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0年5月24日星期一

【54】古人如何评价孟尝君

孟尝君是战国四大公子之一,是齐国的宗室大臣。孟尝君的封地在薛,所以也称薛公,以广招宾客,食客三千而闻名。

有个成语“鸡鸣狗盗”是与孟尝君有关的。

话说秦昭王听说孟尝君贤能,便把他请到秦国为相。但后来秦昭王改变主意要杀害他。幸亏得到懂得扮狗爬墙的门客的协助,偷了白狐毛裘献给秦昭王的宠妾,才得到这名宠妾向秦昭王求情,把他给放了。孟尝君离去时,正逢夜半,城门未开。这时,门客中又有人会学鸡啼,引得城内公鸡一起鸣叫了起来,守门的误以为到了时辰把城门打开,让孟尝君顺利离去。孟尝君得以逃离,靠的就是“鸡鸣狗盗”之辈。

对于孟尝君,司马迁是如此评价的:

“吾尝过薛,其俗闾里率多暴桀子弟,与邹、鲁殊。问其故,曰:‘孟尝君招致天下任侠,奸人入薛中盖六万余家矣。’世之传孟尝君好客自喜,名不虚矣。”

可见,司马迁对孟尝君好客的作风是持肯定的态度的。

到了宋代,王安石对孟尝君的评价却孓然不同,他说:

“世皆称孟尝君能得士,士以故归之,而卒赖其力以脱于虎豹之秦。嗟呼!孟尝君特鸡鸣狗盗之雄耳,岂足以言得士?不然,擅齐之强,得一士焉,宜可以南面而制秦,尚何取难鸣狗盗之力哉?夫鸡鸣狗盗之出其门,此士之所以不至也。”

王安石嘲讽孟尝君,认为他不过是靠鸡鸣狗盗之辈称雄,并非真正懂得人才。他甚至说就因为这些下三滥的人才围绕在孟尝君的身边,以致真正的人才裹足不前。要不然,凭借着齐国当时的实力,孟尝君绝对有能力协助齐国国君抗拒强秦,与秦昭王分庭抗礼,不至于落魄得要被囚禁了。

同一件事,何以两人看法有那么大差别?孰是孰非?

这时候,了解作者的背景就非常重要。

司马迁是汉武帝时期的史臣。汉武帝因为李陵兵败投降匈奴而震怒,满朝文武都附和,独有司马迁力排众议,为李陵辩护,结果触怒了武帝,最终被施以宫刑。因此,司马迁对汉武帝不可能没有怨恨,难免要怪武帝不辨是非,不懂得看清人才。对比之下,孟尝君的宽厚,自然成为司马迁所赞赏的。

王安石则不然。他是历史上著名的“改革家”,曾经为北宋政权主持变法,一时风头无二,踌躇满志。虽说后来变法因故宣告失败,但是王安石对于政治的抱负,人才的渴望,却是可想而知的。对于孟尝君的做法,王安石自然难以苟同。他始终相信,真正的人才现世,必能拯救国家命运的,任何偷鸡摸狗的勾当,于事无补。

阅读古文,要了解作者及其背景,这是一例。

原刊:《星洲日报·东海岸》12/07/2008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