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8年12月9日星期日

【175】小学生穿学士服

几年前,我在吉隆坡一家五星级酒店开会,遇上一所中学租用礼堂举行毕业礼。对一所贵族学校而言,这种排场并不稀奇,叫我惊讶的是毕业生竟然穿上完整的学士服、学士帽。犹有甚者,最近我在脸书看到国内好几所小学举行毕业典礼,竟然也让毕业生穿上学士服。

也许你会说我大惊小怪,幼儿园毕业不早就穿上学士服、拍博士照了吗?是的,但这阶段的儿童和大人的心态是特殊的。幼儿园毕业的儿童心智稚嫩,仍不知学习为何物;大人则对幼儿仍充满憧憬,备加呵护。幼儿园毕业就仿如一个成长礼、入学式,只图个热闹,无需太较劲。

学士服起源于12世纪,本是修道院的传教士长袍,由四方帽、流苏、长袍、垂布四个部分组成。后来,它成为获得学位的人在毕业礼上穿戴。各个国家一般都会定下特定的颜色和设计,来分辨不同学科的毕业生①。

学士服走向小学,我相信是从中国学来的。2008年北京中关村一小便给毕业生穿着学士服与老师合影②;2015年济南山师附小更给五百多名毕业生穿上学士服举行毕业礼③。市场因此打开,淘宝可以轻易买到儿童装的学士服。

小学生穿上学士服很亮眼,难怪受访老师会说“仪式对学生的教育意义非常深远”。“仪式感”近年来颇受重视,因为它给平淡的生活注入新的意义,在寻常中找到它的不寻常④。例如庆生、结婚周年纪念日等,都要求有一定的仪式庆祝,以加深其内涵。可是,仪式和形式不过是一线之差。缺乏内涵的仪式,就徒有形式,不但丧失其意义,可能还带来负面的影响。

穿学士服该多几分庄重,什么学位该穿什么礼服都该重视。中小学生穿上学士服,不见得励志,倒是凸显了主事者对“学位”的无知,以及对仪式的不理解。再说,大学毕业授予学位是件神圣、深具荣耀的事,把这样的荣耀降到低层的、人人可得的,学士服将大大消解原本该有的仪式感和荣誉感,取而代之的是错乱感。

不同的成长阶段该有符合自己的仪式来标记,错位只会破坏仪式感。

《星洲日报·东海岸》09/12/2018

注① :有关学士服的起源与演变,可以进一步阅读以下比较可信的资料:
http://www.academicapparel.com/caps/cap-gown-history.html
② 北京中关村一小的报道:
http://www.youjiao.com/e/20080710/4b8bc9066e032.shtml
③ 济南山师附小毕业礼:
https://m.sohu.com/a/100231150_416614/?pvid=000115_3w_a
④ 《小王子》对“仪式感”有很好的诠释,是狐狸对小王子提出的,特别有意思。

2018年12月4日星期二

【174】生命中的桃花源

陶渊明《桃花源记》写道:“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便舍船从口入。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

如果你有机会来到这样的一个人间胜境,你打算怎样观赏游玩?

我给你提几个建议:

第一,反正都来了,时间充裕,就随意浏览。吸睛的就逗留久一点儿,看细一点儿;不怎么样的就走马看花,走过就是;看不懂的,想办法找人问一问,多几分了解。

第二,找个地头蛇,和他建立起关系,最好是志同道合的,由他来导览,带你观赏胜境。

第三,找个地陪导游,由他来讲解,你听就是。

第四,参与当地举办的导览会,过后来个胜地常识测试,过关了可领取一张证书留念;幸运的,前十名还可以领取丰厚奖品一份。

要如何观赏游玩,任君选择,没有对错之分。想自我探索,想听专业导游千篇一律、随他胡吹瞎扯的,乃至想参与比赛,预先冲线换取礼物一份也罢,都只是一种选择。

人人心中都有桃花源,我们的生活不乏桃花胜境。如果你选择的是把它当竞技赛场,希望进入桃花源后会有具体“战绩”,有证书佐证,有奖品炫耀,那是你构建起来的价值观取决。

把桃花源当竞技场,便会出现精明的人来推波助澜。他们会提醒你“不要输在起跑点上”,会预先给你看过往测试的题目,会教你背牢答案,以便抢先作答,换取奖品,总之就是让你有“不枉此行”、“努力后的成就”的兴叹。

