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0月11日星期日

【15】捍卫母语教育

考试局的马来长官说:“我国华小的华文水平,不能以新加坡的水平作为基准,因为在新加坡,华文不过是学校里头的一个科目,我国华小却是以华语作为学习的媒介语。”

可见,教育部长官是很清楚华文在我国的地位的。华文在马来西亚,早在独立前的马来亚联合邦协约就注明不是官方语文。国家独立后,虽然常有传言要实行单元主义教育,但基于多种因素,华文还是保留了下来。以上官员的说法,更印证官方同意华人把华文作为母语学习。

其实,我国官方是颇重视“母语教育”的。例如师范学院在今年增加了两门新课程——小学卡达山、杜顺语教育和伊班语教育。立卑师范学院更重点培训原住民师资,多方探讨少数民族的母语频临消失的危机。

这或许与无边界的全球化概念有关。联合国一向倡导母语教学,认为利用母语学习,有助于更好地扫除文盲,提高教育质量。上述官员的说法,显示他知道华小不只是“学习华文的地方”,更应该是“用华文学习的地方”,华小是母语学习的场所。

反观华社,是否真懂“捍卫母语教育”的意义?上个世纪的教总、董总肯定非常懂。林连玉先生领导教总时旗帜鲜明的昭示两点:各民族教育以母语为媒介;各民族教育一律平等。

郭熙教授在2004年的一场研讨会中说:马来西亚的华语作为母语学习正走向弱势。原因是老一代对母语有强烈感情,所以乐意倾全力支持母语教育。新一代已显然不同,他们的母语意识正在淡化,加上多语环境下的冲击,母语学习的生态正发生急剧变化。十年后的今天,这种趋势更加明显。年轻一代的高官公然说我们的华文水平不必太高,不能媲美中台。

数十年来,华社历经外在的种种考验,华文还是作为母语学习,那是因为我们的领导对母语教育有深刻的认识。然而“物必先腐而后生虫”,今天华社领导的焦点模糊,会不会让华文只作为一个用第二语言学习的科目?

《星洲日报·东海岸》11/10/2015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