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2月20日星期日

【24】就是要伟大

人的一生,要做伟大的事,但却不可要做伟人。当老师的,更要如此。

教师如果只是教书,把神圣的教育工作当成铁饭碗,对教育欠缺热情,公式化的上班下班,肯定无法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就算态度积极,有工作热情,但缺乏教育理念,对现行的政策和制度似懂非懂,只是任劳任怨地勤恳工作,还是不够的。没有宏观的教育目标,工作便只能追逐眼前的利益,上司的的肯定和奖励,学生的乖巧和考取高分,仿佛就可以满足教师的需求。虚荣肯定也不是一名好老师的理想。

教师要有使命感,相信自己是在做着伟大的事业,日后的社会如何,还得看我们今日的努力。这种“以天下为己任”,“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儒家精神,该在教育工作中加以贯彻落实。对于现行教育政策和制度,教师要有足够的敏感度,不但理解,还知道其优势和弊端,不盲目跟从,也不随意抱怨,要清醒冷静地实践。

做伟大的事业,却不要做伟人。历史告诉我们,活着的伟人都很可怕。古代有伟大的希特勒,发动了世界大战;近代有伟大的毛某,虽然一度解救人民于水深火热中,最终却因一场大革命,把国家和人民推向另一个可怕的火坑。

不熟悉历史的,不妨到小说中看看伟大的活人的可怕性。金庸在1963年写《天龙八部》,仿佛就预感到伟大的领袖要带来灾难,一个星宿老怪是最真实的写照。只要他一出现,便有一大批弟子歌功颂德,什么“法力无边,攻无不胜,战无不克”,“神功盖世,威力无限”,一直到“德沛天地,威震寰宇,古今无比”等阿谀谄媚的话语都冒出来。最终星宿派当然是土崩瓦解。

因此,当老师的,一定要做伟大的事业,铁肩担道义,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但是,切记,不要让自己当伟人。即便要当伟人,也等百年后,让后人来断定吧!


《星洲日报、东海岸》20、12、2015

1 条评论:

  1. 结合网络流传的这篇文章一起读:

    “如果给老师归一个类,你就会发现,老师大致上可以分为这几类:教侠,教奴,教痞。

    具体地说,所谓教侠,就是教师中的侠客。这类人数不多,但他们特立独行,有自己的思想和行为准则,不为流行的东西所左右,不盲从各级政府的教育督导,也不死信教材。他们往往孤军作战,没有一呼百应的时候,因为他们的一些观点大多都是对时弊的揭露和批评。所以学校领导者“怕”他,同事们觉得他太异样。他们对教材的批评可以获得众人的喝彩,但仅仅是饭后的谈资,他们对教育制度的痛斥可以换来各路神仙和专家的好评,但是只是一种精神的奖励。整个社会不会因为他们的疾呼而改变,但他们都在自己的岗位上默默地尝试改革,他们的教改不是指向高考不是指向政治目标。他们的教改直接指向学生的心灵,他们尝试着怎样让学生获得心灵的解放,让学生拥有真正独立的人格。哪怕在这个目标因社会的黑暗和肮脏收效甚微,但他们矢志不渝。哪怕学校也和社会一样,流行一些假丑恶,但他们仍然吃力地在假话丛中说真话。哪怕他们的教改因“收效甚微”甚至影响学生的成绩或者违背有关教育方针而经常被阉割,但他们无怨无悔。

    所谓教奴,就是完全忠实于现行不合理教育制度而无怨无悔地推行这种不合理的制度。这种人占了老师人数的绝大多数,他们任劳任怨,勤恳工作,他们工作的所有目的和意义,就在于让领导肯定,让学生们考高分,他们没有想过我们的教育是否有问题,我们的孩子是否越来越病态,他们全部的热情来自于一个月的工资和领导给与的精神奖励,他们忠实于教育法规教育制度,他们从不怀疑。如果法规变化了,他们也往往表现一种积极学习的态度,他们学习教育法规和教育思想,是完全投入地,他们最诚挚地拥护这一切,只要是上级部门的决定,是学校领导的决定,他们都认为有道理,并且思想很容易统一到领导的高度。他们不仅平时勤勤恳恳地工作,他们在教育改革的今天,也积极地投入到这项伟大的事业中去,他们在学校的安排下认真地进行“继续教育”,他们投入教改的方法,是认真学校那些专家们的理论,让自己尽快地与先进的思想接近,在实际工作中,好用这种全新的理论指导自己的实践,他们压根儿都没有思考我为甚么要接受这种理论,他们这这场轰轰烈烈的改革中,表现得异常革命。这种老师,大多相信教材,相信权威,把学生送上好大学是他们最大的成绩和荣耀,哪怕他送上大学的实际上是一个马家爵,他也不会有半点失落,他们从不关心领导关心之外的事情,领导强调的事情,他们会无微不至。他们爱学生,只是爱学生的身体,他们给学生讲远大理想,只是告诉学生很空洞的道理。他们永远像一个德高望重地老者一样,辛辛苦苦,勤勤恳恳地为我国的教育事业添砖加瓦。

    所谓教痞,就是老师中的混混。教师是一碗良心饭,众所周知。这类人虽不是大多数,但也为数不少,他们没有工作目标没有工作理想,更没有事业心。有课他们就来上,没有课就走人,如果强调坐班,他就坐在办公室里聊天或者找个理由溜之大吉。他们对教育政策教育理念教育制度是懂非懂,或者说他们也不愿意懂,下班后主要的工作就是麻将,赌博,买码,或者其它让人心身疲惫的活儿,他们从不看专业书籍,除了看一些娱乐书籍,女人一般议论衣服,男人一般议论喝酒和洗头洗脚。在办公室里与教学有关的共同话题就是那个学生是个猪,那个学生是个笨蛋。他们作为教师的最大的乐趣可能就是工资听说要涨了。”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