人生往往被如此看待,教育也是如此。教育是个过程,该是享受的,却被扭曲成竞技场,花样百出,亵渎了胜境。

我是不怕输在起跑线上的人,就连终点线也要被我否决掉。生命本来就是个万花筒,他人凭什么来决定我的色彩?导游的说法,只会抹杀我的发现;证书的颁发,只会僵化我的认识;奖品的派发,只会滋长我的功利心。我有我的选择,我有我的观察,我有我对自己生命的绝对自主权。

《星洲日报·东海岸》02/12/2018


2018年11月30日星期五

【173】我期待

一位参与会考批改的老师说:“我们都震撼了,孩子们竟然把‘我期待’写得那么好,让我们看到他们的心声。原来他们都深切感受到童年的消失,期待着那一片遥不可及的蓝天。我改变想法了!我们真不该用考试来局限他们,禁锢他们的思维。他们有能力表达出内心的想法,非常棒!成绩真的是次要,重要的是他们具有语文表达能力。背作文的时代过去了。”我为这名老师的说法震撼了!

各级华文科考试后,总有老师像猛张飞般狠狠地骂出题人,说什么“华人何苦为难华人”,吓走考生,逼学生不要再读华小,汉奸走狗云云。心理学家说,这是正常的自我保护心态——成绩放榜后,若考生成绩差,自己可早把话说在前头,各造不要怪罪老师;倘若成绩好,那可威风了,我可是名引导学生披荆斩棘的战士!

我真为出题的老师不值,他们很用心,尝试做出一些改变,却总是要当箭靶。作文该怎么考?写海边野餐记,课外活动的好处,还是我的自述?这些题目真可测出学生的语文表达力?抑或是学生的背作文,套写作文的能力?马来文作文去年考“我的志愿”,我觉得作为第二语文的学习,这是可以接受的。题目猜测得到,学生背范文应对也无所谓,因为二语本来就是为了学语文,学习如何用规范的句子表达正确的意思就好。

母语学习可不该是如此。学生该“我手写我心”,用自己的话语表达内心的想法。考试局有这样的醒觉,不是很好吗?前年的“请相信我”,去年的“我最想要发明的东西”,今年的“我期待”,都是出乎预料,却又不会让学生不知道怎么写的题目。类似考题不是更可以测试出考生的表达力吗?

我们常站在大人的角度看待孩子,结果低估了他们的能力,也局限了他们的思维发展。几年前,我为彭亨州小学生演讲比赛出即席演讲的题目。带队老师看到我的题目后便议论纷纷,说我站在太高的角度要求学生,中学生都未必能演说。后来,他们却为小学生的表现折服。第一名的学生,讲题是“师者父母心”,第二名的是“电脑是一把刀”,第三名的是“开卷不一定有益”,第四名“吃出健康”……学生都有能力演说这样的题目,说得头头是道,表现出他们的潜能。倘若不这样做,学生永远就是背演讲稿演说,只是在学习掌握演说技巧,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演讲。

我期待,期待我们的母语教育有朝一日走向更高、更有效的层次。

《星洲日报·东海岸》26/11/2018

2018年11月18日星期日

【172】教育是慢的艺术

词典大多指“百年树人”的出处是《管子·权修》:“一年之计,莫如树谷;十年之计,莫如树木;终身之计,莫如树人。一树一获者,谷也;一树十获者,木也;一树百获者,人也。”

我是怀疑这个说法的正确性的。这段文字强调人才的重要,治国首要培养人才,人才造就则无往不利,是为终身之计。“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则不然,它要说明育人是长远的任务,耗十年才可养好一棵树,百年才可培育人成才。当然,这里的十和百都只是概数,人生七十古来稀,百年才育人岂不叫人怅惘?

