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7年2月5日星期日

【78】老师没有下班

中国朱西润老师说:“在授课之外,大学老师最主要的工作是知识创造与生产,这种工作性质,决定了他们永远没有上班、下班。”他举例说半夜里醒来,还没有完成的文章有了思路,当然就会挑灯夜战,不再睡了;大年初一,收到审稿人的电邮,还不是赶紧打开电脑着手修改论文?他因此总结说:“大学老师的身体很少加班,因为他们的大脑从来不下班。”

是的,从事学术研究的学者没有下班这回事。据报道,中国土壤学奠基人侯光炯院士终年在实验室工作,一年就只有年初一休息一天,一直到他91岁去世。我在南京大学求学时,老师们几乎都是如此。某个大年初一,一位同学在古籍所碰到程章灿老师,感觉很惊讶,程老师却淡淡地说:“回来查找一些要用上的资料……”

大学老师如果真是奉献给学术,他们就像修行人一样,没有上班下班这回事,因为他们从事的是毕生才可以成就的事业,而不只是一份工作。若说沉浸在虚拟世界的现代人是宅男,那么学者肯定是宅男的始祖。

学者如此,同样劳心的教师,其实也近乎于此。如果教师把教育当成工作,准时上班下班,下班后完全不理会教育(不是学校)的事务,那会是一场灾难。

上课本是厚积薄发的工作,这和演员在台上演五分钟,台下却不知道要琢磨多长时间一样,需要时间准备。上课不等同表演,演出后鞠躬下台就了事,课间教师还要布置练习,让学生操练。这又是搬石子砸自己的脚的傻事,学生做一份作业,教师却要批改全班学生的作业,如果是四十人一班……

敬业乐业的教师,除了上课以外,还要为学生的成长设置更多的学习环境。可见,一旦投身教育工作,为人师者,大脑就不会休息。脑子里时刻为学生的成长盘算的,是明师;常为工作而费神的,是良师;只挂心薪金酬劳的,则要愧为人师。

《星洲日报·东海岸》


1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