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0年10月30日星期六

【76】历史将判断得失

《春明梦馀录》载崇祯年间,瞿式耜疏曰:“古者左史记言、右史记动,凡以天子一时言动,即万世之法程,虑或湮遗,故以史臣必专其事。凡天子召见群臣,商议时政,则史臣必随之。今皇上再举召对,海宇欣瞻,而臣等侍从之臣,反有未能详知者,虽阁部大臣,于陈谢䟽中,微有条叙,亦似约略言之。伏乞今后凡遇召对,即令史臣二人,簪笔入侍,记注详核,随于次日具疏奏呈,一面发抄,一面宣付史馆,庶四海快若亲承,而万世垂为永宪。”

以上一段话,给我们的信息是在明朝末年,皇帝委任史官在身旁记言记事的风气依然存在。可见就文献来说,中国历来是有这样的传统的。

汪荣祖先生对这传统是持正面的态度的。他说:“夫人主系国家安危,不仅应记其事,亦必录其言,固非一人之私,实有关天下后世,中外并无二致。”(《史传通说》)

贵为一国的领导,其言行至为重要。所以,他们的言行都会有人记载下来,或明或暗。这些记载,是为了后世的有个参照;但是个中的得失,却不是当世人所能预见的。记载实事是当世之人的工作,但是对史实的评价却是后世的人的工作。中国的历史都是后世史家撰写前朝的,一朝君主的得失,是由后代的人来判断,不是君主自己操控。当然,如果君主坚持“历史由我来写”,那也不过是自我欺骗的伎俩,随着时间的流逝,权力将会湮没,客观的判断则自然产生。

尼克松是美国历史上唯一担任过两届副总统、两届总统的伟人。他在任期间,结束了越战,和中国建立了正常的外交关系,是他正面的政绩。在他的墓碑上,还雕刻着这样一句话——“历史所能赋予的最高荣誉是和平缔造者”。可是,大家也不忘他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在任下台的总统。尼克松下台是因为“水门丑闻”(The Watergate Scandal),而大家对水门案能够了解清楚,就是因为白宫的录音设备健全,总统的话语都有记录。记言实录的效果,使权高位重的美国总统也难逃弹劾。

马来西亚建国稍晚。马六甲王朝的八代苏丹的功过,或许可以论断,但近世的五位首相的功过却还不是盖棺定论的时候。就以现任首相而言,他将是我国五位最高领导中掌权时间最短的一位。在交棒之际,他极力兑现他早前对人民的承诺。然而,其功绩如何,不是我们这一代人可以论断,历史将还他公正。我们只能寄望他在权力还在握的当儿,做出更多利国惠民的决策,以名垂青史,光耀子孙!

原刊:《星洲日报·东海岸》13/12/2008

2010年10月23日星期六

【77】漫话“奴”

大小读书郎如今写游记,宁取荒山野岭,也不写海岛众多、景区怡人的登嘉楼。问其故,或曰:“登嘉楼一词,笔画总为39也。”

登嘉楼,旧称“丁加奴”。“丁加奴”不过12个笔画,过去是小学生最爱。又,“丁加奴”一词,早收录在众多辞书之中,不知编纂者何时要修订,改为文雅之称——登嘉楼。不然,后世恐不知“丁加奴”为何处。

专家说“奴”一说带贬义,不佳!然名传千年,还会下传的诗仙李白,却为其子取了一个怪名——明月奴,叫人惊诧。

再翻古书, 唐代诗人郑嵎的长篇叙事诗《津阳门诗》有句:“玉奴琵琶龙香拨,倚歌促酒声娇悲。”玉奴何人也?乃太真小字,太真妃即日后之杨贵妃是也。贵妃尚字“奴”,诧异!

