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3年11月20日星期三

【282】大是大非才是假道学

我曾经写过《一块特别的肥皂》,是点评鲁迅发表于1924年的小说《肥皂》。

我说这篇小说很特别,是因为它的主题异常隐晦,乍看之下好像懂了,仔细想想却又不懂。

认为自己看懂的人会这样评述:“《肥皂》是一篇刻划道学先生的变态性欲和内心精神世界的短篇小说,它揭露了假道学们肮脏、卑污的心灵。”

小说写的是主人公四铭在街上看见了一个十七八岁的乞丐女,由于她处处呵护年老而患病的祖母,四铭对她产生了同情,赞她是孝女,还想做诗文表扬她。不过他的这一个想法,却因为他多次的复述小流氓对乞丐女的轻薄话——“你不要看得这货色脏,你只要去买两块肥皂来,咯支咯支遍身洗一洗,好得很哩”,被他太太和朋友说成是动了歪脑筋,老想着乞丐女的胴体。这叫四铭有如哑子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评论人于是说:“鲁迅无情地把这位道学先生的假面具撕了下来,让人们看到道貌岸然的下面原来藏着一团邪念。”

犹有甚者,一些评论者还用更重的话说:“集中揭露了封建复古派政治上的极端反动、道德上的极端堕落,戳穿了他们关心世道人心、国家命运的画皮,把封建复古派的反动本质和肮脏灵魂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使这伙丑类于‘麒麟皮下露出马脚’。”又或者是:“他们的灵魂已经完全腐朽,表面上道貌岸然,实际上满肚子男盗女娼,或是封建道德的卫道士、假道学,或是不学无术的文人垃圾、文人败类。作者对他们只有批判,没有同情。”

我对此是难以苟同的。

其一,四铭就算是动了“歪念”,想到女性的胴体,那就是“满肚子男盗女娼”,就是“不学无术的文人垃圾、文人败类”么?鲁迅要揭露的“彷徨”心理,真是那么肤浅么?如此轻易批判一个人,我觉得这才是“假道学”,才是“肮脏、卑污的心灵”呢!

其二,对于这篇小说,鲁迅曾说“技巧稍微圆熟,刻画也稍加深切”,他也坦承“一面也减少了热情,不为读者们所注意了”。如果我们把这篇小说说成是要“揭破伪君子、假道学四铭在表面维护社会伦理道德之下的幽暗性心理以及蠢动欲望”,这未免说得太过绝对,太过“热情”了吧?这样的主题,倒不如说是属于《高老夫子》的。

夏志清也说:“就写作技巧来看,《肥皂》是鲁迅最成功的作品,因为它比其他作品更能充分地表现出鲁迅敏锐的讽刺感。”

“最成功的作品”,岂不要高于大家熟悉的《孔乙己》《阿Q正传》了?

一位读者在博客上说:“也许是应试教育的主题分析、划分段落大意、时代背景和中心思想的后遗症,一看到鲁迅的文章,就忍不住内心惶惑战战兢兢,生怕遗漏了不该漏掉的某句话某个词某个标点符号。”这是发人深省的说法。

高老夫子、孔乙己、阿Q,乃至祥林嫂、闰土、吕纬甫等人物形象,都刻画得很成功,通过理性的思维都可以点出人物的性格特征,进而说明作者要批判的对象。这是在大是大非的前提下看出来的效果。然而,像四铭这样的小说人物,您说他错了么,错在哪里?除了人物的外显行为,小说还成功写出他的潜意识,这不是更好的手法,留给读者等多的想象空间么?

大是大非才是假道学。

原刊:《星洲日报·东海岸》14/4/2013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