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4月3日星期日

【37】我手写我心

英语走向国际舞台后,带给全世界的影响是深远的。例如语文教学的模式,英语的教学就是正统,要重视词汇的积累、词语的组合、句子的构造等。就连泱泱大国的中文教育也受到影响。

读语文教学发展史,我们会感到纳闷。过去数千年的语文教育真的那么不堪一击吗?对照当今所谓的规范,也许我们会认同传统的不足,但是中文数千年的相承,却是不争的事实。传统真的要被遗弃?

语文学家后来提出学习语文有自然生成的“习得”模式,也有刻意学习的“学习”模式,让我们惊觉,我们的母语也要像学校里作为第二语言的英语教学方式进行吗?

以词汇的积累为例,我们的教学是不是就是要从认识字开始,一笔一画的写好,然后构词造句?句子会造了,学写段落,然后传授作文:如何开头、如何开展、如何结束?

一位老师教了“袋鼠”一词,要学生造句。甲生回答:“马路旁边有一只袋鼠。”老师点头称是。乙生跟着举手说:“马路旁边有三只袋鼠。”丙生不甘落后:“马路旁边有五只袋鼠。”老师不耐烦了,要求不再用路旁。丁生回答:“大树底下有五只袋鼠。”戊生大声说:“马路旁边的大树底下有五只袋鼠。”请问,孩子们在这堂课学到了什么?

就连作文都好。二语的学习是要求学生能用短文表达自己的看法,所以要有一定的结构。模仿后,关于“游记”的文章,几十年来都是“爸爸提议……高兴出发……收拾东西……尽兴而归”为楷模;“忆友”则是“晚上做功课……照片掉下来……泪流满脸”为样板。这是作文吗?

大陆学界因此提出“我手写我心”来对治。要学生用真情实感来表达,即用语言表达自己内心真正的感受。于是,造句逐渐被旁落,取而代之的是写话;作文摒弃刻板僵化的全命题模式,改以较灵活的半命题、情境题等启发式的题目。

我觉得这是正确的改变,值得仿效。


《星洲日报·东海岸》03/04/2016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