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3年11月15日星期五

【281】没有误读却误解

去年第五期的《文史知识》刊载了中国社科院孙少华老师的《陈平的“密计”》一文,饶有趣味。

文章谈论的是公元前200年的一场战事。那年汉高祖刘邦被匈奴围困于白登山,情况危殆,司马迁说其时刘邦军队“七日不得食”,后来“高帝用陈平奇计,使单于阏氏,围以退开。高帝既出,其计秘,世莫得闻。”

原文不难懂。说的是刘邦受困时,陈平献计派人到匈奴处向阏氏说情,于是得以脱困。虽然不会造成误读,但历来对于此说却造成不少的误解。

《史记集解》引桓谭的话说:“此策乃反薄陋拙恶,故隐而不泄。高帝見围七日,而陈平往说阏氏,阏氏言於单于而出之,以是知其所用说之事矣。彼陈平必言汉有好丽美女,为道其容貌天下无有,今困急,已驰使归迎取,欲进与单于,单于见此人必大好爱之,爱之则阏氏日以远疏,不如及其未到,令汉得脫去,去,亦不持女来矣。阏氏妇女,有妒媔之性,必憎恶而事去之。此说简而要,及得其用,则欲使神怪,故隐匿不泄也。”

于是,后来纷纷有人跟进,都说陈平所献的“奇计”就是“美人计”。唐代颜师古说“其事丑恶,故不传”,南宋胡三省说“谓秘计者,以其失中国之体,故秘而不传”,柏杨更直言“可以肯定该秘计一定严重影响刘邦的尊严,使子孙和中国人蒙羞”。屡献奇计救助刘邦脱困的陈平,倒成了猥琐的小人了。

孙少华反问:“先秦时期的美人计还少吗?”

是的,古代兵书《三十六计》便有“美人计”,《六韬•文伐》更直言:“养其乱臣以迷之,进美女淫声以惑之。”具体流传的事例则有妲己迷惑商纣王、褒姒迷惑周幽王、西施麻醉吴王夫差等,甚至出使西域的王昭君等,何尝不都是“美人计”?美人计又哪会让中国然蒙羞了?

孙少华沿着桓谭的“此说简而要,及得其用,则欲使神怪,故隐匿不泄也”,怀疑话中有话,或许“并非如字面上的意思那么简单”,而是“与当时的文化和政治背景,或者某些不能直接言说的暗示”有关,进而对读其他文献,从而推论出这件事与星象学有关。与同期的汉人一样,桓谭对谶纬、星象、天文、历算是通晓的,即连匈奴也多有相信之人。《史记•匈奴列传》载刘邦解困前,阏氏曾对单于说“汉王亦有神,单于察之”,便透露了玄机。孙氏根据文献,说明刘邦被围之时,正是“月犯昴”(白衣会)的时候,星相学家相信这有利于中国,不利匈奴,因此推测白登之围时,陈平抓紧天象的变化,去见阏氏时进言“月犯昴”对匈奴不利的说法,促使阏氏劝匈奴单于退兵。然而当时的人对星象之言仿佛天机般不随便泄漏,以致成立“秘计”。

孙氏结语说:“陈平秘计使匈奴解围一角,帮助刘邦顺利脱困的具体原因,主要与‘白衣会’星象有关。对此,桓谭心知而隐约言之,……后人不懂此类方术而不能言之,故使此类资料逐渐湮没在历史文献中。”

惭愧!我也是不懂方术的人。不误读,却误解了《史记》“白登之围”的实相。从这个教训,我也反思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又会犯上多少次不误读却误解的错误?

原刊:《星洲日报·东海岸》07/04/2013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