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9月25日星期日

【61】让思维多点激荡

我应马华教育咨询委员会的邀请,给他们策划了“马来西亚小学华文教育展望”的教育研讨会。本来以为只是办一场的,后来却变成“巡回演出”,在东西马办了七场。

“研讨会”这个概念,对我国小学老师还很陌生,大家比较熟悉的是参加汇报会、讲座、培训营、研习营、座谈会等。即使参加过研讨会,留下的印象和参加一般的讲座也相差不远。国情使然。

我在南京留学期间,有次奉师命参加一项国际研讨会。参加者不过二十来人,主题演讲后,活动分组进行。小组成员得报告自己的论文概要,每人只有十五分钟,不得不简明扼要、直入正题。过后的讨论时间,比报告时间多三倍,与会者或是提问,或是评议,没有浮夸,不需客套,就环绕课题而谈。这样的会议,你不必迁就听众水平,花时间解说概念,你只需把你的研究成果报告出来,再听听其他专家的意见。因此,参与的人收获最丰。

我很希望把这样的风气带到马来西亚。所以,当受邀策划这个研讨会时,我始终坚持:一要专业,讨论的各个课题都要环绕研讨会的主旨进行,而且紧扣教育理念进行,不要在技术层面打转;二要互动,先进行分组讨论,尽量让老师们都有机会开口说话,也给其他人机会作出回应,最后才作综合性交流,让大家知道各组谈些什么内容。

因此,我们的研讨会是构建一个平台,先让学有专长的老师发表他们的工作报告,启迪其他老师的思维,让大家的思考聚焦,然后各自抒发自己的观点,作出回应。我告诉参与者:“研讨会没有标准答案,你来了,你听了,你看了,你想了,你说了,就很好了!当然,你回去后,可以做得更好。”

目前,在会上可以提呈工作报告的老师不多,但是,只要我们坚持办下去,相信以后有更多老师可以在研讨会上发表自己的工作心得,做个视野开阔、自觉、有反思力、有方向的专业教师。

《星洲日报·东海岸》25092016

2016年9月18日星期日

【60】笑对江湖

我在脸书更换了头像,用了一张吐舌头扮鬼脸的猴子照片,乐坏书友,哗笑不绝。一名资深校长却给我留言:“颇有笑傲江湖之气概!”我赶紧回复:“傲则不敢,但从事教育工作者,不能没有笑对江湖的勇气!”

其实,大家都知道孩子们学习的目的是什么,没有多少人真相信考试代表一切,文凭是万灵丹。可是,在一个所谓的“现实”的奴役下,大家甘于就范,乖乖低头。当老师的,无权无势,更要受到各造摆弄支配,上司、各级官员、同事、家长等不一而足。

我写过好些散发正能量的文章,一些同道看了,还是不胜唏嘘地说:希望上级看到了会改变,不然……也有人穷追猛打,坚持教育要改革,就必须从政策上改变;政策不改,教师们自发的行动不但徒劳,而且还增加负担。致力改变的我们反而成了怪胎异种。

好些年前,我读到倡导人间佛教的印顺导师谈释迦牟尼,说佛典中称他所处的迦毗罗卫如何富裕是假的,真相是它不过是两大强国的附庸,在这样的条件下,即使释尊当上国王,也拯救不了民族国家。所以他要另辟蹊径,寻求一条可以解放全人类的道路,出家修道后最终成为人天导师。“另辟蹊径”四个字给我印象非常深刻。

这样的认知,使我很容易体会鲁迅说的“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圣人教门徒的“山不来就我,我便去就山”;乃至近代佐藤学教授走进学校,改变教师的“由下而上”的教育改革。面对一些我们权限范围以外的事务,我们岂能就此认命,坐以待毙?此路不通,就另辟新路;路,是人走出来的!

我们都教学生要有毅力,要勇往直前,但是如果连自己都无法抗压,要如何引领后进呢?持有“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的气概是要有的。教师越清楚教育的本质、所服务的对象、努力的方向,脚下的一步就会越稳健。我们并非逆向而行,为什么不能从容面对种种刁难?

面对学生,我们可以低头;面对指责,我们应该冷对;面对困难,我们必须笑对!

《星洲日报·东海岸》18/09/2016

2016年9月11日星期日

【59】一年级的考试

有老师给我看一年级的考题,是阅读测试题。篇章近百字,读后回答七道问题,其中有“写出小老鼠当时的心情”,还有“小老鼠最后发生了什么事”。这是本试卷的第22-25道题。

看了以后,我想起我的学生实习时的教学。那堂课,他教汉语拼音,教学目标是辨识送气音和不送气音。本来,要确认学生是否能够辨识送气音和不送气音,最直接的方法就是让学生拼读,例如读出po和bo,de和te等;可是,我的学生在考查时,却是让学生根据所派下的汉字,要求学生读准字音。这些汉字包括坡、播、得、特等。考查方法与教学重点不一致。学生如果不会答题,或者无法读准字音,是因为他不认识那个汉字,并不是不能把握送气音和不送气音。

同样的道理,考学生的阅读力,如果要读的文字太多,要书写的文字也很多,学生不会作答,是不是表示阅读力太差?