“百年树人”点出教育是一门慢的艺术,戒急勿躁。中华文化深谙于此,所以才有大器晚成、潜移默化之说。可是,现今人却大多害怕输在起跑点,急功近利,处处急着看成果,总怕吃亏,反而使教育脱离了正轨。

“废考”政策就反映出这个问题。好些老师和家长的反应是:没有了考试,就不知道孩子的学习进度了。考试真能测量孩子的学习能力吗?分数会不会是一种假象,欺骗了我们?没有多少人认真审视。我们只要看制度下打造出来的具体成果,忽略孩子背后学习的习惯和能力的培养。

这就好比大家都注重健康,忽略了长期锻炼,平衡营养的重要,却急功近利,靠服用以镇定剂、类固醇等包装的药物或“营养”食品,短期内或许效果彰显,长期却要得不偿失。不幸的教育也有这样的趋势,考试和成绩排在第一位,不断钻研的是应付考试的技巧和方法,学习的真义倒搁置一旁了。不信的话,去测试优秀生是不是爱学习、爱阅读、爱求知。

教学如果急于看到成效,可以采用最直接的方法——惩罚。藤鞭可以解决眼前的问题,效果是即成的,但这样的教育会更加远离孩子的内心,使孩子失去学习的兴趣,乃至厌学。只有启发孩子内心的自觉,把被动转为主动学习,这才是正确的教育做法。要做好这点,教师要有长远的规划,耐心给予孩子训练,引导他们探索、提问、讨论、自学,以培养终身的学习能力。若不如此,纵有漂亮的成绩还是徒然。

我们不要预先拉好终点线,让孩子冲刺。我们不怕输在起跑线,我们不要笑到最后,我们只希望最后我们能笑。好好体会这门慢的艺术吧!

《星洲日报·东海岸》18/11/2018

2018年11月14日星期三

【171】家校合璧,学生受益

上个月杪,重庆公交车坠江造成15人死亡。事后,官方从车内的监控视频发现,造成祸端的原因是一名错过站的女子与司机争执,进而动手打人,司机还手以致车子失控坠江。视频显示,司机还手当儿有个不寻常的动作,即大幅度左摆驾驶盘。据称这是不成文的习惯,一旦乘客闹事,司机都会如此,以便事后追究责任。万没料到的是这次的习惯性动作,却导致如此巨大的祸事。

中国网民对这次事故的总结是——情绪失控导致悲剧。妇女认定公交车司机失责,耽误了她的事情;司机则认为既然已经开口提醒,过了站就不能再停车下客。两人有各自的道理,都认定自己是对的,理直气壮下引发争执,进而情绪失控造就了祸事。

在这人心浮躁的社会,类似的情绪失控个案常有发生,若没有酝酿大祸便少人关注,习以为常了。学校便常面对类似的情绪失控问题,或是老师失控伤害了学生,或是家长失控与校方纠结;进而用社交媒体渲染,你说我恐龙,我骂你怪兽,以各自的理由相互批斗。乍看之下,似乎只是个案,所以也没有引起关注,各造没有进行深刻的反思。

教育,本是老师、家长和学生合伙起来做的头等大事,彼此间该相互提携、信任和谅解。任何一方若有过激的行为,伤害的肯定不是个体,也不限于一时一刻。以坠江事件为例,据称公交车司机因常面对乘客的叫嚣,想出急摆驾驶盘的做法让乘客事后被定罪,孰不知这次却因惯性动作酿成大祸,1秒疏忽赔上了15条生命,令各造蒙受不可计算的损失。家长的过激反应,往往也要让教师以消极手段回应,不再过问学生问题,放任学生自由自主;一些家长则因害怕教师报复,一再妥协,由得教师任性妄为。这些都不利教育的发展,肯定障碍学生的成长。

要处理好家校的关系,我觉得除了要求各造提高理智,妥善驾驭情绪外,校方也该建立良好的机制,让家长有管道反映看法。学校不该认定家长提意见就是来找茬的,家长也不要处处不信任老师,认定老师一定先犯错。唯有家校加强沟通,共为学生的未来合作,才能良好地经营教育这头等大事。

《星洲日报·东海岸》11/11/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