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8年1月29日星期一

【130】两代人的教育观

最近一位杏坛前辈写文章评论当前的教育,强调了“应试教育”的重要性,认为考试可以激励学生刻苦学习,只有吃得起苦才能成才。一位同侪表达了他对前辈的支持,并以“管制中学”为例,认为一些特定的中学定下入学的最低要求,才会促使众多小学生有奋斗的方向;自小有斗志,成功便有希望。

他们论述的主要依据是——我们都是这样走过来的。我且依据这样的思路提我的看法:犹记得我升中学时,是被“管制中学”遗弃的,遗弃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成绩,而是政策的改变。那一年,县教育厅不再依据检定考试成绩分派毕业生的去处,而是根据住家地址调派学校。获悉将到一所被标签为没有人要去的学校升学,我犹如面对世界末日,哭了好长一段时间。若当年就此自暴自弃,还真不知是谁的错!

被遗弃反而给我走出另外一条路,反思这段路程,我深觉我并非出淤泥的莲花,而是荒地中的野草,凭着坚韧的斗志,与朋友们共同打造一片草原。我们一批成绩优异学生到了非管制学校,给老师们注入了新的斗志,重燃他们的教学热情。可见早前的制度对这些老师是多么不公平。再从学生的角度看,由于没有“名校”的压力,我们不需要拼成绩,一切就在自然的教与学中成长,四十多年后的今天,我们之中不乏教授、教员、专科医生、工程师、企业家、成功商人……

就我个人而言,这样的学习背景,让我接触近现代教育家诸如皮亚杰、杜威、维果斯基、佐藤学等的教育观反而更觉亲切容易接受,尤其是杜威的“教育意味着成长”“教育是目标而不是手段”等观念,给我更大的启发。读到洛克、卢梭、蒙特梭利、朱自强等的儿童观,我更是心有戚戚,绝对相信每个孩子都有无限的可能,绝对可以造就。

这么一回顾,我发现读来的知识和用自己的经历来行事,还真是两代人的教育观。上一代希望通过教育改善生活,十年寒窗的努力就是他们坚守的原则,因此学校拼成绩,他们觉得是合理且有效的。教育因此成了一种手段,是为未来而做的准备。我虽然也该归类为“上一代”,但因为阅读,因为不断反思不同的做法带来的不同结果,总觉得教育应该还有更好的出路。社会不断复杂化,人心也不停地转变,我们将面对的未来是更为严峻的,功利的教育观是否还合时宜?我甚至想,时代的转变也是会改变当前的九年或十二年的义务教育,体制的转变又会带给学校教育什么冲击?

《星洲日报·东海岸》28/01/2018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