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25日星期日

【138】这是一个团队精心打造的成果

本来只要半个小时的检讨会,却一直延续了近两个小时。快八点了,天色已黑,大家却没有去意,轮到自己开口时,都充满激情的分享。不管是资深老师,还是年轻的师范预科班学生;无论是第一次参加,或是已经参加了10多次的,都被自己过去四天努力经营的儿童阅读营感动了。

“刚才三位巫裔学生合演克拉拉,抢完了嘉年华的风头。他们可以那么流利地演绎故事,叫我惊讶不已。平时上课他们不是这样的,其中一位还特别爱睡觉,一上课就打盹,我特地把他的座位调到前面第一排,他还是照睡不误。没想到平时说一句完整的话都有困难的他,却可以那么流利讲故事,真太神奇了!”

“我不是一个爱读书的人,平时都不读书的。听人家说阅读营很好,我便跟着同学们来了。来了之后,我有很特别的感受。尤其是在全体持续默读的环节,我深深感受到只要静下来,是真的可以享受阅读的。我竟然读完了两本书,我都很喜欢。我相信这股力量让我回去后仍会持续阅读,有机会我也一定会再来当工委。人同此心,我相信小朋友也是一样,学校要努力给他们的热情保温哦!”

“我当了10届的工委,虽然阅读营的模式几乎一样,然而每一次面对的挑战都不尽相同。我这次是给没自主阅读能力的孩子们讲故事。作为一个从来没有给一群异族生讲过故事的菜鸟,从第一场的选错故事,学生呆呆看着我,到后来慢慢找对了故事,总算引起他们的兴趣。过程中,我碰过钉子,也成功让一些同学找到自己爱看的书而能够自主阅读,这就是成长。”

这是登嘉楼哇加打北(Wakaf Tapai)中华小学儿童阅读营结束后的一个场景。在校方全体教职员、爱心家长、邻校老师、师范生的通力合作下,为一个异族生过半的活动注入了一股暖实力,让大家的热情都点燃起来。

儿童阅读营的确能够激发儿童的阅读兴趣。其成绩有多好,有赖于整个团队的合作程度,这是我们共同的一个体会。两天培训、两天办营,付出的时间是很多的,但就是要这样寻求共识,相互间配合,全情投入,才可以看到成果。付出了,却没有办法换来更大的信心,热情将会消退。我们很在意这点。

庆幸的是儿协在这方面,已经汇集了一大群人走在一起,在国内办了66场阅读营。我们深信“水滴石穿,不是水的力量,而是背后的坚持”,我们会继续往前走。

《星洲日报·东海岸》25/03/2018

2018年3月19日星期一

【137】留在取经队伍

课堂学习就像西天取经,只要还在队伍里,就有成功的希望。每个人的学习过程不尽相同,有人意志坚定,有人无所不能,有人好吃懒做,也有人忠心耿耿,好比唐僧四师徒。即连白龙马般不开口的,因为留在取经队伍,最后也“五圣成真”,取得正果。

学生听了问:“那些连取经队伍都不想呆的呢?”我说那是妖怪,吃人的妖怪。虽是戏言,但也揭示了道理。

要使学生学习,教师首先要和他们建立起关系,让他们接受你,肯留在取经队伍。学生一旦接受你,他就会和你合作,不会找茬;倘若“闹翻”了,他就摇身一变,不止叛离取经队伍,还要变身为妖怪,阻拦取经队伍前进。

教师万勿抱着理所当然的态度,认为我的责任就是教,学生的责任就是学;我教你学,天经地义!忽略了关系的建立,这种理所当然的想法就要成为障碍,学生一旦不买账,教师就要处处碰壁,事倍而功半。

当年,我与一同学到吉隆坡某“黑区”实习。我和学生关系良好,传说中最难教的中四那班,对我也是毕恭毕敬的。初出茅庐,犹知关系的重要:其一,我用心教学,做好准备。俗话说人心是肉做的,只要你认真,学生是感受得到的。其二,我教学时,不忽略坏学生给予的反应。我会四两拨千斤,把他们的俏皮话转为有利的素材。其三,我还把关系的建立衍生到课外,和他们一起打球耍乐,假期还会结伴出游。反观我的同学,也是很用心教书,但就是和学生建立不起关系,心情越来越躁,最后还搞到要和学生单挑。

我到师范学院执教后,有些人很羡慕,说不必再面对学生的纪律问题。这只说对了一半,因为大孩子有大孩子的棘手问题,尤其是要把他们培训成教师,日后去教好那数千名的儿童更是不易。

