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7年3月26日星期日

【86】惩罚没有犯错的人?

一位活跃于政党的朋友跟我分享他的经验:大多数的社会课题讲座,诸如反毒、反暴力、反贪污等,听众都不对版。每每办这类讲座,反应不佳,但是又不能不向上头交待,于是主办方会千方百计找来听众,就算听不懂华语的也无所谓,只要填满讲堂就好。

他显得很无奈,因为数据人生的游戏规则就是要看到“成绩”——有数字依据的量化成绩。组织有没有能力承办,能办多少场,可以吸引多少人,这是组织成功与否的指标。我比较另类,办活动从来不关心人数,我更加关心的是讲座内容是否契合听众的需求,他们是否消化得来,对他们是否有实际的帮助等。

就如上述的情况,我更加关心的是坐在讲堂里面的听众所耗费的那两个小时。官方在检讨会中常说:“我们的讲座是要针对那些可能会犯错的人,不要只召集那些不会犯错的人来听。”确实,我们的反毒讲座都是对着不会去吸毒的人讲,真正吸毒的人压根儿不会出现在这样的场合。我们的努力,为的是哪桩?

不说那些“被请来”的听众,因为他们毕竟还是得到他们想要的;我更加 关心是那些不会沾毒品而又因种种原因被逼支持讲座的人。两个小时何其珍贵,没有理由叫他们牺牲掉这宝贵的时间。

细想现实生活中,我们也常常会犯上这样的错误:惩罚那些不该被惩罚的人。例如老生常谈的宴会,常常是那些守时的人被惩罚,去等候那些不守时的人。教师谴责学生,往往是对着那些没有犯错,甚至不会犯错的学生责骂,那些犯了错的学生反而不在场,结果浪费掉的是那些想学习的学生的宝贵时间。

因此,我在“生命教育”中常强调,我们要学习多尊重人。迟到的人,总会有他的理由,该给予尊重,不必严加责备;但尊重这些人的当儿,也不该牺牲掉那些早到或守时的人,他们早来就是因为他们想学习更多,我们没有必要让他们坐着枯等。我办活动,时间一到就开始,迟到的人我从不责难,我只是更加尊重早到的人!

《星洲日报·东海岸》26/03/2017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