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7年6月7日星期三

【96】理念决定高度

前年我应杭州“千课万人”的邀请,在三千名中国教师的面前给六年级学生上了一堂公开课——《最后一头战象》。和我“同课异构”的还有大陆名师何捷和台湾的葛琦霞老师。

我的课没有按计划上完,自觉不是很理想,但是反馈却令人鼓舞。除了来听课的老师给予正面的回应,一些评课专家如南明教育集团的校长干国祥、《小学语文教师》副主编陈金铭等,都和我结为深交。干校长还邀请了我到温州和他作同课异构。

“战象”这一课,去年我受云南大学邀请,到昆明作示范教学;今年我又受中华文化促进会儿童文化委员会的邀请,到北京和杭州与何捷再进行同课异构教学。我觉得我常受邀请的原因有以下几个:

其一,我的语文教学观和对阅读教学的想法,是可以和大陆的名师对上谱的,交流时会有思维的激荡。我敢于打破惯性思维,确立母语教育的新方向。

其二,我的课型表现出思辨的特色,不让学生当个被动的语文消费人,只是吸收老师强制灌输的知识。思辨是学习的最基础要求。

其三,对课文敢于作批判性的接受,不是一味盲从。在认知思维上,这是属于高阶的思维模式。

其四,作为高教师资,我勇于放低身段,直接面向小学生,并与一线教师切磋教学。这让我不断从实践中印证我的理论,做到知行合一。

前三者,我在国内已经传授给众多弟子,他们大都青出于蓝,表现犹胜乃师。第四点却是我独有的条件:我的身份、学历、经历,不是学生短期内可以企及;我的理念更决定着我可以攀登的高度。我本就属于反思型的教师,对所做的保持自觉,并擅以调整自己。我鼓励学生有开创性思维,从不限制他们的创意。

岁月不会宽待任何人,人更不可能不被取代。我的学生具备了视野,有崇高的理念,只要把握实践机会,假以时日,他们的成就一定比我大!这是身为教师最大的回报。

《星洲日报·东海岸》04/06/2017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