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0月2日星期日

【62】走出悲情

刚过去的一周假期,老师们怎么过?

已经毕业六年的光宏说:“十天假期匆匆过去,明天又要开学了。十天,四场儿童阅读营,充实得挺要命的。”他一放假就驱车去巴生,在兰花园给老师们培训,以便主办两场儿童阅读营。然后适耕庄、关丹,一连九天,没有间歇。

还在学院的柔茵说:“一整个假期都在跑阅读营,错过了庆祝朋友生日的机会、睡觉睡到自然醒的幸福、实习期喘气的空间,有时候都想敲自己的头,骂一句‘是不是傻’!”

这是典型的傻瓜作风。

二十多年前,我就告诉我的学生,师范学院是傻瓜培训营,我们在训练一批批的傻瓜到学校去服务。我的学生很认同,自此以后他们称自己是小傻瓜,称我是大傻瓜。今天,傻瓜依然是傻瓜,不同的是,小傻瓜变了大傻瓜,大傻瓜成了老傻瓜。

不过,大家的傻气是有不同的。以前,我们的傻气更多是悲情。因为面对许多教育被扭曲的歪相,我们既无奈却又无助,只能咬紧牙关撑下去。今天,我到教育局或学校去,不时见到依然有当年的傻劲的领导和骨干教师,我一方面为这些学生感欣慰,另一方面又有一丝丝的歉意。欣慰他们的干劲不减,歉疚他们在体制下做出了妥协,为应试而打拼。

数十年的琢磨,我们开始走出悲情,找到更好的出路。当年的不满和慨叹,激发我们逆风而行,这样的挑战,战斗力减一分都不行;现在我们走的并非逆向,而且不断看到成果,更广为大众所接受。一场革命,在温柔的进行着。

我们回归母语教学法,我们打造优质学习环境,我们建立学习共同体,我们跑码头,我们走向人群……这一切,靠的依然是傻劲,没有回酬,没有荣耀,有的是看到更多孩子的笑颜,更多火苗被点燃,热情被延续。

唯一叫我们付出的代价是——私人的时间被剥夺了。但是,能够以热情点燃热情,以生命影响生命,值了!

《星洲日报·东海岸》02/10/2016

1 条评论:

  1. 比特币的投资价值
    得到 全球的肯定

    用 CopyTrader™ 专利技术同优秀交易员讨论交易策略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