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0年8月9日星期一

【67】佛教有多心经?

偶然看到电视剧《西游记》中孙悟空劝唐三藏“念《多心经》”,还差点喷饭,以为是香港导演搞错了。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在佛教界可是妇孺皆知的经文,简称《心经》,何来一部《多心经》?“般若波罗蜜多”是从梵文prajna-paramita音译过来的,尾音的“ta”(多)有时候省略,就只音译作“波罗蜜”。如果要意译,“般若”当译为“智慧”,“波罗蜜多”则译为“解除苦痛”。再怎么理解,也不应该跑出一个《多心经》出来。

原来这个谬误还是源自原著《西游记》。小说第十九回写唐僧师徒在浮屠山遇见乌巢禅师,禅师对玄奘说:“路途虽远,终须有到之日,却只是魔瘴难消。我有《多心经》一卷,凡五十四句,共计二百七十字。若遇魔瘴之处,但念此经,自无伤害。”其后作者还把玄奘后来翻译的经文完全抄录下来,并赞扬唐僧了不起,“耳闻一遍《多心经》,即能记忆,至今传世。”这可给不知情的读者以为《心经》是唐三藏路上听来的,其后抄下流通。这纯是小说家之言,殊不可信。

然而,《西游记》作者当真如此糊涂,把《心经》错误看成《多心经》么?小说这一回的回目作“云栈洞悟空收八戒,浮屠山玄奘受心经”,显然作者是知道《心经》的。作者并非始作俑者。

从现存文献看,唐代开始便有人用《多心经》的。这当然是因为古人不熟悉外文,但从汉语望文而生义。例如目录学中有“(唐代慧)忠国师《多心经》一卷” (《郡斋读书录》)、“唐郑预注《多心经》天宝九年”(《集古录跋尾》),《全唐文》也收录善信“敬造《多心经》”若干部的说法(朱怀隐《大唐方与县故栖霞寺讲堂佛钟经碑》)。著名学者钱钟书先生对此的判断是:“唐人已偶以‘般若波罗蜜多’之‘多’下属‘心’字”(《管锥篇》)。

即使是佛教典籍,也有直书《多心经》的。例如《唐梵翻对字音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就说:“梵本般若多心经者,大唐三藏之所译也。”唐代佛典目录如《众经目录》《大唐内典录》《大周刊定众经目录》记录的经题都作“《般若多心经》一卷”,可见即使在教内,《多心经》也已经惯用。因此,明代小说沿用《多心经》,错并不在它。

原刊:《星洲日报·东海岸》11/10/2008

5 条评论:

  1. 拜读了你的多篇大作,果然不同凡响,让我折服。更佩服你的学富五车、才高八斗。

    回复删除
  2. 黄兄,
    恕容小弟补充一下。

    般若波罗密多《心經》本分廣本同略本,现时通用的略本为玄奘所譯,一共有二百六十字。而玄奘的譯本同更早年鳩摩羅什譯本類似。有学者像Jan Nattier认为略本其实是先由“汉语”更进后才再譯回梵语并且通俗得青出于蓝。

    至于那个“多”字可能是因为大乘- 梵语Paramita in Sanskrit和小乘- 巴利语Parami in Pali之间的混淆。
    现在大家都用“波罗密多”也可能是南传小乘Theravada的经典只认、提到菩薩只有两位,即成佛前的释迦牟尼和未来佛彌勒菩薩。大乘Mahayana却認為待成佛菩薩有多位。而《般若心經》最为大乘佛教出家及在家佛教徒日常背诵的佛经,故此其“多”多为大家认同。

    回复删除
  3. 国民兄,感谢莅临留言,真给后学莫大鼓励。
    对您的赞词,弟实在不敢当。这里的博文主要是转贴我自2006年在《星洲日报》发表的“走近古人”系列文章,在网上也早就见于法情的。兄以佛教观点评述时事,才是大行,弟只是在古文字堆里爬梳材料,不敢曰有才。

    小巫子师兄,谢谢您的补充说明。不过似乎没有说明为什么佛教文献也出现“多心经”哦。

    回复删除
  4. 黄兄,
    对不起,忽略了我自己的推测于那“多”字的由来。现就费费周章的说说看吧。

    其实,现今的汉传佛教已有很大的区别于古印度佛教。当印度佛教传至中土时的佛经翻译概以古文言笼统生硬般一次过来弄。
    好像有听过南怀瑾大师说过玄奘的“翻译”般若智慧并不好,比起梵语出生的鳩摩羅什来只是属于初哥那种。玄奘最大的功劳并不在于翻译而在记载历史--那一路取西经的记载,印度佛教的历史。当时印度人对于时间是很善忘的。所谓的吉零数咯!(不是零吉啊!)

    现提一下【波罗密】心经--祂是所有(大乘)菩萨行者必修的善德,是要成就一切圣者的根本。【波罗密】其实有十唯识 --智波羅密、力波羅密、願波羅密、方便波羅密、施波羅密、戒波羅密、忍波羅密、精進波羅密、禪波羅密后才般若波羅密。总称為十勝行,即菩薩在十地時所修行的道法。
    就以此类推这有很大的可能使到“当时的华夏人”误认为《心经》有多版本从而加上那“多”字!

    另注:【波罗】译为【彼岸】,【密】译为【到】既是“到彼岸”。一种可以从生死到达涅槃的彼岸之法。【多】字应该是相当时于文言语助词中的[矣] 或更深入[的了] -- 藉此寓【离生死的此岸到达涅槃彼岸的解脱了】。【多】于此‘也可能’被当时误认为了生死之意,从而--‘了脱’生死之心经?

    回复删除
  5. 黄先炳 ,你好 ,不知是否你還记得我. 我是你小学太平华联二校的同学,名叫胡东汉 ,我很希望你能与我再联络上 ,我的 email :
    alexaw63@gmail.com ,你也可以用这 email 在 facebook 里找到我 . 希望能早日得到你的回应.谢谢.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