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9年1月14日星期一

【180】别怕输在起跑点

我让学生说说他们学习华文的经验。

一位学生说:“我从小就喜欢阅读,总是找小说来看。结果,小学考试成绩总是比不上同班同学。可是上了中学,我的成绩却比他们好。更显著的是,我喜欢华文的意愿一直没有改变,他们却开始厌倦,就连中五也不愿再报考华文。”

这个说法挺能反映我国华文教育的实况。

过去小学的华文过于偏向二语教学模式,注重语文知识多过语文能力的培养。学生应考,可以凭记忆获取高分。这名学生输在起跑点的原因就在这里。实际上,他因为勤于阅读,语文素养已经超过同年龄的人,只是不会应考。上了中学,他的语文能力才逐渐显露出来。相对的,那些在小学靠死记硬背的,根本感受不到语文学习的乐趣,上了中学,不再有华文学习的环境,心理上便容易抗拒,最终放弃。

中国有更极端的例子。有一名小学生因病住院,无法到校上课。母亲请教了老师后,就买优秀的儿童小说给孩子在病床上阅读。数个月后,孩子回到学校,语文能力竟然超越同班同学,叫勤于教学的老师难堪。

母语是习得的,只要有语文环境就能自然生成。阅读就是上好的语文环境,尤其是阅读优质读物。二语得要学习,得遵循“由字到词,由词到句,由句到段”的规律,过程免不了要靠记忆背诵。如果在掌握一定的语文规则后,不转换为习得,学习二语便将会是一份苦差。

上述学生的案例,正好说明这种情况。我的学生用母语学习的方法学习,虽然输在起跑点,却笑到最后。他的同学用二语的方式学习华文,结果最终选择放弃。

语文测评的方法,也影响着语文学习的方式。考试注重规范,注重知识,学生就会死记硬背;考试注重语文的表达能力,考生学习便没有压力,可以按照兴趣,在不自觉中不断提升语文素养。

华文老师教学必须用正确的方法。若按照二语规律,要学生死记硬背,恐怕也要扼杀了许多学生学习母语的兴趣,让华文提早宣告死亡。

《星洲日报·东海岸》13/01/2019

2019年1月6日星期日

【179】只缘身在此山中

我喜欢看足球赛直播。看球赛时我不只等进球,而是从教练、球员到候补都会留上心。球赛进行时,常见一些超级球星在旁边热身,球赛进行到最后,如果教练招来,他们依然得高兴下场替代他人,哪怕球赛只剩三分钟。曼联现任教练索斯吉尔当年就是这样的候补,常常助球队挽狂澜于既倒。

球员都展现了高水平的专业素养。现实中,不只是球赛,职场中的我们都该遵守职业操守,做个高素养的专业人士,不能处处只把个人利益放在首位考量。

回首我的工作生涯,最大的挑战是2002年学院搬迁事件。当时我在关丹师范学院(MPTAA)执教,传闻学院将搬迁到立卑。消息确认后,当局撂下狠话:不想去的请离开。结果,英文系的同事当机立断,都转到毗邻的工艺学院(POLISAS)去了。当局这才急了,下达命令,不准讲师再离职。

讲师们早在关丹定居多年,产业、家人、业余的事务,都在这里,要转到那么远任职,可有多不便啊!于是,大家使尽浑身解数,找政坛高层的有之,找苏丹陛下求救的有之,直闯部门理论的也有之。时而带来好消息,但大多数时候是灰头土脸。

折腾一番后,最终尘埃落定——6月份搬迁!华文组选择亮丽告别,耗几千块租用关丹青年中心,来场告别演出。原以为关丹人会同情我们,可容纳千人的偌大的礼堂却只坐了一两百人,气氛比当晚的空调还冷,真愧对当时为我们跨刀的红牌DJ李观发、纪展雄。《小猫搬家》还是让大家乐了:“搬家咯,我们赶着收拾……不搬了,我们……,又说搬了……唉,大人真麻烦!”

搬迁那年,我的三个宝贝分别是二岁、三岁、四岁,太太是律师,也得遵守职业操守,不能说走就走,丢下客户的文件不理。因此,我是只身上路。还好当局体谅我们,允许暂时脱双的单身汉整十人共住宿舍。夜深人静时,有资深男讲师会泪流满面地哭说太折磨人(menyeksa);也有讲师用电话监督留在关丹准备应考的儿子读书;更有讲师狠下心,每天往返(上班8小时,开车8小时,睡觉8小时)。虽然同在彭亨州,两地距离250公里,路况又不好,单程最快也要3小时半。

