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2月5日星期四

【362】汉语语法研究的问题

中学老师问我“我彻底失败”一句中的“彻底”是形容词还是副词?

我说是副词。他说他们翻过大大小小的词典,都注明是形容词,没有一条是说明这个词作副词用。

“彻底”作形容词,这个是没有争议的。如果按照现代汉语的说法,形容词的功能有前面可以加“很”,后面可以加“的”,可以作谓语,也可以作定语。“彻底”绝对符合这些条件。

我们要讨论的关键不是“彻底”作形容词,而是“彻底”一词是否可以作“副词”。

上个世纪80年代的语法专家早就说明一点:“实际上根据词的意义来划分词类是行不通的。因为表示同类概念的词,语法性质不一定相同。⋯⋯‘红’是形容词,而‘红色’是名词。⋯⋯因此给汉语的词分类不能根据形态,只能根据词的语法功能。”(朱德熙《语法讲义》,1982)

可是,被现代人奉为“经典”的《现代汉语词典》和《现代汉语规范词典》在新的修订版中,竟然为所有的词归类,划分有关词语是属于什么词性。这是我难以认同的。词语的词性,不是由有关词语的意义来判断它的词性,而是在语境中来判断它的词性。例如我们都知道人名是名词,但是我们却可以把它转化为形容词,例如我们骂人“做人不好太周星驰”就是一个例子。

按照词义划定词性的做法,其实是过时的观念。

以上述“彻底失败”为例,我们是可以用其他词语来代替,例如“很失败”,“非常失败”,“十分失败”,“完全失败”。那么“很”,“非常”,“十分”,“完全”都是副词,为什么偏偏“彻底”只可以作为“形容词”,不是“副词?

再说,“彻底”我们也可以和其他词语搭配使用。例如“彻底洁白”,“彻底干净”等。在这里,“洁白”“干净”都是形容词,形容词可以用来修饰形容词吗?这里的“彻底”明显就是表示程度的副词。

其实,现代意义上系统的汉语语法研究是从马建忠的《马氏文通》(1898)开始的, 而现代汉语语法的研究则是从黎锦熙的《新著国语文法》(1924)开始的。进入上个世纪八、九十年年代,中国的现代汉语语法有更大的突破,有更多的新领域被开拓。因此,“现代汉语研究”被视为一门专门的学科,应该是属于大专生才研究的课题,不适和用它来套在中小学生身上,形成一种学习的负担。

现代汉语语法在教异族学生时,也比较受到重视,所以在中国,“对外汉语”(现在称“国际汉语”)比较重视语法的教学,而在汉族子弟中进行语文教学, 不进行系统的语法教学, 也完全是行得通的。毕竟,对汉族而言,汉语是大家的“母语”。

现代汉语的语法研究, 从开始就是受到西学东渐的影响下开展起来的, 因此从一开始就深深地打上了西方语法理论、方法和体系的烙印, 而且长期以来形成一种思维定势, 成了某种难以挣脱的“ 紧箍咒”。这样的研究,不是好坏的问题,而是在本民族学习的时候,有没有必要的问题。

现代汉语既然作为新的学科,就应该有其开放性,应该随着语言本身的变化和发展有所变化。上述划分词类的依据和确定词性的标准也应该具有开放性,不能让一两本书来决定。

原刊:《星洲日报·东海岸》02/11/2014

1 条评论:

  1. 颜音玉 讲师您好。
    关于您写的这个句子:
    “做人不好太周星驰“,我有些疑惑,想向您请教,希望您能为我解惑,谢谢。
    -我想问的是,这句子规范吗?学生如果在写作中这样写,我们接受吗?
    若不接受,应该是从规范的角度讲解给学生听;周星驰并不是形容词,就算现在有人活用化这个专有名词,但这样的用法还不广泛,还没到被收录在词典里当形容词用......
    若接受学生在写作中如此写,改天学生会否自由创意地“活用“词语?因为传神好用,会否发展成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造成语言污染?
    无心冒犯,只是被这样的问题困惑......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