人,让他人跟着我们犯错造恶业,这肯定不是佛说的智慧。

至于后者,我亦难以苟同。我们不再是童子,可以无忌发言。我们的言行,虽不至于成为表率,但却不能低估它可能造成的影响。网络垃圾言论太多,我们该“环保”,不要再加重网络的负担,岂能用“我的话语会造成什么影响,不是我可以控制的”来辩护?

某次听电台深夜的辅导call-in节目,我的情绪也受影响。上节目的是著名辅导老师,电话另一头是一名妇女,在投诉丈夫有多坏。不管妇女说什么,辅导员都以“是的,他这样很不对”来回应。我很惊讶,辅导员难道不知每个人在说话时,必先预设好对自己有利的话语?若得到肯定,岂不助长她的气焰,更有理由再闹下去?解铃不是尚需系铃人吗?

再说:一些行家不用脸书,就是因为脸书没有隐私,谁都可以看,谁都可以引用。就算是同温层的“朋友”,也难保他们不受我们的言论影响。有一次一名佛教领袖信口批评UPSR考试,我的情绪让我忍不住调侃他,他辩解:“我不过随口说说,是我对自己的想法的一个记录,你紧张什么?”可是,他忘记他是兼职老师,也有他的学生。我看看跟着起哄的名字,便联系好几人私聊。果不其然,他们都爱师心切,把我视为共同敌人,害我得花上不少时间开解他们。

我们发愿学佛,就该努力在生活中贯彻智慧与慈悲。我们还是凡夫身,在学习过程中,对自己的要求要更加严格。还没有说出口的话,要三思,谨慎发言;说过的话,就要负起全责,如果有错道歉收回是必要的。愿不忘此心念学习!

“渐修顿悟”系列之44
15/11/2019

2019年11月12日星期二

【223】别开生面的毕业礼

上周六(2/11/2019),我应胡億晶老师的邀请,到霹雳州冷甲华侨小学参加了六年级学生的“点亮课堂的一束光”分享会。这活动其实是展示胡老师三年来带这班学生阅读过程中制作的成品。师生参加了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协会办的班级读书会①,三个月读一本儿童文学名著,至今读了十一本。

学生展示的有初读时的成品。例如他们摘录书中精彩的句子,写在自制的书签或小饰物上;有时他们按照自己的理解画出书中的人物;有时制作精彩语录本,保存书中感动自己的句子,并排版配图;有时制作流程图,把故事情节勾画出来。

随着阅读量的提高,学生制作的成品也越复杂、越精彩。例如第三期读《俄罗斯娃娃的秘密》,学生如八仙过海,各自制作阅读记录,按内容自选课题,自选材料书写。例如一位学生编订的目次是:内容思维图,故事简介,我比较喜欢哪一个家庭,人需要安静角吗,我的读后感等。

这里头有老师的方法指引,有学生的配合与再创作。这样的阅读记录,远甚于每周被规定书写的读书报告(NILAM)。不过,胡老师并不满足于这样的浅层阅读,她还会引领学生深度阅读。

学生可能会写一封信给作者或书中的人物,把自己想对他说的话写下来。内容有安慰、劝勉、鼓励、谴责、询问等等,都是他们感受故事后的反应。他们有时进行话剧表演,并在表演后书写报告,例如报道导演的工作、演出时犯的错误、对不起我的组员、我们用的道具等。

他们也会制作书腰,用三言两语推介书本,夹在书本封面。他们也会给书中人物的好坏分等级,并详细写明原因。他们甚至延伸到讨论社会议题如:如何防止家暴?家庭里不能有太多负能量!我喜欢/不喜欢学校的五大原因等。

观展的家长都很受感动②。他们不但聆听了学生充满自信的讲说,还见证他们成长的来时路。他们是怎样展开阅读,是如何从阅读中受益,过程中他们思考了一些什么问题等等,在这场分享会中一一展示③。

相对于一般在衣著和形式上下功夫的毕业礼,这岂不是来得更具意义?

