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3年10月20日星期日

【309】学一学点金术

有幸参加南京大学举办的“程千帆先生百年诞辰暨程千帆学术思想研讨会”。感触良多,也受益良多。

得与众多成名已久的前辈学者见面,何其有幸。这些学者除了尚未见过面的程门弟子蒋寅教授、张三夕教授外,还有清华的傅璇琮教授;北京大学的陈平原教授、葛晓音教授;华东师大的胡晓明教授;闽南师大的林继中教授等。

会上,大家对程先生的敬意是自然流露的。尤其难得的是外校的教授如傅老、陈平原教授等,都没有门户之见,公开表扬程先生。犹记得中国最初评定重点学科点时,就只有北京大学和南京大学的中文系被点中。多年以后,南北二校的学生犹不满意,常常在线上争论孰较强。观乎师辈,全然不以这狭隘的眼光看事情,北大、复旦、清华、华东、华中、武汉等大学都有老教授前来与会,一同表扬程先生,齐思缅怀。有些教授还激动得说话过度,有妄自菲薄之嫌。程先生大弟子莫砺锋教授在总结时得澄清说“程门学派”之成形,并不是为了独尊学界,而是方便于集中办一些事情,因此,对外而言,程门学派并不存在。程先生在世时经常鼓励弟子四处参学,尊重学界前辈,要有乐群精神。

与程先生齐名的周勋初先生在开幕时说,程先生到南京大学之前,南大真的不成气候,学科点也建立不起来。莫老师给予补充,说当年他一个亲戚要报读南大中文系,竟被家长劝阻。有关家长还是南大教授,但却怂恿后辈到南京师范大学就读。可见南大当时之囧。

程先生于1978年到南大任教,22年间如何彻底改变南大中文系?这是值得探讨的。

程先生曾给弟子讲过一个故事:八仙中的吕洞宾为了酬谢一名信众,问她要些什么。老信众不答。吕洞宾乃点石成金送给她。可是老婆婆竟然不要。吕洞宾点了另一块更大的石头相赠,老信众还是不接受。吕洞宾心里犯愁之际,老信众说话了。原来她要的是点石成金之手指头,而不是被点化成黄金的石子。这个故事流落民间,都讥笑老太婆太贪心。可是,程先生却从另外一个角度看问题。他说:治学就该如此,要他人点出来的黄金干啥?要就拥有可以点石成金的方法。

好一个高瞻远瞩的目光!

程先生是40年代就成名的教授,后来被打进牛棚,受困18年。平反后“心有不甘”,但不是报复,而是“追回”失去的岁月。他到南京大学后,刻谨耐劳,就连本科生的课他也上,目的就是培养不同年龄层的人才,建立南大未来的“梯队”。他还和研究生合作写论文,例如和莫砺锋、张宏生二师合撰系列的“被开拓的诗世界”,是通过具体的操作指导学生进行研究。程先生对学生之严厉,更是日后学生敬仰感恩之处。

莫砺锋老师在总结陈词时,特别向程先生的女儿程丽则女士致歉,因为程先生遗嘱只写:“所精心培养学生数人,极为优秀,乃国家之宝贵财富。望能在我身后,仍能恪守敬业乐群,勤奋谦虚之教,不坠宗风!”莫老师说程先生一心向着学术,全身心投入栽培学生,花在他们身上的时间远远超过花在家人的时间。莫老师向程女士鞠躬致歉时,我眼眶也湿润了。

程先生之成功开设南京大学古代文学学科点,除了靠他本身深厚的学养外,还在他超前的目光,重视做学问的方法,也重视学术人员的梯队培养。他的成就,还要让后人缅怀至少50年。

台下三分钟过后,也就只有莫老师等程门第一代弟子知道程先生和他们共同付出的台下十年功!


原刊:《星洲日报·东海岸》20/10/2013

5 条评论:

  1. 您一心向着教育与学术,花在培训师资相关的工作也远远超过花在家人的时间。我们眼眶也同样润湿了……

    回复删除
  2. 对那些拥有投机取巧的学员的学习态度无言以对!就如博士所说以另一角度来看,如果学生的学习态度如此,是否要去骂他们呢?想想…你是否也是如此!

    回复删除
  3. 若要人尊重你的职业,你也要学会尊重自己!
    在上着大学课程的教育工作者,做好你们的本分,扮演好你们该有的角色!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回复删除
  4. 是的,上着大学课程的教育工作者,虽说大家选择进修是以升级为前提,难道你们就没有期盼这四年里有所收获?工作上的忙碌和家庭的负担不是借口,最重要的是您的心态,您对学习的态度。如果您无法把当学生的本分做好,请问您如何理直气壮地去指导您的学生,您的儿女?

    回复删除
  5. 谢谢回应。我那天对OUM‘的学生谈及程先生所开创的学风,而对目前在职教师进修的心态做了些批评。以上的回应应该是那天聆听我的说话之后给予的回应。有兴趣了解更多程先生的,请看以下链接:
    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08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