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7年2月19日星期日

【81】是人不是神

除了授课以外,我的教育工作还涉及多个层面。教育部各个部门的主要工作,我几乎都参与了,例如课程评价、课程编写、课程推演、教材、考试、培训、研究……

除了官方的以外,如果有学校邀请,我也会应邀过去主持课程或演讲。课程最少六小时,例如关于阅读教学、合作学习、专案式学习等的研习;讲座则是三两个小时的,如语文教学、阅读教学、生命教育等专题。此外,我自己也化被动为主动,通过其他管道邀请海内外明师来主持课程,并开放给全国教师参与。

除了口头传授的,我还书写。我给师范院校主持课程的编订工作,给其他大学中文课程编写纲要和教材,给报章写专栏,写论文,写研究报告。这一些大多都已经结集出版。进入信息时代后,我也充分利用网络,通过博客、微博、脸书等社交媒体传播教育信息,绝不用这些平台发泄个人情感。

朋友因此很好奇,怎么我会有那么多时间?上帝很公平,授予每个人一天24小时。可是,人也不赖,有些人24小时可以做48小时才可以完成的工作,有些人却用48小时来做24小时的工作,都是违背上帝意旨的奇才。我属于前者。

能够如此,一方面是个人的兴趣使然,另一方面则是后天的锻炼得来的。我没有兴趣旅行、没有兴趣逛街走商场、没有兴趣在茶档口聊是非,这为我赚取了更多的私人时间。我对人生短暂的感受是深刻的,我认同普贤菩萨警众偈所言“是日已过,命亦随减,如少水鱼,斯有何乐?当勤精进,如救头燃,但念无常,慎勿放逸”,因而确定了自己的生活观。

中学时期,为了确保自己懂得利用时间,我每天都带着555的小笔记本,每隔半个小时就记录自己所做的东西,临睡前分析检讨,看看一天里头自己做了多少事,又浪费了多少青春。钢铁就是这样炼成的。

转个念头,把握时间,你也会是忤逆上帝的奇才。

《星洲日报·东海岸》19/02/2017

1 条评论:

  1. 每隔半小时即记录自己怎么用了那一小段时间,真是少有,真够勤奋的。古时候有功过格,士大夫用以检讨自己或教育子女,每个晚上记录下一天里做了哪些好的对的事,以及不好的错的事,那还是到了晚上总结功过呢。把时间利用在学习求知上,博士非比寻常,难怪成就也不一般了。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