我明白校方用心良苦,提早让学生习惯六年级统一考试的出题方式,及早学会答题技巧。可是,这样的做法真的对学生有帮助吗?

前苏联心理学家维果斯基曾提出一个很重要的教育理论——最近发展区。他把学生的学习划分为三个圆圈:内圈是学生所能做到的,最外圈是学生做不到的,中间的圈则是学生在指引下做得到的。教学就是要让学生在引导下做到他可能做到的项目,即为“最近发展区”。一个好的教师,是有能力把学生引向“最近发展区”学习的。一直把学生导向不可能区域的,会挫败学生的学习兴趣,长期如此,则使他们厌学。

教学是如此,考试是不是也要如此?形成式测评是要查看学生是否已经掌握所学习的,以检视教学效果;总结式测评则是要区分学生的能力,以让教育执行人另作规划。前者会有一个标准要求学生达致,后者是比较之下才可以区分高低,分数只是一个参照,八十分的意义是在比较之下才知道是高分还是低分。

小学一年级的考试,该定位在哪儿?这是从事教育工作者该深思的关键问题。

《星洲日报·东海岸》11/09/2016

2016年9月4日星期日

【58】让孩子快乐学习

八月,立卑师范学院一连办了几个给小学生参加的活动。其中以儿童文学嘉年华最受注目。那是一整天的活动。在师范生的带领下,小朋友和大人一起唱儿歌、诵童诗、听故事、看图书、演名著,其乐也融融。

孩子要回家时意犹未尽,家长说难得见孩子那么开心学习,带队老师则说这样的活动让他反思学校的工作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是的,学校似乎已经偏离了它的轨道,成了竞技场,让孩子们为了一个目标而角逐,争看谁是最后胜利者。

我教中学时的一名学生告诉我:“我找工作时,文凭似乎没有什么作用。可是,为什么现在连小学生都要为了毕业文凭而典当他们的童年?”好一个“典当童年”,叫我震撼!我不其然想起史铁生所说:“一个人长大了若不能怀恋自己童年的痴拙,若不能默然长思或仍耿耿于怀孩提时光的往事,当是莫大的缺憾。”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发布“面向21世纪”的工作报告时强调:“学校教育不该是手段,而是目的。”意思是说从事教育工作者应该改变心态,不要把小学教育当成是为未来而准备的工作,而是要小孩子在学校时就完成学习的任务。所以他们提出教育的四大支柱,以“学会求知、学会做事、学会共处,学会实现”为教育重点。我们也响应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倡导,但是方向却似乎背道而驰。我们在致力教学生“如何答题、如何考试”。

如果说卯足劲帮助学生应考,最终会有“数万元分红,终身津贴三五千”,还情有可原,至少这是为了一个目标而努力的手段。可是,小六的成绩有何作用?可以进入名校?可以得到奖学金?可以找到工作?

我们的想法比较单纯,小学阶段,可以让孩子们在接触语文中学会思考,在思考中学会使用语文,这就是最好的学习。“思考”岂不是求知、做事、共处、自我实现的最关键条件?“会思考”岂不是终身学习的必备条件?让孩子们在学校教育中就完成学习的任务吧!

《星洲日报·东海岸》04/09/2016

2016年8月28日星期日

【57】语文教师的五层境界

我认为语文教师有五层境界可以追求:依序是第一层教应试,第二教教材,第三教语言,第四教能力,第五教素养。

“教应试”很实际,看到眼前的效应。中学时期我就遇过一位教应试的奇才老师,他自己先后考过18张高级教育文凭,科科都考获甲等。由他教我们学习,考试自然有斩获。这位老师传授的是如何预测考题,如何答题,以及如何与阅卷者玩心理战等。我没有传承这套功夫,因为不屑于这样的学习方式。

“教教材”很忠心,绝对符合当局定下的工作要求。课本收录多少个单元,每个单元有多少教材,教师一定会在指定的时间内完成。如果赶不完教材,教师会有愧疚感,总觉得自己没有尽到责任。至于教学效果如何,这就不是考虑的重点,重要的是我教完指定的所有教材。

“教语言”是尽本分,坚守职务。把语言当成一门学科,有很多内容要教,从识字、写字、读音、构词、同反义词、成语,到造句、组段、修辞……教师坚信只要传授好这些语言要素,学生的语文能力便会提高。教学过程就是反复练习这些语言的项目,达到规范的程度。可是,这一来,语文成了乏味的知识,学习成了一种负担,缺少了创造力的培养。

“教能力”是以人为本的教育,重视培养儿童的能力。语文基本能力环绕在“听、说、读、写”之中,教师会谋求各项能力的平衡发展。听要听得懂人家的话语,听出轻重、把握要点、建立意义关联;说要说到要点,有效表达自己心里所想的;读要有能力解读,并通过阅读获取新的信息和感悟;写要准确表达,我能写我所思。

“教素养”是传递民族文化香火,使学生热爱母语文化,关心并尊重母语,养成丰富的语言感觉,并将语言文字包含的文化素养转化为自己的文化素养。这不是刻意去传授的,而是让学生在实际的语言环境中成长,通过与语言的接触,修正、修补自己的见解与观点,创造新的观点与思想,使语言成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项目。

《星洲日报·东海岸》28/08/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