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09年10月31日星期六

[1] 我为什么要教古文?

去年,我应彭亨佛教会教育组的邀请,给周日佛学班的高中生上课。除了讲授佛学之外,我还特意安排了“古文选读”这一门课。

为什么要给中学生上古文?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这是我的专长。不管是在马来亚大学修读硕士,抑或是远赴南京大学攻读博士,我选修的都是中国古代文学专业。要我开课,我自然选择自己的看家本领。
然而,“文学”这一专业涵盖面何其广。可以谈文化,可以谈历史,甚至可以谈哲学,为什么我放弃许多更有趣味的内容,选择冷门的“古文”来教学?再说,我在教育界服务已近二十载,曾经参与会考出题,也曾参与阅卷,要是肯来点实效的教学,一定可以帮助学生应付会考,乃至帮助他们去考个A回来。偏偏我就是那么一个老师,从来不教学生如何应付考试,更不肯为了五斗米而成为生产考试佳绩的机器。我对教育工作非常执着,总觉得教是为了不教,要让学生透过我的教学学到方法,懂得自学,自行去探索无垠的知识;也让学生从我的教学中养成正确的学习态度,严肃看待学问,一丝不苟地去求真求实。

如果我讲历史,学生听到的决不会是第一手的材料,是我或者其他学者“整理”出来的信息。这不是正确的治学方法。学问如果成为人云亦云的东西,那就要死的学问,其价值肯定要打折。因此,我要引导学生看原典,通过原典来思考,把原典当成是窥探古代的一扇窗口,自行去了解古人的思想,古人的生活。

于是,我给学生看《左传》,让他们领会古人的历史观、价值观;看《孟子》,体会古代思想家的雄辩、机智;看《谏逐客书》,了解纵横家的辩才,洞悉这些可以决定历史进程的人物的生命价值观;看《项羽本纪》,不但探索历史风云人物的成败得失,还窥望一代史家的史学观;看《列女传》,感受汉代女性的地位;看《世说新语》,一览魏晋士族的风范……凡此,虽然是管中窥豹,但却是踏踏实实的透过原典来看古代历史、古代文化、古代思想。

当然,这是我主观的意愿。客观效果会是如何?恐怕还有许多不是我所能控制的因素。我认为学生要能“达标”,就得先一改固有的成见,其一是不要以为古文难读难学,自己不是学习古文的那块材料;其二是不要以为上课就是要听自己听得懂的东西,因为那样的学习是很有限的,学习本来就是为了探索新事物;其三不要那么急功近利,才来三两周就要见到自己的“进步”。我可以确定的是,如果学生沉得住气,每个星期都来赴约,耐心听讲,慢慢地他一定具备阅读古文的基本能力,并且对古代有一定曾读的认识,不再是人云亦云。

我的对象本来只是佛学班的学生,但是星洲日报彭永兴先生知悉有这么一个课程后,觉得该让更多人参与,遂要求我们开放课程。我既已腾出时间准备,多一些人来听课对我的课程也不会起干扰,故欣然接受建议,开放“古文选读”这门课程给所有有兴趣的朋友参与。星期天早上十一点半,欢迎大家来探索古人的奇妙世界。

原刊:《星洲日报·东海岸》23/6/2007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