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0年10月30日星期六

【76】历史将判断得失

《春明梦馀录》载崇祯年间,瞿式耜疏曰:“古者左史记言、右史记动,凡以天子一时言动,即万世之法程,虑或湮遗,故以史臣必专其事。凡天子召见群臣,商议时政,则史臣必随之。今皇上再举召对,海宇欣瞻,而臣等侍从之臣,反有未能详知者,虽阁部大臣,于陈谢䟽中,微有条叙,亦似约略言之。伏乞今后凡遇召对,即令史臣二人,簪笔入侍,记注详核,随于次日具疏奏呈,一面发抄,一面宣付史馆,庶四海快若亲承,而万世垂为永宪。”

以上一段话,给我们的信息是在明朝末年,皇帝委任史官在身旁记言记事的风气依然存在。可见就文献来说,中国历来是有这样的传统的。

汪荣祖先生对这传统是持正面的态度的。他说:“夫人主系国家安危,不仅应记其事,亦必录其言,固非一人之私,实有关天下后世,中外并无二致。”(《史传通说》)

贵为一国的领导,其言行至为重要。所以,他们的言行都会有人记载下来,或明或暗。这些记载,是为了后世的有个参照;但是个中的得失,却不是当世人所能预见的。记载实事是当世之人的工作,但是对史实的评价却是后世的人的工作。中国的历史都是后世史家撰写前朝的,一朝君主的得失,是由后代的人来判断,不是君主自己操控。当然,如果君主坚持“历史由我来写”,那也不过是自我欺骗的伎俩,随着时间的流逝,权力将会湮没,客观的判断则自然产生。

尼克松是美国历史上唯一担任过两届副总统、两届总统的伟人。他在任期间,结束了越战,和中国建立了正常的外交关系,是他正面的政绩。在他的墓碑上,还雕刻着这样一句话——“历史所能赋予的最高荣誉是和平缔造者”。可是,大家也不忘他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在任下台的总统。尼克松下台是因为“水门丑闻”(The Watergate Scandal),而大家对水门案能够了解清楚,就是因为白宫的录音设备健全,总统的话语都有记录。记言实录的效果,使权高位重的美国总统也难逃弹劾。

马来西亚建国稍晚。马六甲王朝的八代苏丹的功过,或许可以论断,但近世的五位首相的功过却还不是盖棺定论的时候。就以现任首相而言,他将是我国五位最高领导中掌权时间最短的一位。在交棒之际,他极力兑现他早前对人民的承诺。然而,其功绩如何,不是我们这一代人可以论断,历史将还他公正。我们只能寄望他在权力还在握的当儿,做出更多利国惠民的决策,以名垂青史,光耀子孙!

原刊:《星洲日报·东海岸》13/12/2008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