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7月12日星期日

【258】我为什么倡导母语教育

“族魂”林连玉先生并非种族主义者,他倡导的“母语教育”是从全民出发,并不只是捍卫华人学习华文的权利。我觉得今天追忆林先生的高风亮节时,不该只看到后者,要不然分分钟他也要被人冠之以“胶”。以林先生倡导的观点,若今天他还健在,会受国际关注。

例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他们在上个世纪末敲定多语教育的方针,并以学习母语、地方语或国语、通行国际的语言为最基本的“多元”①。随着,他们还把221定为“国际母语日”②,倡导儿童接受以母语为基础的多语教育。

为什么强调母语?因为这是right,是人的基本权利。我们习惯把right诠释为人权,所以要为弱势群体争取和捍卫。我们很少从儿童为出发点,以尊重为前提,捍卫他们应享有的学习权利。

厘定教育方针者,多以国家利益为考量,所以是成人为本位的。百年前约翰杜威提出“童心说”,直把它媲美哥白尼的“日心说”,强调教育政策的厘定一定要以儿童为中心③。振聋发聩的言论,却引来大家装聋作哑。这种言论和教育家皮亚杰高呼的学习当以动机出发,要先激发儿童的兴趣,如出一辙。这是所有办教育的人都该关心的。

联合国其实很好的诠释right,所以在母语教育中引用曼德拉的名言:“如果你说的是对方听懂的语言,话语会进入他的脑际;如果你说的是对方的语言,那会进入他的心坎。”④这不是糅合了杜威和皮亚杰的理论的起点吗?

“没有语言障碍”是儿童学习的基础,也是使用母语的主要原因。但是,教育不能只停留在顺应儿童的“快乐学习”,它的意义显现在如何用熟悉的语言培养儿童建构知识,建立价值。因此,我们必须重视儿童利用母语怎样学(How)、学什么(what),而不只是高喊为什么(why)要维护母语教育而已。

倡导母语教育,不该停留在悲情的、艰苦的捍卫,而必须跨越出这个格局,以儿童为本位去考量儿童学习的权利。全民教育(Education for All)若注重儿童学习过程的兴趣和能力,培养他们成为爱学习、会学习、勤学习的儿童,不是更有说服力吗?

注:
① 1999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一项多语教育的宣言(Multilingual education):
In 1999, at the 30th Session of UNESCO’s General Conference, countries adopted a Resolution that established the notion of ‘multilingual education’ (30 C/Res. 12) to refer to the use of at least three languages in education: the mother tongue(s), a regional or national language and an international language in education.
② 有关国际母语日的理念与说明,可以参看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官方网站:International Mother Language Day
③ "Now the change which is coming into our education is the shifting of the center of gravity. It is a change, a revolution, not unlike that introduced by Copernicus when the astronomical center shifted from the earth to the sun. In this case the child becomes the sun about which the appliances of education revolve; he is the center about which they are organized." John Dewey, School and Society, Chapter 2, 1907
④ 曼德拉这句话查无出处,可能并非他所言,但是他说过的概念,与这句话类似。详情参看:My favorite Nelson Mandela (mis)quote

《星洲日报·东海岸》12/07/2020

2020年7月11日星期六

【佛78】八正道的译名

“渐修顿悟”系列之78
10/07/2020

2020年7月6日星期一

【257】鱼儿活在水中不识水

小鱼问大鱼:“我常听人说水,可是我却从来没有看过水。”大鱼说:“傻孩子,你就活在水中啊,我们周遭都是水。”小鱼又问:“怎么我感觉不到水的存在?”大鱼说:“我们活在水中,水早就是我们的一份子。”

鱼儿活在水中不识水,就像我们为空气笼罩却不觉察空气的存在那样,或许只有缺氧的时候,我们才感受到空气的重要。

母语的学习也是如此,要让母语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通过它来获取信息、进行思考,也通过它来表达我们内心所思所想。

有一幅流传很广的漫画,画中有三个小孩儿站在围墙前面看球赛。三人都站在一个小木箱上,但由于身高不一,矮个子还是看不到球赛。聪明的人让高个子让出木箱,让矮个子站两个,结果三人都看到球赛了。这是“公平”(Equity)的施政,多国政府都以这为施政方针。有段时间,我也奉此为圭臬,信以为是。后来看到第三幅图,我震撼了!原来去掉围墙,换上铁丝网,三个小孩儿压根儿就不需要木箱子,都可以“自由”(liberty)地看到球赛啊!

