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7年7月31日星期一

【104】大型公开课

七月中,国内约1400名教师云集吉隆坡,参加了一个特别的课程。

这次的课程不是官方举办的,教师们是自愿且付费参加的。限于会场的容量,主办方婉拒了好些非教师的参与,还有很多教师因迟报名而向隅。主办方最后安排网上直播,据悉点击率高达三十万人次。盛况可谓空前。

课程主要内容是观看教师上课。四个场次八堂课,每场分别由中国和马来西亚教师执教同一篇课文。课文选自本地二年级至五年级的华文课本。学生则是临近学校的学生。

教师给予的热烈反应,反映了他们的需求。聆听理论性的演讲,收获有限;直面教学,不再空谈理论,通过实例反观自己,更有助学习。主办方还特地开放手机热线,让参与者通过短信评课,并由五人委员会遴选12则最佳评点颁予大奖。

根据书面反馈显示,有92%参与者非常满意这次的活动,96%愿意参加后续活动。两相对比,中国老师的课比较受欢迎。

中国老师对课堂的调控能力,引领学生说话的能力,技巧非常熟练,使学生一直处在乐学的状态中。技术层面的操作,是相当值得本地教师仿效学习。例如本地学生朗读时的坏习惯,在中国老师的引导下,都得以纠正过来。他们没有诃责,没有劝告,而是直接示范引领,学生自然跟上。

反馈也显示,大部分出席者还是赞赏本地教师的备课能力。每堂课都紧扣文本,通过阅读引领学生领会文章的相关知识和内容。只是技巧不够熟练,时间掌控不好,临场应变能力偏弱,以致表现不若中国教师强。

参与者看课的角度也很好,他们不是从比赛的角度出发,只看胜负。他们的聚焦点也并不仅限于教师,同时也考虑到学生的学习。这符合教师专业水平的训练要求。

活动虽已落幕,但另一个学习却开始。由于教学有录像,教师们可以组织起来再看录像,反复推敲,讨论教学中的优劣,以求更全面掌握阅读教学。

感谢马来西亚华文教育咨询委员会和全国校长职工会办了这样一个课程。这样的活动,让我们为国内的语文教师的热情感动,也对他们的热诚充满信心和期待。我国的华文教育一定会做得更好!

《星洲日报·东海岸》31/07/2017

2017年7月23日星期日

【103】不卑也不亢

我应邀演讲的前一晚,通常要彻夜不眠,挑灯备课。不是临时“炒菜”请人吃,而是希望可以给大家捧出最适合的一道菜。就算是复讲数十次了,我还是严正以待,重新看过讲义,重新修订。

我通常会提前抵达,并接受主办方的宴请。这是我了解“地气”的机会,通过闲聊,我尝试理清这一区的人的想法和需求,以便调整自己的讲义,让内容更接地气。

这是我的一份坚持,多年来皆然。我不做传声筒,传达书本的知识;我不说大家都已经懂的话,消耗彼此的生命。我只想分享我所观察到的事项,并提出我认为可以做出改变的点子。有人说我的话常会给人“打脸”,批判性太强,孰不知“予岂好辩哉?予不得已也!”但凡我专业领域的事项,我的理解必然比人要深刻,不得不说实话。

我并非要教人家什么,而是要和人交流,共同思考可能被忽略的问题。是故,我不会以高姿态现世,也不会谦卑得妄自菲薄。

我对自己是如此要求,当我反客为主,邀请别人来演讲时,我也谨慎对待。“不卑不亢”是最基本的守则。我不会妄自菲薄得把我和我的群体降低到无知,期待他人来搭救;更不会傲慢得规定他人要讲什么,把内容提纲都给划定了。

启发我不卑不亢应的是印顺法师。法师在他的回忆录中记载这样一件事:一位司令到庙里来参拜住持,谈兴之间说起他以“色不异空”考难过几位大德,就连当时的僧界领袖给他说明,他还是觉得差点。一旁的弟子发言恭维司令,说他“真有研究”。司令谦卑回应:“战乱之际,没有时间进修,只不过看过一本有注解的《心经》。”他人听了这段对话不觉怎样,印老却无限感慨。自己不学,由外人来到面前卖弄,不但不给予恰当的回应,还要奉承人家。难怪印老要感叹僧团的没落,权贵的嚣张,都是这些人给“养”出来的。

因此,我接待外宾,从来不会哈腰逢迎,当然也不趾高气昂。不卑不亢,真诚相待是我的原则。

《星洲日报·东海岸》23/07/2017

2017年7月16日星期日

【102】那一声哦!

三十多年前的一个午后,我回太平,见到甫闭关出来的继程法师。我问他是否可以开办一个以华语为媒介的大专佛学营,以让英语掌握能力已不如昔日的大学生参加。他答应了,然后嘱我着手策划。当时我没有任何筹办活动的经验,也没有正式参加过生活营,竟然以一个“哦”回应。

就这样一个“哦”,掀开了我和继程法师合作办课程的序幕,也让我后来成为筹办活动的“专家”。倘若当时我拒绝,或是犹豫,说什么要先成立筹委会云云,相信今天的我或许仍在原地踏步。

后来我发现我的“哦”涵义非常深广。说哦的时候,其实代表着我的承诺;承诺过后,则是全力以赴,把事情做得最好。

之后的生命流程,我都如此看待。人家请我当马大佛学会主席,我哦;校长叫我当华文科主任,我哦;何振森叫我担任彭亨佛教会总务,我哦;学校邀请我演讲,我哦……这个哦,越来越重,但却因一步一脚印,我不断超越了自我,走向更高的境界。

