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6日星期日

【179】只缘身在此山中

我喜欢看足球赛直播。看球赛时我不只等进球,而是从教练、球员到候补都会留上心。球赛进行时,常见一些超级球星在旁边热身,球赛进行到最后,如果教练招来,他们依然得高兴下场替代他人,哪怕球赛只剩三分钟。曼联现任教练索斯吉尔当年就是这样的候补,常常助球队挽狂澜于既倒。

球员都展现了高水平的专业素养。现实中,不只是球赛,职场中的我们都该遵守职业操守,做个高素养的专业人士,不能处处只把个人利益放在首位考量。

回首我的工作生涯,最大的挑战是2002年学院搬迁事件。当时我在关丹师范学院(MPTAA)执教,传闻学院将搬迁到立卑。消息确认后,当局撂下狠话:不想去的请离开。结果,英文系的同事当机立断,都转到毗邻的工艺学院(POLISAS)去了。当局这才急了,下达命令,不准讲师再离职。

讲师们早在关丹定居多年,产业、家人、业余的事务,都在这里,要转到那么远任职,可有多不便啊!于是,大家使尽浑身解数,找政坛高层的有之,找苏丹陛下求救的有之,直闯部门理论的也有之。时而带来好消息,但大多数时候是灰头土脸。

折腾一番后,最终尘埃落定——6月份搬迁!华文组选择亮丽告别,耗几千块租用关丹青年中心,来场告别演出。原以为关丹人会同情我们,可容纳千人的偌大的礼堂却只坐了一两百人,气氛比当晚的空调还冷,真愧对当时为我们跨刀的红牌DJ李观发、纪展雄。《小猫搬家》还是让大家乐了:“搬家咯,我们赶着收拾……不搬了,我们……,又说搬了……唉,大人真麻烦!”

搬迁那年,我的三个宝贝分别是二岁、三岁、四岁,太太是律师,也得遵守职业操守,不能说走就走,丢下客户的文件不理。因此,我是只身上路。还好当局体谅我们,允许暂时脱双的单身汉整十人共住宿舍。夜深人静时,有资深男讲师会泪流满面地哭说太折磨人(menyeksa);也有讲师用电话监督留在关丹准备应考的儿子读书;更有讲师狠下心,每天往返(上班8小时,开车8小时,睡觉8小时)。虽然同在彭亨州,两地距离250公里,路况又不好,单程最快也要3小时半。

一晃就17年过去了,同事们大多都退休了。星期五傍晚、星期一清晨的路上,早就不再有并行者,现在落个千山我独行!回想1991年应征面试时,由于表现良好、马来文流利,面试官向我建议,让我进入教育系当讲师如何,我说不,教育系讲师不难找,华文讲师却如凤毛麟角,我还是乐于当毛角。30年下来,试过一个人扛着整个华文组前进,也试过9名同事的辉煌共事。人事沧桑,不变的信诺是我们都坚持要保下彭亨州师范的华文组。

我毕竟是个公务员,身在此山中,便得做好山中的角色,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

《星洲日报·东海岸》06/01/2018
图片说明:从关丹到立卑有三条路选择。A是穿越垦殖区,路程比较短,但垦殖区里有牛羊在路上溜达,特别是水牛,喜欢坐在大路上取暖,天黑经过,由于牛皮和柏油路颜色一致,不容易察觉。因此A是属于高风险路。B是从淡马鲁收费站进入,穿过而连突市区,走一段约60公里的山路到立卑。C是直走大道,加叻才出收费站。穿越文冬、劳勿到立卑。远得多,但是路况较好。年底季候风时,我们得留意水灾报道,这条路一般上不会有水患。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