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9月20日星期日

【12】中国标准

小六考试是否太难?教育部副部长下了定论:“难!因为有关考题是按照中国标准出题。”

五个月前,首相署部长宣布我国教育文凭受中国官方承认,水平等同汉语水平考试(HSK)时,雀跃地说:“这可说是我国华文教育的一大突破,也是华文科考生盼望的春天!”

到底要听谁的? 身为马前卒的教师,恐怕要茫然。

什么是“中国标准”呢?

如果说我们的教学是依据中国的“课程标准”,而不是根据本地的,我想没有人会赞同。因为2001年开始,我们的教学依据便是“小学华文综合课程”(KBSR)。

如果说我们的考试是依据中国的考试标准,这也说不过去。管考试的部门称考试司(Lembaga Peperiksaan),有它一套执行考试的作业程序,其中包括先进的、科学的电脑考题难易度分析。

如果说采用了不符合本土文化的中国词汇就叫“中国标准”,老师们更加要惶恐了。因为所举的例子如“省城”在五年级课本第15页第一行便出现,“渣滓”在六年级课本第195页出现。课本出现过的词语也不能考?

我在想,如果学生写作用词“不规范”,考试局判错予于扣分,虽然有点苛刻牵强,还在情理之中。但是,如果是阅读他人的文章,却要求所用的词语全盘本土化,这种观点不但不能接受,而且大有削足适履之嫌。

我以华社的开放和兼容并蓄为荣。例如教育部全面接纳大陆的简化汉字方案后,依然接受繁体字的应用。报章和儿童读物,许多依然是采用繁体字印刷。反观邻国,自从接受简化汉字之后,高效率的全面采用简体字,结果儿童读物如果不用简体字,没有打上汉语拼音的,家长都不能接受。可是我们的儿童,依然可以进行早报晨读,打开台湾版的绘本和儿童读物,依然嘻哈笑绝,没有学习障碍。

请不要用政治干涉教育,也请不要站在大人本位低估孩子的能力,更不要倒行逆施,忽视中文的灵活性和张力。

《星洲日报 • 东海岸》20/09/2015

1 条评论:

  1. 我们追求的是学习能力,理解能力。我们向往的是语文的优美。 就如作者主页上的 “虽不能至,心向往之”。文章摘自哪里?什么时代,国度。对本人来说毫无关系。重要的是本身的领悟力和理解力。反之,摘自语文水准不一至,不规范的话。问题就不是辩解所能解决的啦!考生要如何应考。到时,又是老师和出题的制度有问题。。。。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