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7年5月21日星期日

【94】母语之争议

我们在推行母语教学的时候,总会有人跳出来说:“我们的母语是广东话,如果要推行母语教育,应该用广东话教学。”

这不禁让我想起郑良树教授某次无限感慨地说:“在香港,众多广告不断浮现,提醒港人有使用自己的语言的权利。这是有意要阻挠中方推行普通话的动作,英国人居心不良啊!”这是97香港回归前的事。

为了提高粤语的地位,网络还流传:孙中山先生让议会投票决定“国语”,结果是粤语以一票之差输给北京话。由于清朝政府的封闭,广东是当时外国人接触中国人的主要地区,粤语也因此成为主要沟通语言,以致流传上述说法。倘若从使用人口来说,使用粤语的不过是4千万人,和闽语的使用差不多一样,远不及使用人数达7千万的吴语,更不说占据人口逾七成的北方方言了,粤语怎么会成为国语?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使用共同语言是非常重要的。使用共同语言,并不等于否决掉方言。中国地辽人多,历史悠久,走过数千年后,共通语言始终存在,方言也并存,争什么?

中国文学体裁中占主流地位的是诗歌。诗歌讲究韵律,如果没有共同的语言,十五国风、乐府、唐诗、宋词等如何流传?古籍还保留大量的韵书,从现存的《切韵》《广韵》来看,汉民族在中古时期便有标准、规范的共同语言。

已经过岁月考验,历史熬出来的共同语言,我们当然要珍惜和发扬。这不是什么政治因素、权威学者可以断定的,是历史的必然。我们继续说方言,但是在学习“中文”时,就要有“普通”的标准,如果聒噪不休,就要原地踏步,障碍学习的发展了。

提出问题,该要考虑问题的重要性。母语的争议重要吗?中国和印度各有13亿人口,印度的发展却面对较多障碍,其中一大原因就在官方语言超过20多种。当年我有幸得到奖学金到中国深造,大陆任何一所大学我都可以报读,语言不造成障碍;我的印度同事说他也要到印度深造,但是泰米尔文却只能到三两所大学去而已。

我尊重方言,我学习方言,但放在整个族群看待时,我更尊重绝大多数人的共同意愿,捍卫一个标准的、规范的、普遍使用的一个共同语言(普通话)。

《星洲日报·东海岸》21/05/2017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