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7月20日星期一

【4】感谢知遇之恩

一个人的事业顺利与否,跟是否遇上贵人大有关系。

我在职27年,便碰上好几位对我有知遇之恩的长者。

在金马仑中学任教时,罗江副校长对我的关照是最叫我感激的。我到学校报到后,他给我教逾30节课。他怕我这“菜鸟”应付不来,特别跟我解释缘由,说明初入杏坛先受些苦好云云。我欣然接受,也应付得很好。第二年,他安排我教有半数原住民的后进班,以便体验不同的教学生活。第三年,他又让我教尖子班,因为他说据他观察,我更适合教这样的班级。最难忘的,还是他和当时的训导主任杨良明老师一起到我的住处来,游说我教中五的簿记。我自己在中学时没有修读过这一科,他们却对我有信心,而且是一年教二年的教材。在他们的鼓励下,我接受挑战。结果这给我留下一个中学教学的美好回忆,好些文科生因为簿记考获特优而得到一等文凭。

在师范学院教学,感谢章维新讲师的提拔。关丹原本有两所师范学院,但彼此甚少交往。我转任东姑安潘阿富姗师范学院后,不管是教学还是办活动,章讲师都给我很大的支持。我和他的教学存在差异,但他一点也不介意,还把我推荐给中央,以协助师范课程的编订工作。

从中国留学回来后,我常受邀到各地学校演讲。感谢校长们给予我机会学习,并支持我的努力。例如时任教总财政的黄稳全校长,在我第一次到他学校演讲,他不但全程相伴,还给我准备了好几片特级普洱。

常有人引用韩愈的说法,千里马也要有伯乐,才可以发挥它的潜质。我同意这样的说法。所以,我认为,作为一个领导,是不是千里马倒不是重点,最重要是提拔后进,给新人更多磨练自己的机会,以便日后接班。

《星洲日报·东海岸》19/07/2015
”当老师,真好!“系列文章之4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