说实在,不是每位学员都受教的,我小心翼翼地避免他们成为妖怪,破坏取经队伍。要做到这点,最好就是和他们始终保持正常的关系,接受他们的不完美,多看他们的优点。庆幸的是,至今我的学生甚少以我为敌的。

《星洲日报·东海岸》18/03/2018

2018年3月11日星期日

【136】这只是一种选择

立卑师范学院被定位为原住民教师培训中心,颇受国内外关注,尤其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时而会组团前来观摩。

我对当年拿督马兹兰院长提出这项计划时的情景记忆犹新。他给大家介绍了他的理念后说:“我知道我的这项计划,不会得到全体的支持。有些人会和我并肩合作,有些人会不置可否,更有些人会扯后腿。我想告诉那些躲在椅子后有多多小动作的人,你继续吧,我们不会等你!我们要往前走时,不会顾虑那么多,如果你习惯性地就是悲观看待事情,那是你的选择,我不会因为你而改变我的理想。”

对于这项计划,我没有积极参与,因为我有其他的事务要处理。可是这样的一个理想,我是绝对支持的,尤其是院长的那番结语,更令我由衷喝彩!

我也常告诉我的学生:“对眼前的感到不满足,才会激发我们去改变,寻求更好、更高的境界。改革的列车发动后,如果你不要上车,我们不会勉强,我们也没有时间慢慢再游说你,基于人道立场,我们尊重你的选择,我们会留几包方便面给你,再献上最美好的祝福。”

这种态度并非绝对的,尤其是对自小就受大乘佛教熏习的我来说,这样更显得悲心不足。不过,我的实践经验告诉我,我只能这样做。当我们提出理想,邀约人家共行时,有人要质疑计划的可行性;当我们落实理想后再邀人跟上来时,还是会被质疑,认为你是站在高度,不谅解他的处境。总之就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无奈之下,我们只好这样选择:一旦认定目标,便不顾一切直往前行,有人愿意追随,我们感恩,不愿意追随,我们只得尊重。

俗话说“求人不如求己”,这个“求”可以诠释为对自我的要求。有人遇到事情便要埋怨、渲泄、谩骂,你只好尊重,因为那是他的选择。但是,对于自己,你真的要严格要求自己,不要蹉跎生命,耗费时间,发无谓的牢骚,在原地踏步。多用行动来证明才是有意义的。

成功不是骂出来的,是靠行动做出来的;你可以骂赢全世界,但你会输掉自己。

《星洲日报·东海岸》11/03/2018





2018年3月4日星期日

【135】教育就是要拔高

在南京留学期间,我和余历雄师兄每周五都会去逛书店。从旧书店到新书店,找绝版书,也看最新出版的书刊。先锋书店柜台处总有一叠新刊物,余师兄说可以自由拿,留下一块钱就行。

这可不是普通的刊物,是《读书报》。所谓读书报,是专门刊登学术书刊的信息的,包括名家新书推介、书评、出版消息、阅读心得等。我看得既兴奋又汗颜。兴奋的是里头的信息很好,可以知道什么书出版了,学界对其评价又如何,如果是抄袭之作还会被批得无地自容;汗颜的是,这样一份纯学术的刊物,在中国竟然可以每周准时出版,而且还不介绍闲书。

这在国内是无法想象的。不要说读书报,就连学术文章若能够顺利出版已经要答谢神恩了。

回国后,我跟《星洲日报·东海岸》要求让我每个星期发表一篇学术随笔,是为“走近古人”系列。虽然很多朋友反应看不懂,但文章还是刊了365篇,为期七年多,算是一个奇迹了。我的想法就是希望本地报章也提高素质,多刊载知性文章,以提高读者素养。

我是教师,我总是执着地认为教育的主要任务就是拔高,让学习者可以度身提高自己的素养。如果一味迎合,只是顺应学生的习惯和能力,教育岂不成了附庸,可有可无?

介绍一些书本给学生,有时候他们会说看不懂,我不会妥协。一味只读自己看懂的书,阅读还有什么意义?阅读本来就是为了自我拔高啊!

为大专生设计课业或考题,我也有我的坚持,高阶思维是必定的,问题还要有挑战性、实用性和针对性。例如某次我指定学生一定要先读懂福建省古典文学研究会会长林继中教授的《道德文章》,了解何以古人写文章一定要文以载道,又如何把深邃的价值融入在文章中。然后按这样的标准审视我们的语文课文,评定其不足之处。如此一来,就算他们做得不好,也会有个概念,文章并不是硬套道德价值的。

教育不只是生活的点缀,除却拔高,教育的价值便无法显现。

言及此,电台又在播报某某大师的狗年运程……

《星洲日报·东海岸》04/03/2018
(报馆改标题为“提高阅读素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