一晃就17年过去了,同事们大多都退休了。星期五傍晚、星期一清晨的路上,早就不再有并行者,现在落个千山我独行!回想1991年应征面试时,由于表现良好、马来文流利,面试官向我建议,让我进入教育系当讲师如何,我说不,教育系讲师不难找,华文讲师却如凤毛麟角,我还是乐于当毛角。30年下来,试过一个人扛着整个华文组前进,也试过9名同事的辉煌共事。人事沧桑,不变的信诺是我们都坚持要保下彭亨州师范的华文组。

我毕竟是个公务员,身在此山中,便得做好山中的角色,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

《星洲日报·东海岸》06/01/2018
图片说明:从关丹到立卑有三条路选择。A是穿越垦殖区,路程比较短,但垦殖区里有牛羊在路上溜达,特别是水牛,喜欢坐在大路上取暖,天黑经过,由于牛皮和柏油路颜色一致,不容易察觉。因此A是属于高风险路。B是从淡马鲁收费站进入,穿过而连突市区,走一段约60公里的山路到立卑。C是直走大道,加叻才出收费站。穿越文冬、劳勿到立卑。远得多,但是路况较好。年底季候风时,我们得留意水灾报道,这条路一般上不会有水患。

2019年1月1日星期二

【178】别再让小学生说假话

一名实习生要二年级学生说他们想要做什么。学生甲说他要当警察,因为可以抓坏人。话题一打开,跟着下来的学生都说“要当老师,因为可以教小朋友读书写字”,“要当兵士,因为可以保卫国家”等等。

一轮口头说话训练后,老师让学生把刚说过的话写下。学生不但写,还有时间画画,给他们的句子插画,画医生、画警察。

一个小时后,实习生拿着部分学生的习作本,准备和我议课。看着他心满意足的神态,我故意泼冷水地问他学生在这堂课学到了什么。他们写的句子是他们这堂课学到的,还是他们本来就具备写句子的能力?我们并非那么功利,要学生每堂课都学到具体的东西,而是希望在正规的学习时间中,儿童会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

二年级学生真懂什么是志愿吗?他们已经知道自己长大要做什么?立愿想当医生的,真是为了给人治病?这些是不是常识性的标准想法?一味鼓吹常识性的写法,学生便养成作文千篇一律的习惯,野餐一定到波德申,忆友一定要有照片掉下来。我们要延续这样的语文学习文化?

明显的,这堂课学生是在学语文,学习如何用规范的句子表达一个相对完整的意思。只要学生完成这个任务,老师就释怀,认为目标达致。这样的课型,如果是在教马来文或英文是正确的,因为孩子需要学习如何掌握二语的使用规则,学会用语言作基本的沟通。可是,这是一堂母语课,岂能如此苟且?

过去的语文教育走的是这样的路子,步入信息时代后,大家都在强调21世纪的教学,不是更该注重学生用语文来培养思维力和表达力吗?训练学生思考和表达,不正是他们迫切需要,并能应用这种能力应付未来吗?

实习生辩说他本来要让学生说说他们想做什么,并说明原因的。岂知最后却演变成大家都那么一致地写我的志愿。我笑说这就是“先说后写”的弊病。先让学生在课堂上习讲,他们很容易便要相互受影响,结果写的东西相当一致。二语的培训才要“先说后写”,以便掌握语文表达的规则。母语课可以省略这一点,因为学生早就掌握说的能力。要把“写”放在和“说”同等的地位,都是训练学生表达的。

我鼓励实习生上母语课,要不就让学生学习思考,要不就让他们学习表达。前者通过听读,后者通过说写。如果是后者,一定要激发他们学习表达自己所思所想,不要只是停留在技术的层面,只是学语文,写出规范完整的句子。用语文表达自己的想法才是母语学习的重点。

《星洲日报·东海岸》30/12/2018

后记:课堂实录与议课记录(第7楼开始):
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893&postdays=0&postorder=asc&start=0

2018年12月23日星期日

【177】不要迷信数字

先讲个童话故事:

动物农庄换了新领袖,他是个素食者。他对跟班羊说:“我决定在农庄里推行全素食。为了表示民主,明天开始你们去收集数据,问一问谁支持素食。”

10天后,数据显示,90%的受访者支持农庄内全素食。猫狗很不服,但却又无可奈何。只有跟班羊知道,因为他们受到指示,只访问牛羊,牛羊占农庄居民的70%。

以上虽是童话,却反映了事实。我们常常就是在数字上迷失,因为收集数据的人往往会按他的构想去收集有利他的数据,所公布的数字,却让大多数人误以为是事实,对某种情况做了定论。

报载:“教总进行的华小推行小学标准课程(KSSR)调查显示,超过半数学校的教师认为,修订后的一年级课本,包括华文、马来文、数学及科学都不符合一般学生的学习能力,影响学习。调查显示,除了英文科,上述的课本内容过于深奥。”①

这个调查数据说明什么?大多数人会根据所公布的数字下定论:新课本太深奥。然后,还可以进一步下结论说这造成学生对学习失去兴趣。有了数字支持,论述者讲述时可以说得更大声。

极少数人会质疑数字而问:调查对象有多少人?如何选择调查对象?“半数学校的教师”指的是什么?是不是以学校为调查单位?若然,要多少位教师才能代表一所学校?如果要论证“难易”,该用什么来衡量,只凭受访教师的看法够吗?有没有采用三角检测法?