可是当我面对学生时,他们大多却不是如此。赋予责任,他们会说三道四,找遍借口;叫他们参加活动,他们要先找到同伴。这样的学生,我往往难以提拔培养。

光宏与我则很有默契。我说我们把朱自强教授请来讲课,他说哦,之后便配合我安排行程;我演讲时说给他十五分钟客串,他答应;我临时有事不能到沙白学校演讲,叫他代替,虽是临危受命,他也赴会。走过这一段路,今日,他已是深具影响力的名师了。

安顺有位胡老师,平日工作积极,带动力很强。知道我们办公开课,她邀请我们过去和她同课异构。评课时,她诚恳的自我剖析,感谢我们“照”出了她的弱点。这样的胸怀,这样的态度,我甚欣赏。筹办第一次全国性的大型公开课时,我推荐她教学,她便以哦回应。

俗话说机会留给做好准备的人,因此很多人一定要做好准备才去争取机会。我说机会留给敢于说哦的人,他们敢于担当,勇于面对,这样才会把握机会跨越自己。

《星洲日报·东海岸》16/07/2017

2017年7月9日星期日

【101】君子之争

我的业师张宏生先生曾经就博士论文题目会“撞车”而请教于他的老师程千帆先生。程先生答说:“撞车当然不好,但如果你估计大家水平差不多,那就不要紧,可以比一比。‘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你做你的,我做我的。你是破汽车怕撞,要是坦克车还怕撞吗?”

“君子无所争”这句话是孔子告诫弟子的(《论语·八佾》)。全句是“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揖让而升,下而饮,其争也君子。”勾画出一个非常美的“君子之争”的画面。竞技场上,两人先是互相作揖才升堂比赛,赛后退下共同畅饮,把酒言欢。竞技时全力以赴,退下来彼此敬重。

很多时候,我们就是顾虑太多,未战先败,怕战而先逃。于是,为了和谐,我们倡导“不争”,追求“你好我好大家好”,孰不知这反而避开了许多可以提升自己的机会。程先生的回答颇值得玩味,不要成为破汽车,就要努力提升自己!竞争,本来就是前进的动力。

孟子推崇尧舜,却不把他们供上神台膜拜。一向就有“舍我其谁”的豪气的孟子说:“舜,人也;我,亦人也!舜为法于天下,可传于后世,我由未免为乡人也,是则可忧也。”都是人,他可以做到的,我当然也可以做到。我要忧心的不是能不能成为尧舜,而是我有没有向他们看齐的心。

反观我们,考题难一点就说:“我们的程度不能跟中国比,我们要面对学习三语的挑战。”这是什么逻辑?别人就不学外语了?同样学母语,我们就可以分别看待水平?

我们倡导“同课异构”,一些人把它诠释为PK,认为是无谓的竞争。最后还要堂而皇之的以“理念不同”给自己安心。我不禁想到德国民间谚语:“不要在倒洗澡水的时候,把孩子也一起倒掉。”“争强好胜”固然不好,但就因此否定掉“竞争”的作用吗?难道我们就做不到“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

我喜欢看英超,从不赌球,也不会为一支球队颠倒。每个赛季每一支球队都要踢足38场,过程有胜有负,冷门成绩频仍,很正常。我喜欢看球队失败,也喜欢看他们怎样爬起来。球赛就是如此,最终是最好的球队抡元,过程中的起落谁在意?有些人看到球队表现差,就骂球员骂教练,甚至认为他们该退休了,实在莫名其妙。眼光看远,就不会在乎一场球赛的结果,胜败乃兵家常事,重要的是如何造就更好的一支球队。我们断不可因怕比赛而说只要称心踢球就好了!“揖让而升,下而饮”,君子是如此练就的。

《星洲日报·东海岸》09/07/2017

2017年7月2日星期日

【100】比较是最佳学习方式

甲上了公开课,乐于听取大家的意见。从评课老师到听课的同事,都小心翼翼地提出看法,唯恐伤害其自尊。这样的评课,有个名堂,叫“你好、我好、大家好”,结局是皆大欢喜。

乙上了公开课,仿佛就是一名厨师炒出了一道菜,愿意听取大家的反馈。菜肴上桌后,大家任意评点其味道,众说纷纭。乙心想,这样没有焦点的意见,倒不如自我评估更好。

丙和丁也上了公开课,他们上同一篇课文,各别构思。这仿佛是两道同样名称的佳肴上桌,让大家吃后加以评述哪一道菜做得比较好。虽然是食客们主观的看法,但却值得参考,看看大家的口味趋向。

若干年后,甲积累了不少经验,但表现却是原地踏步;乙靠自己的反思力,不断改进自己,但进度有限;丙和丁却因为常听取大家聚焦的讨论,并在比较之中掌握更好的构思与技巧,成了明师。

学习本就如此,要能放下身段,接受他人的批评。批评有多种,有漫无焦点的批评,有主观的判断,有不着边际的论述等等。最好的批评,是有针对性的聚焦批评;要让焦点集中,最好的就是通过比较。

《史记》和《汉书》同是史学巨著。如果分开阅读,读后评述,你会天花乱坠地吹捧作者的史观,仿佛他们都是开创者。两相对比,你才会深入体会司马迁和班固的历史观有何不同。班固虽然引述很多司马迁的材料,但却善于取舍,绝对不是文抄公。

有人以为这样比较对历史人物很不公平,那是不懂学术为何物的观点。司马迁和班固,一前一后写出相似的文章,虽有优劣,却不影响两人的史学地位。班马齐名,是历史定案,批评他们的文章并不足于贬低其史家地位。

同样的道理,在同课异构的公开课中,通过比较,我们看清哪种构思更加契合文本的原意,哪种教学更加符合学生的学习状况,但,并不因此而断定哪个老师较强,哪个老师较弱。比较,不过是帮助我们的思维更加聚焦,能更加客观全面去思考而已。

《星洲日报·东海岸》02/0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