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9日星期二

【147】退步其实是向前

这次大选让我看清一些时评人。有些时评人只是为自己而写文章,千方百计搬论据来证明自己是对的,至于会造成什么影响,他是不理会的;有些则抱有社会意识,同样是搬论据,但他们的目的是要以理服人,希望影响多一些读者看清时局。

为自己写文章的人,美其名曰原则派。为了捍卫自己的立场,即使掩盖事实,以偏颇的论据反驳他人也敢为。一般是褒义的“顾全大局”,在他们眼中竟然成了贬义。可惜的是,他们那些难以成立的论据一旦为人揭穿,论点守不住,便恼羞成怒,抓狂谩骂也来了。

我由是而反思:我写教育文章为的又是什么?

我想我一直都自觉地是为人而写,不是为己。这有两个原因:一是师门有训:写文章一定要有根据,不要随便乱套。两条腿都落地行走,一条是文献,一条是文艺。如果两者不能兼顾,逼得要单脚跳,也宁舍文艺而重文献。不重文献,一旦有论据推翻你所说过的,就要像釜底抽薪,什么火都要灭了。如果这时还输了风度,失理又失礼,真是得不偿失。没有依据,最好别说话。

其二是在我的服务领域里,我一直负有极大的使命感,希望把教育做得最好。教育是为大众而服务的,只要对大众有利的,我们都该接受,即使委屈了自己也在所不惜。有时自己的观点不为人接受,辩驳下去也发现自己理亏,没有参透问题,这时就该承认自己的思考不全,欢喜学到新知。立场转移不是没有原则。布袋和尚有诗云:“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心地清净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周润发在电影《监狱风云》强调的“退一步海阔天空”,更把这个意思发挥得路人皆知。

过去,我在审题的会议上,往往会捍卫自己认为对的题目和答案。但后来学到了“顾全大局”,如果参与审题的人也会误读或误判,考生肯定也会如此。因此,最好还是退一步,修一修题目或答案为是。

教育文章如果只是为了自己而写,不去理会它会造成什么负面影响,我想还是不写为妙。文字的作用很大,可以给人力量,也可以毁掉自己,岂能不谨慎?

原则有范围大小之分。个人定下的原则是小原则,是可以适时适度而调整;不可妥协的社会规范原则是大原则,是不能让人逾越的最低防线。我觉得,个人的原则是具张力和弹性的,可以通过学习和经历,积累经验和教训不断充实。大原则就决不妥协。

《星洲日报·东海岸》27/05/2018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