适龄儿童到学校学习不也是如此吗?如果没有围墙,人人都可以自在学习,不需刻意给予辅导和协助。建了围墙再给木箱,剥夺了孩子的权利再给予小恩惠,是重视儿童的表现吗?

东南亚国家如菲律宾、泰国、印尼,目前都在推动MTB-MLE①,让少数民族用母语接受教育,个中原因就是体会到何谓无障碍学习。虽说儿童的学习能力强,要他们在这个阶段学习多语是有可能的,但毕竟能够因此学好语文的只是占少数。而这些“学得好”的日后却未必在生活中取得成功。这也是我们的教育体制的尴尬之处。

前些时候,社媒疯传一个通十多国语言的小天才视频。他面对什么国家的游客,便说那个国家的语言,叫人叹为观止。正当大家在吹捧小天才时,有识之士却悄悄提供奖学金,让他去读专科学校了。若非如此,这孩子大概会成为网红,又或者跑码头秀语文天份以挣钱。可是,这不是糟蹋了好料子吗?

儿童需要的是通过语言不断强化学习力,而不是学习语言而已。

注:
① MTB-MLE(Mother Tongue- Based Multilingual Education)指的是以母语为基础的多语教育。可参看以下链接:
Capitol University of Philippines


《星洲日报·东海岸》05/07/2020



2020年7月3日星期五

【佛77】三转法轮

印顺法师在《印度之佛教》中提到“释尊成正觉已,欲出其所悟之正法以化迪有情,实现现乐、后乐及究竟乐。然鉴于时代根性之积重难返,实与言正觉之本怀,乃於五十七日中(或云三七日、一年等),度长期独善之行,而思所以应化之方焉。”

我是老师,这段话特别吸引我。如果常态是如此,而您体会到的“真谛”与常态是不一样的,您会不会坚持去改变常态?改得好您带动了新常态,改不了您就要被判为变态。所以大多数人是选择安于常态这个“舒适圈”(comfort zone)。

释迦成道时期的古印度,不管是宗教观念和行持都非常丰富。修行的习惯略可概括为苦行和祭祀。佛陀体悟的涅槃寂静,却源于对缘起的深刻体会,是生活的一种内省和观照,有违一般“修行”的观念。要改变常态吗?佛曾有“我宁不说法,疾入于涅槃”①“辛勤我所证,显说为徒劳”②的慨叹。但是最终还是“莫忘初心”,前往鹿野苑对五比丘说法,并由此展开了长达四十多年的说法生涯,使佛教流传世间。

这段开悟后的“挣扎”记载,其实是非常具启发性的。祖师们大都提到,藏经收录也很多,可是在我接触佛法后,甚少听达者提及。若非看书,还不知道有这个典故。最近在网上看英国BBC拍摄的释迦牟尼佛纪录片(documentory),竟然拍摄了这一段,可见他们也异常重视这个典故。

紧跟着,我们关注的就是佛陀的决定会辅于什么行动。他会如何说法,跟众生说些什么,怎么说?由是,我们才真正感受到佛陀的伟大。

佛对五比丘初转法轮,《转法轮经》有流传下来。其时阿难未出家,因此如何流传是一个疑问。我觉得南朝求那跋陀罗翻译的《杂阿含·转法轮经》要比后汉安世高的《佛说转法轮经》要好。杂阿含相等于南传佛教流传的《相应部》,应该较契合原始佛教的精神。

