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2月21日星期日

【32】拒绝清单式教学

要如何评价一堂课?

常见的是:给评课者一份清单,清单上列明多项要求。评课者听课时,仔细观摩老师是否有做到清单上的要求。有的,就打个钩。过后,再统计有多少个钩,钩出现的次数越多,就表示教学越达标。

长期下来,我们的教学便成了清单式教学。

所谓清单式教学,就是尽量做到当局厘定的指标。例如一堂阅读课,要做到解释词语的含义,讲清疑难句子,理清意义段,概要讲述全文,还要顺势灌输价值观。在技术层面,还要看有没有进行分组活动,有没有照顾后进生,有没有和学生形成互动等等。

课堂教学评价,成了定量式的。只要你做到清单的要求,就算达标。

我是非常反对清单式教学的。因为那只能充其量,不能填其质。教学本该注重的是学生的学习,而不是教师的教导。学生在一堂课是不是学到东西,不是看老师有做过什么,而是要看老师如何设置和引导。老师做了,并不表示学生学了。

清单式教学,是让外行人看的热闹。内行人要看的是门道,看你的教学构思是否有明确的目标,教学过程是否突出重点,突破难点。教学目标是否符合客观的需求,即切合教材的内涵,以及学生的程度等等。

可惜,我们的习惯思维,把我们愈发推向清单式做法。上头规定,课室得按照21世纪布置法,我们便如此排列桌椅,而不管其作用是什么;上面说信息时代,教学得用多媒体,于是我们便设计精美的幻灯片辅助教学。总之,瓶子是换了新的,酒却依然故我。

再高明一点的,还是掉入依样画葫芦的绝活儿。人家推动活泼教学,我们也便活泼起来;人家翻转教育,我们也跟着翻转;人家打造学习共同体,我们也共同学习。形式主义操纵着我们的思维。

培训教师,我们注重培养实实在在的设计和调控能力;评价教学,我们重视学生从老师身上学习到什么。我们拒绝清单,也不要形式主义。

《星洲日报·东海岸》21、02、2016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