史书诸如《晋书》:载有“(石)崇,字季伦,生于青州,故小名齐奴。少敏惠,勇而有谋。”“(谢)石,字石奴。初拜秘书郎,累迁尚书仆射。”“(冉)闵,字永曾,小字棘奴,季龙之养孙也。”《宋书》:“义融弟义宗,幼为高祖所爱,字曰伯奴,赐爵新渝县男。永初元年,进爵为侯。”《陈书》:“任忠字奉诚,小名蛮奴,汝阴人也。少孤微,不为乡党所齿。及长,谲诡多计略,膂力过人,尤善骑射,州里少年皆附之。”《魏书》:“子干,字干奴。好学,宽厚有雅度。袭爵泾县侯,后例降为伯。历南青州征虏府司马、威远将军、鄯善镇远府长史。”“高祐,字子集,小名次奴,勃海人也。本名禧,以与咸阳王同名,高祖赐名祐。” “王质,字绍奴,高阳易人也……颇解书学,为中曹吏、内典监……复特加前将军,进爵魏昌侯。”

以上诸例,其人名虽曰“奴”,尽皆富贵之辈也。史上不闻因“奴”带贬义而避讳。即连皇帝,也有“高祖武皇帝讳裕,字德舆,小名寄奴,彭城县绥里人,汉高帝弟楚元王交之后也。”(《宋书》)“后主讳叔宝,字元秀,小字黄奴,高宗嫡长子也。”(《陈书》)

可见,“奴”字并不影响飞黄腾达。余嘉锡先生在《世说新语笺疏》辨之甚详,其文总括曰:兄呼弟为阿奴,父呼其子为阿奴,示亲昵亦呼阿努。(《方正第五》第26则笺疏三)吾寄居彭亨,与登嘉楼毗邻,为示亲昵,亦好称丁加奴,祈专家莫怪!

原刊:《星洲日报·东海岸》20/12/2008

2010年10月19日星期二

推介礼(二)

10月8日的推介礼对象是学院生,算是“内部”的推介;10月9日,我在关丹又进行一次的推介礼,因为是公开的,所以对象还真是“不知道会是谁”。
本来一本书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第一场推介礼的嘉宾年红老师出版的书籍早已超过100本,而我,不过是第一本,却那么的“高调”。
不尽然。
我有好几个目的。
第一是宣传我的古文班。人们常说关丹是文化沙漠。为什么说是沙漠?没有文化活动么?我自2006年开始,在关丹彭亨佛教会公开讲解古文,从文选到《史记》,并将进入精读《论语》,相信这是没有多少人肯这样做的。但是有多少人响应呢?(当然您可以说主讲人不会讲)
第二是吁请大众以更实际的行动关心传统文化。
第三是借机呼吁大家关心国内的华文教育,别让它沦为第二语文的学习。

为达致这个目的,我还是请了好友余历雄助阵:



还好,出席人数叫人满意。关丹美景酒店的会议室可容纳150人。



彭亨华校董事联合会主席黄道坚先生主持推介仪式:



为书本签名。现场卖的书钱悉捐彭亨佛教会洗肾中心(四千余元):

2010年10月17日星期日

推介礼(一)

为我们的新书《走近古人》(黄先炳著)和《儿童也有文学》(郭史光宏等编著)作推介。
先对学院的学生和立卑附近的中小学老师推介。
那是在10月8日的上午,在学院B讲堂。
立卑师范学院院长拿督马兹兰主持推介礼。




两位作者赠书给院长。

2010年10月6日星期三

《走近古人》出版!

我在《星洲日报》东海岸撰写的“走近古人”系列文章,经已结集出版。
这个周末举行两场推介礼,一场属于校内的,另一场是对大众的。
以下是有关详情,欢迎同好出席:

第一场
日期:2010年10月8日(星期五)
时间:上午9时正至下午4时正
地点:立卑东姑安潘阿富珊师范学院B讲堂

推介嘉宾:本学院院长拿督马兹兰
专题演讲:2.00-4.00pm——拉曼大学助理教授余历雄博士
讲题:古典文学的鉴赏与研究


第二场
日期:2010年10月9日(星期六)
时间:下午2时正至5时半
地点:关丹美景酒店(Mega View Hotel)

推介嘉宾:彭亨董联会主席黄道坚先生
专题演讲:2.00-4.00pm——拉曼大学助理教授余历雄博士
讲题:传统文化是现代的包袱还是资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