这些都是进行定量研究时该注意的事项,只有搞学术的人懂,一般人不管,他们只听报告、只看数字。

数字可靠吗?相传马大曾有一名校长不被续聘的原因是:“马大在2004年排名第89名、2006年跌至第192名、第二年又跌出前二百名。”②如果这个说法属实,将是一个笑话。

我们该关心的是有关大学排名是谁做的?他们是根据什么来排名?可比性是如何建立?2004年的这份报告是由英国Times Higher Education Supplement发布,目的是要提高英国大学的排名,以便和美国大学争一长短。其结果是牛津和剑桥大学排在第5和6位,超越耶鲁和史坦弗大学。当时的舆论就针对其评估标准提出异议,其中最引人诟病的是占50%比重的校誉。这是由伦敦调研公司定向发问卷让人选是否知道这大学,1300份调查卷,还是定向发的。这是做不了准的。第二年,THE的调查将这项目下降到40%。简而言之,如果不仔细看调查的方法,以及方法的调整,只迷信数字是不可靠的。

《星洲日报·东海岸》23/12/2018
注:
①:南洋商报20/12/2018报道:
http://www.enanyang.my/news/20181220/%E9%80%BE%E5%8D%8A%E6%95%B0%E6%95%99%E5%B8%88%E8%AF%84%E4%BB%B7%E8%B4%9F%E9%9D%A2-%E5%8D%8E%E5%B0%8F%E6%96%B0%E8%AF%BE%E6%9C%AC%E5%A4%AA%E6%B7%B1%E5%A5%A5/

②:《大纪元》报道:
http://www.epochtimes.com/gb/8/12/22/n2371323.htm


2018年12月17日星期一

【176】不要闻鸡起舞

我在沈慕羽教师奖颁奖仪式上勉励教师不要“闻鸡起舞”,是我的肺腑之言。

这四字本是褒义成语,指的是东晋名将祖逖年轻时,清晨一听到鸡啼就起床练剑的励志故事。我打上引号后,这个成语遂成了贬义,意指一个人没有自己的主张和立场,只跟着外在的号令行事,鸡一鸣便情不自禁舞起来。

在社交媒体上,我常看到的就是闻鸡起舞的现象,继而还百犬吠声的热闹不已。政治人物一声哈嚏,台下一众便大伤风。例如教育部长大谈教育兴革,提及白鞋换黑鞋,教师便大谈废白鞋的利弊,兼评部长的素质。其他诸如统考认证、电子课本、废考、拉曼拨款等,都吸引教师的注意力,骂者有之,叹者有之,疏落中亦夹杂赞叹之音。

部长、各级教育部官员固然掌握一定的权力,但教育的工作并不完全由他们说了算。教师该有自己的立场,知道所为为何,亦知为何而为。我们的工作,当以国家教育哲理为指南,以学生的成长为首要关注的事项。我们并非为长官而服务。

以近期的填写个人电子档案为例,这不过是当局依据几个世纪前的工厂流水线作业方式,要求教师填写各自的工作性质,以便缺勤时他人可以接替。孰不知,教育工作是科学也是艺术,岂能如此标准化接替?涉身其中者,真要闻鸡起舞,认真应对?

先秦有一首《击壤歌》,相传是赞颂帝尧之世,天下大和,百姓击壤而歌的胜景。歌词道:“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于我何有哉!”我特别向往这样的一种境界。我按时做好我的工作,我乐见其成,“帝”有何“力”于我?

宋代司马光《客中初夏》写道:“四月清和雨乍晴,南山当户转分明。更无柳絮因风起,惟有葵花向日倾。”柳絮因风而飞扬,是因为没有自己的原则和立场,迟早要荡涤干净;只有那始终面向太阳的葵花,才值得赞颂。师者岂能不学葵花般稳健而坚定?

我们可以关注政局,关心政治,但没有必要跟着政治起舞。国家不是只靠政治人物来建设,你我都有责任要扮演。

《星洲日报·东海岸》16/12/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