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2月30日星期二

【358】用西西弗心态办教育

西西弗是古希腊神话中的人物。他因为犯错被天神罚他推石上山,可是大石登顶后复又滚下,让他始终徒劳无功。然而,西西弗给后人的启示,却不像吴刚被罚在月宫伐树那样,只是犯错而被罚。西西弗扣押死神,使人类不再面对死亡;他迷恋大地的美,不愿回归冥界。这种敢于创造和追求自由的形象,是受后人尊重的。

法国思想家加缪更给西西弗赋予新的生命。西西弗的被惩罚,象征着的就是一种不可理喻的荒谬。面对这你无法改变的荒谬,人们该怎么办?加缪说:“生活着, 就是使荒谬生活着。而要使荒谬生活, 首先就要正视它。”因此,受到惩罚的西西弗有了新的生命。他依然推着巨石上山,依然干着徒劳无功的事情。可是他发现了在他推动巨石时候的动力,那一股“知其不可而为之”的奇妙、动人力量。于是,西西弗也就荒谬地接受了荒谬的惩罚。

这样说,您是不是觉得很荒谬,很无奈?我觉得现实就是如此,所以我倡导教师要有西西弗心态,去面对荒谬。

钱理群教授有本书《做教师真难,真好》。他在书中提到当教师的“难”,因为他们要殚精竭虑地守望着教育,护持着生命;可是他也看到当教师的“好”,因为一旦看着自己辛苦培育的幼苗成长茁壮,又是多么快乐幸福的事啊!

有老师告诉我:“博士,我们都想做一个快乐的老师!”言下之意是现实不允许他们“快乐”。教育要让教师使学生快乐,但是现实却不要教师快乐,您说荒谬吗?又有一位老师说:“作为一名老师,我想让孩子们有一个快乐的童年,可是社会要分数,学校要分数,家长要分数。看着孩子们疲惫的目光,我痛苦;看着他们为了考试而读书,完全体会不到学习的乐趣,我更痛苦!”

朱永新博士也应该看到教育的荒谬,所以他说:“教师是一个冒险,甚至是危险的职业,伟人与罪人都可能在他的手中形成,因此教师必须如履薄冰,尽最大的努力让自己和自己的学生走向崇高。”教师这个行业曾是人们崇尚的,怎么听起来反而那么荒谬?是的,教师在努力时,别人看不到,甚至还要因为细节给予指责;教师一旦犯错,便要成为众矢之的,被网民集体轰炸!

一位中国老师说:“(教师难做)并不是因为教育本体的困境,而是因为教育生态的险恶。险恶的教育生态使真正的教育几乎不可能,做真正教育的努力类似于以头撞墙,以卵击石,至于那些竭力要做真正教师的人想要抵达教育本体意义上的生命境界,就成了痴人说梦……”

我很同情这位老师的看法,“教育生态”的确太荒谬了!例如电脑本是促进文明的工具,可是一些掌握权力的人却可以让教师为电脑百般折腾,不但享受不到科技的便利,还让电脑成为他们最想砸的对象。有人统计过,当今教师要处理的任务,不下于100项。

然而,面对种种的荒谬又该如何?认命?埋怨?逃避?我始终相信生命的价值是我们自己来主导的。所以,面对种种的荒谬,我们也要像西西弗那样去面对它。教师有“西西弗的心态”,就会在工作上发现美,发现力量,让我们有继续做下去的力量。

我们都是西西弗,不要去盼望那个遥不可及的成功(其实也不会有成功的),但却一定要坚持搏斗下去!

原刊:《星洲日报·东海岸》05/10/2014

1 条评论:

  1. 关丹独中闹到沸沸扬扬,除了马华公会成为众人批判的对象之外,关丹华社的领导人也被批斗。我觉得这也是很荒谬的。

    先说陈玉康局绅。他是林连玉精神奖得主。给他这个奖是实至名归,因为过去十多年,他创设“彭亨州独中生保送计划”,凭个己之力为彭亨州的小学毕业生安排到全国各地的独中升学。在这个计划下,他得先找赞助人,一个学生RM30,000(一年五千元,六年)。数目虽然不是很大,但是要找到那么多人赞助“别人的孩子”去读书,为教育、为青年的精神实在叫人肃然起敬。关丹很多商家都买他的账,当然JP陈也因此欠下不少人情债的。这边厢他找人赞助,那边厢有人找他捐钱他也得应付。这样的老好人,突然被人家判为走狗,华社的耻辱,叫他归还林连玉精神奖,荒谬不?

    即使在政治方面,陈局绅虽然是马华公会的党员,但是长期以来都在报章批判马华,是马华公会最为头疼的人之一。308之前,陈局绅为民联站台,全国跑透透,最后以中风告终。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家,还这么关心国家政治,立场鲜明,恐怕那些高喊民主自由的人都是望尘莫及的。

    陈局绅还有一大功劳是大家都忘记了的。那就是交警决定暗中抄牌的实施,他是反对最为厉害的人物,紧咬着警方不让步,最终警方终于做出妥协,暂时取消这个做法。

    我对陈局绅是钦佩得很的!他中风期间,我去探望过他多次,见到他连行动也不便的疲弱样子,心疼得很!还好,老人家后来竟然奇迹般复原,而且坚持要召开520(2012年)申办独中大聚会。为了独中教育,为了年轻人(忘了说明,老人家保送学生到全国各地独中升学,并不只是给予金钱上的支援,他还经常到学校探望学生,了解他们的生活起居,为他们打点一切)的前途,老人家付出了他毕生的心血。

    后来发展开来的“变种独中”事件,陈局绅要在彭亨州董联会的大会中发言,也遭受嘘声,不让他说话。这又是荒谬的。

    更荒谬的是,这种种荒谬的事发生后,老先生还是坚持为关丹独中献出他的力量,积极落实这所学校的创设。这也是西西弗的精神!

    如果您有耐心,听听陈玉康先生在520华教大聚会前的演讲,才判断这个人是不是“走狗”:
    http://www.youtube.com/watch?v=zfvBOuRRLwA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