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6月28日星期日

【1】跟老师合照

五月杪,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协会假八打灵育才华小召开常年大会。

午餐时,两位南马过来的老师把我叫住,说想和我合影留念。我答应了。她们便去张罗一番,半小时后才把我叫到学校的小花园拍照,原来是细心穿上了那厚重的大学毕业袍。

她们把照片放上社交网站,并留言:“远距离大学课程四年,影响我最大最深的是‘儿童文学’这一门课,有幸今天能够出席儿协大会,赶紧抓住机会与这门课的编写人合照。谢谢您,黄博士。”

对此,我既欣慰,又感动。我给她们的回应是:当老师真好!

其实,她们并非我的入门弟子,我没有给她们授过课。和她们的师生缘只是因为一项远距离大学课程。

年前,苏丹伊德里斯大学开办的在职教师大学课程拟开办“儿童文学”这门课,找我协助。为表示支持,我不管多忙,也给他们编定课程,编撰教材,并主持线上讨论、课业和考题的拟定。

师范学院约十年前就把“儿童文学”编入课程里。因为有理论基础,加上授课的经验,以及办过多项儿童文学的推广活动,我们有信心给大学编定这项课程。

从这门课的反馈看,我们庆幸许多老师调整了自己的教育观,并重新找到了工作的热情。一位老师说:“儿童文学这一科,不仅改变了我对儿童的看法,更改变了我对生命的诠释,就像大多数同学的感受一样,没有了儿童文学这一科,这4年的大学生涯是不够完美的 !”同样叫我们感受到“当老师真好”!

老师如果有能力指引学生学习,给他们提供新的概念,可操作性强的想法,并看着他们的专业成长,那种满足感是无以伦比的。

《星洲日报·东海岸》28/06/2015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