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0年9月16日星期四

【73】历史谁来写?

电影《秦颂》有那么一个情节:秦王嬴政登基大典时,高渐离操起琴向天下第一位皇帝砸去,然后说:“后人会知道历史上有我高渐离偷袭了秦王!”始皇帝蔑视地一笑,说:“你错了,历史由我来写!”

这虽是编剧家编造出来的,但是情节却耐人寻味。我们不禁要问:历史谁来写?

中国是个拥有悠久历史的文明古国,其绵延不绝的数千年历史记载,向来是中华民族引以为荣的。我们向来喜欢引用《说文解字》对“史”的解释——“从又持中,中,正也”,而把“史”和“中”放在一起,并将“中”当作形容词看待,认为中华民族很早就知道写历史要公允中正,所以史册保留的资料都是信史。然而,中国历史向来用“全知”的角度撰写,大至帝王公文,小至闺房私语,都会出现在史册之中,这种写法是颇受质疑的。

要了解中国历史的可信度,还得探讨中国史学的起源与演变,并对史家的观点与学术背景有所认识。毕竟“写的历史”难免主观,在已写下的历史之外还有客观的史实存在,有待其他史料的对比考证。

按近代学者的考证,史册讲的“中”是名词,是官府及乡州各级政权的官方文书和诉讼简册,“史”则是整理、收藏和保管这些文书简册的官员。例如清代学者江永的《周礼疑义举要》和鲁迅的《且介亭杂文•门外文谈》都认为“中”是指文书,“史”是掌管文书的人。

由此可见,保存史料是中国历来都重视的。至于编写出来的历史,会是怎么样的一个面貌,则有待著史的人的价值判断了。但是,史料保存下来,后人就有得参照,历史就可能会改写。

不同的时代,“史官”有不同的内涵,对待历史也有不同的看法。我们且先看看西周时代的史官如何看待历史。

《春秋左氏传》记载晋灵公十四年,多造孽的晋灵公为赵穿所杀,当时已经逃亡在外的赵盾回来执政,结果晋太史董狐记载“赵盾弑其君”。如此评断当时的国君,这是“大逆不道”的,但是即使如何被责难,董狐还是忠于他“史官”的职守,就算抛却生命,也要捍卫周代的礼制。这是时代使然。

《汉书•艺文志》说“古之王者世有史官,君举必书,所以慎言行,昭法式也。左氏记言,右史记事;事为《春秋》,言为《尚书》”,这种“君举必书,书而不法,后嗣何观”的历史观,指的当是西周时期的历史观念。

这种历史观念对统治者起着监视的作用。如果到了秦始皇的时代,史官依然秉持这样的立场,相信“历史由我来写”的说法是根本不会出现的。

原刊:《星洲日报·东海岸》22/11/2008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