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8年8月5日星期日

【157】你有自由使用语言的权利

那是九七之前的旧事了。时任香港中文大学教授的郑良树老师回国,应邀给我们讲个专题。讲座结束前他批评港督居心不良,铺天盖地宣传香港人有使用自己语言的权利——用人权来宣传是堂而皇之,但用意明显,是要香港人离心,留个棘手问题给中共。

“你有自由使用语言的权利”这句话居然成了多少个午夜梦回时惊醒我的代号。我不知为什么,潜意识感觉这是很可怕的一句话。

20年后,我响应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的号召,到处宣说母语教育的重要,台上台下也高呼“你有使用自己语言的权利”。矛盾吗?梦魇竟然成了圣训。

该说“读万卷书”和“行万里路”后的领悟是不一样的,我已从愤青的激情走向务实的步伐,实事求是地在做着人类文明的传承工作。

近日有部长用粤语发言,有讲华语运动主席提出反对,结果激起涟漪连连。重视人权者开始在网上用方言发文,也有重视乡音的人说方言消失后,广东烧腊、客家扣肉、福州光饼、福建虾面将会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普通烧腊、普通扣肉、普通光饼,甚是有趣。

我在南京留学期间,曾有刘姥姥般的经历。同学拿起手机和家人联系,所讲的话我竟然一句也没有听懂。那时才领会到中国方言何其多,我会的那五六种竟然无法帮助我听懂“外语”。

中国同学大多都会说家乡话,即使说普通话也夹杂着乡音。“并存”原来就是那么自然不过的事。强如秦皇汉武,都无法把一个语言灭掉,只能要求书同文,无法做到说同语。我们担心什么?或许救亡容易打造英雄,继承只算是因袭,所以大家比较热衷救亡。

其实 “共同语”是中华民族长期以来就有的观念,很不可思议,却又铁证如山。从诗经到乐府,再从唐诗宋词到元曲,韵文始终是中国文学的主流。如果没有共同语,韵文怎么可能流传,历代又如何能够赏析?创作者若非有“共同”的观念,继往而开来,数千年的文化如何传承,韵文乃至韵文之外的文章又要如何传递?中国历史上不乏政治失利的时候,可是汉语文却不间断的流传下来,是什么原因?不外就是大家秉持共同语的观念使然。抛弃书写共同语的“传统”,损失的又岂仅是一个语言,还包括这个语言承载的文化资产、智慧结晶。

滑稽的是——已经沦落为少数民族的马来西亚华裔,竟然还有正宫之争。

《星洲日报·东海岸》05/08/2018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