注:
① 有关读书会的报道,可以参看以下链接:
http://faqing.org/forum/viewforum.php?f=94
② 例如有一名家长说:“记得孩子开始读第一本儿童文学书时,他是多么地不情愿,次次都哭喪着脸向我投诉……三年之后的今天,孩子亲口对我说:妈,我心里非常感谢老师教我华文,让我爱上了阅读并明白如何去读好一本书。在点亮课堂的一束光分享会上,看到了孩子们展示他们三年来的作品时,我深感欣慰也很佩服他们的学习能力。感恩老师辛勤的培育,给孩子们播种知识,让孩子们在童年里留下了如此美好的一幕。”
③ 一名学生说:“我们6K班遇到了这样一位特别的老师。她特别在哪里?她就是特别在她不只是阅读,她还悦读。她把阅读与读书会这两件看似平淡的事织成了美丽的梦,传授给了我们。” 字里行间看到孩子们从读书会中得到的启发和成长。

《星洲日报·东海岸》10/11/2019

【佛43】我对三宝的一些想法

“渐修顿悟”系列之43
08/11/2019

2019年11月4日星期一

【222】从南京家长疯了说起

中国网民近日疯传《南京家长已疯》一文①。这是指向官方展开的减负行动的批判。

网文指官方:先是各种“不许”——不许补课,不许考试,不许公布分数,不许按成绩分班;接着是抵制各种作业本;最后还减少课时,下午3点就放学回家②。作者调侃说:“照这个趋势,南京市民的下一代有望成为率先进入世外桃源的第一批山顶洞人。”

结论是“家长面临这一浪接一浪的素质教育改革,喜出望外,泣不成声,已经高兴得走火入魔。也许,用不了多久各位的孩子就会成为一个活泼灵动、热爱生活、轻松愉悦、心智健康的学渣”。素质教育培养出学渣?讽刺意味何其重。文章批判“快乐教育”道:“今天你闹着减负,明天升学考试会为了你而降低难度吗?还是高考会因为看你快乐而特招你?”并直呼“砍掉作业,取消考试,这种一刀切的做法不仅不负责任,也并不制造快乐。”

看到这里,您是否感觉也在说着我们?这里推动的快乐学习、减负政策,迎来的也不是喝彩,而是更多负面的评价。

细究事件的前因后果,恐怕还是我们的教育生态使然。社会早已习惯精英式的教育,你教出5A,我就培养出8A人才;真要改变,恐怕不是官方的几条减负政策就做得到。正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若不以有效的替代方案改变大众的教育观念,民间对官方的政策改变若不是敷衍应对,便是静观其变,始终提不起热情。

教育观念改变不像电脑系统重置那么简单,它与正施行的教学模式、方法、目标,还有评估成绩的体制,乃至教师和家长的心态、职场整体环境等问题息息相关。如果废除低年级考试,却不知高年级怎么做;如果谈减压,却没有学习方向的新导向,再好的新政策恐怕最终也沦为口号。

只有体制的真实变化,大众的教育观才会逐渐调整过来。我们或许也该从南京的事件吸取教训,加强官方的改革力度和面向,做更周详的通盘计划,不但推行新政策,也加强像相关利益者(stake holders)讲解说明,以得到他们的支持与协助,群众一心,力求改变。

注:
① “格十三”微信公众号:
https://mp.weixin.qq.com/s/p-6vjR60JrbcMGND_07rLA
② 据悉,最新引发争议的是与江苏省并列的教育重镇浙江省教育厅的指示:“10月28日,浙江省教育厅会同省委网信办等14部门联合起草《浙江省中小学生减负工作实施方案(征求意见稿)》,规定小学生到晚上9点,初中生到晚上10点还未能完成家庭作业的,经家长签字确认后,可以拒绝完成剩余的作业,教师不得对有此类行为的学生进行惩戒。”

《星洲日报·东海岸》03/11/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