佛初转法轮,讲的就是“四圣谛”。可是,如果佛只是说“苦集灭道”,也不过是知识性的,五比丘的知识架构里可能本就拥有。我更加重视佛的教学法,他说的不只是知识,还有劝行和见证。所以佛不是一转,而是再转、三转。一转是“此是”,告知世间和出世间的道理;二转劝要实践,“当知、当断、当证、当修”是情感认同后的奉行;三转劝体证,告知弟子我“已知、已断、已证、已修”,言必信而行必果。

前两转揭示了佛法本就是要解行并重,才不会沦为说话的素材。第三转不但提到了修,还要有所证。这也正是我们现今不太注意的。很多知识我们搞懂了,但是因为欠缺躬行,考验不够,无法转识为智,始终还是停留在话头,以盲导盲的成份依然浓厚。

我告诉你的,不只是我知道的,还是因为我曾经就是这么做过,而且亲身体证了其真实性的。这是佛教的存在价值。

注:
① 《妙法莲华经》卷1《方便品》(CBETA, T09, no. 262, p. 9, c16)
②《弥沙塞部和醯五分律》卷15《第三分初受戒法上》(CBETA,T22,no. 1421, p.0103,b22)载:(释迦)过七日已,从三昧起,作是念:“我所得法,甚深微妙,难解难见,寂寞无为,智者所知,非愚所及!众生乐著三界窟宅,集此诸业,何缘能悟十二因缘,甚深微妙难见之法?又复息一切行,截断诸流,尽恩爱源,无余泥洹,益复甚难。若我说者,徒自疲劳,唐自枯苦!”
“渐修顿悟”系列之77
03/07/2020

2020年6月28日星期日

【256】阅读教学的转变

2011年教育部推行小学标准课程,语文科就特别注重阅读,占课时的40%。这是顺应国际教育发展趋势。进入21世纪,PISA和PIRLS先后推介阅读力测试①,作为引领青年学习的新方向。

他们发布的文件指出,阅读必须摆脱过去过于注重技术层面的习惯,要进入理解和深度理解的层面。技术层面的学习包括识字、积累词汇、发音、朗读、分析句和段等。深度理解则涵盖获取信息、推断解释、整体感知、评价鉴赏、联系现实等。

如果注重技术层面的培养,阅读材料不过是个例子,只要有文字组织成文,就可以利用。90年代我们培训老师,阅读课就按这样的规律教:默读、找生字、解词、造句、习写、问答、朗读。

现今谈深度阅读,教材就不能只是例子,它必须是值得一读再读、耐人寻味的文章。课堂上教的,也不是照本宣科,死抠课文,而是要教会学生读书的方法,激发他们阅读的兴趣,并培养他们成为热爱读书、喜欢思考的人。哪怕是一个字,一个句子的改变,可能也会误读文章。当然,这不是说每篇课文都要深阅读,有些时候浅阅读、速读也是一种乐趣。

最近我在网上搜索唐诗“枫桥夜泊”的教学视频,觉得大都犯上刻板解读或过度解读的毛病;要嘛解词、解句、讲大意,再不就是把诗讲得太绝对,像是自己写的那样。

其实,诗歌充满意象,读者可想象的空间是很大的,从“月落、乌啼、霜满天”到“寒山寺、钟声、客船”,从看得到的实物,可读出作者所在的地点和时间,还可思考时空是定点还是动态,然后去揣测作者的心情。

我试过让学生读了诗歌后,让他们看四幅图,问他们哪一幅图比较像读了诗后,浮现在脑际的画面?过后,我让他们先在小组讨论,才综合交流。这样的阅读,学生更加像是读者,直接参与到文本的理解和诠释中,体现更自由更自主的阅读活动。

注:
① 点击官方网站链接:
OECD's 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 PISA
PIRLS Progress in International Reading Literacy Study



《星洲日报·东海岸》28/06/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